第十五章 夢醒時分(下)

公園裡百花綻放、鳥叫蟲鳴,春日的早晨空氣是如此清新,整個城市的人彷彿都來到了這座公園裡,散步的散步、跳舞的跳舞,輪椅上慈祥的長者親切地相互問好,娃娃車裡的小嬰孩笑得是那麼可愛純青,溫暖的陽光普照大地,藍天白雲、好不歡欣,這兒是天堂嗎?李明光心想,「把拔,我們來玩球好不好?」低頭一看,安安也在這裡,正吵著要和爸爸玩丟球呢!

「好啊,你站過去那邊!」李明光心情大好,看來安安已完全恢復正常了。

安安戴著媽媽買給他的小棒球帽,模樣甚是討人喜愛,路人紛紛停下腳步看這對父子玩球。李明光見沒人認出自己來,也自在地享受起這美好的親子時光,秀怡跟樂樂在一旁忙著準備美味料理,全家人的幸福野餐即將展開。

天色突然間暗了下來,李明光注意到公園裡的人怎麼都不見了?回頭一看,有一大片烏雲正往這兒飄了過來,然而奇怪的是所有人竟都朝烏雲的方向奔去,「快!有好康的!」幾個跑在後面的人好心提醒。李明光仔細一瞧,那烏雲中怎麼金光閃閃、好似有東西掉落下來?是黃金!「欸!妳們兩個,先不要管餐點了!趕緊隨我去取黃金!」李明光邊拉著安安邊指揮秀怡母女倆,一家子加入群眾的行列中向著烏雲飛去。

接近黑暗處人潮益發擁擠,有些人手裡捧著大塊黃金高興到不行,更多是沒搶到的人轉而跪地祈求,希望烏雲能再多下點黃金。李明光見其中一人是剛才看他們玩球的老先生,開口問道:「你們在拜頭上的這朵烏雲嗎?」老先生抬起頭來叫李明光也跟著跪下,說這朵烏雲比其他朵好,只要大家虔誠膜拜,一會兒又要再下許多黃金了。一旁的人聽老頭這麼說,紛紛擠過來佔位子,安安被人潮嚇得哭了起來,李明光趕忙叫安安閉嘴、專心看著頭上的烏雲,有黃金掉下來的時候要趕快搶……。

「我不要什麼黃金!他們好可怕喔,我想回家!」安安哭著說。

被安安這麼一講,李明光這才發現周圍的人個個面目猙獰。剛才在公園的時候不都慈眉善目嗎?怎麼一轉眼人人面露凶光?八成是搶黃金搶瘋了。更詭異的是每個人身上的衣服都破了,那幾個手捧大塊黃金的人甚至是赤身露體的,然而好像根本也沒人察覺這件事,所有人都盯著一朵朵的烏雲觀看,「爸,你沒穿褲子誒!」樂樂提醒,李明光驚覺自己竟然也是光著屁股的,趕緊伸手往後一摸,「還好!沒插著香菸。」樂樂漾起了微笑,李明光自己也鬆了一口氣。

霎時間隔壁的那朵黑雲起了動靜,雲朵裡閃爍著五光十色的炫目霓彩,所有的人都急著往前擠,看來就要下起黃金雨了,「趕快!我們也往那裡去!」李明光拉著老婆小孩跟著人潮向前進,安安因為個子小、被人群擠得喘不過氣來,邊走邊哭喊道不想去,「安安,乖!再忍耐一下!把拔就要發大財了……」

因為眾人都想佔到好位置搶黃金的關係,許多人開始爭吵了起來,手上已有金塊的人甚至拿它當武器攻擊別人,為的只是爭取到更好的位子好搶下一波黃金;被打的人卻也高興,因為多少能在爭鬥中撿些殘渣碎塊,頭破血流也歡喜甘願。向前衝!輸人不輸陣,我們家有四口人,一定能比其他人拿得多!

「走啊!安安!你怎麼不往前進?」李明光發現怎麼拉不動了,回頭一看,原來是阿豪拉著安安的另一隻手在往回走,「阿豪!你幹什麼?快放手!」李明光氣得跳腳,時間緊迫、黃金雨就快下下來了,阿豪還來搗蛋?後方居然還有兩個笨蛋站得遠遠的,此時不上前來、待會兒肯定搶不到啊?李明光定睛一看,那兩個人原來是廖文言和淑英,「趕快出來!危險啊!」廖文言朝李明光大喊。

轟隆一聲,頭上的烏雲開了一個洞,所有人都高舉雙手準備迎接黃金,無奈只聞雷聲響、未見金雨來。正當眾人疑惑之際,有顆大頭探出洞口觀望,臉上的兩個眼珠子無法對焦、模樣甚是怪異,李明光一看,這人不是掰仙嗎?「阿光,你的手要向後轉,這樣才拿得多,嘿嘿嘿!」雄哥還糾正自己的動作,水面仔在一旁拿著球棒毆打雙手沒有向後反轉的人,但這樣做手真的很痛啊!大夥兒正在叫苦的當下,洞口下出了黃金雨,每一滴有八力王神像那麼大!噢,不,下下來的根本就是八力王飛天神像,這拿上一尊可就要發財了,但我手被綁在後面不好拿啊!誒?其他人怎麼拿了這麼多尊?「雄哥!你叫我這樣是要怎麼拿黃金呢?」李明光又痛又急地向雄哥抱怨,「嘿嘿嘿,沒關係!偶幫你拿。」雄哥拿了好多尊黃金神像掛在李明光一家人身上,誒?神像怎麼會動?媽呀!全是毒蛇!安安身上少說就盤了十幾條,每一條都在咬他,秀怡嚇得哀號尖叫,李明光滿心想救孩子,但手就是抽不回來!好痛啊……

李明光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冒了一身冷汗,手麻到抬不起來,原來是因側睡,右手臂被自己的身子壓了一整晚,難怪做了這場怪夢,「奇怪?做惡夢的人是我,妳哭個什麼勁?」李明光聽見秀怡在旁啜泣,「放手啊!你趕快放手啊!嗚……」秀怡喃喃喊道。

「妳說什麼?欸!妳醒醒!」看樣子秀怡應該也是做惡夢了。

秀怡睜開了雙眼,哭著問李明光為什麼剛剛不讓安安跟阿豪走?人家廖牧師警告說危險,你也不聽。好多蛇、好恐怖喔!嗚……。

 

等等、等等,這不是我做的夢嗎?妳怎麼會知道我做了什麼夢?李明光渾身發顫,趕緊把秀怡搖了起來,要秀怡把話講清楚。

「不可能啊?跟我做一樣的夢……」李明光百思不得其解,怎麼可能?兩個人同時做夢、同在一個夢境裡?「我問妳,在妳夢裡,我同學長什麼樣子?」李明光心想秀怡沒見過廖文言,若講得出來那還真是怪了。

「頭髮花白、嘴巴寬寬的。唉唷,因為他站的那邊很亮,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啦……」秀怡努力地回想。

頭髮花白、嘴巴寬寬的,這樣的形容已經足夠。若不是親眼見過,誰會形容人家嘴巴寬寬的呢?「我說的對不對?你同學是不是長這樣?」秀怡也想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手麻的狀況緩和一些了,李明光努力地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剛才的夢境是老天爺在啟示什麼嗎?細想這些年來與八力宮間的情緣糾葛,廖文言的話語反覆在耳邊響起:牠當然有時會施以小惠、讓你嚐點甜頭,但因本身原是邪惡,所以給出來的東西自是不潔,只會敗壞我們的靈魂

李明光憤而起身走向神明廳,掄起神像就往地上砸,八力王指向天際的右手臂瞬間斷裂後翻,正如剛才夢境中雄哥要李明光做的醜陋動作一樣,「你瘋啦?牠要是報復我們怎麼辦?」秀怡被李明光突然的舉動嚇了好大一跳,「叫牠去死!」李明光壓抑以久的情緒一股腦爆發了出來,「妳把牠包一包丟到垃圾桶去,我們不要了!」

「明天一早我們就帶安安去我同學那邊,看看接下來要怎麼做!」李明光算是想清楚了。

 

咚、咚、咚,李明光和秀怡被一陣猛烈的敲門聲驚醒,打開房門見安安氣急敗壞地站在門口:「阿公呢?阿公怎麼不見了?」睡眼惺忪的李明光馬上意識到安安是在找八力王神像,「被把拔丟掉了,以後我們家都不拜偶像了!」李明光索性跟安安講個明白。

「不行!我要阿公,我討厭你們!」安安又歇斯底里了起來。

「安安,你聽馬麻說,那個阿公是壞人。等一下我們帶你去教會玩,去找把拔的同學好不好?」秀怡流著淚和安安說。

「不要!我討厭什麼教會!阿公說你們都要死!」安安喊得更大聲了。

李明光氣得打了安安一記耳光,安安哭著衝回了房間,「哎呀,你幹嘛打他?」秀怡急忙跟著安安上樓安慰,「安安,乖,聽話,趕緊換衣服,我們等一下就去教會!」

『!苦受我叫想休?干相麼什有妳與我,人女臭這妳,要不』

安安說這反話時又變了腔調,同時間屎尿齊出,弄得身上和床單都是。秀怡見狀嚇得頭髮都豎了起來,趕緊跑下樓躲回房間哭泣。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4)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