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荒誕度日(上)

八力王聖誕這天正好是星期三,也是秀怡和姊妹淘固定打牌的日子。自從李明光展露頭角後,秀怡結識了許多富太太,沒事就相約逛街喝茶,打發有錢後的無聊時光。有錢怎會無聊呢?怎麼不會?家事有外勞做、小孩有司機送;吃飯都在大餐廳、老公有別人照顧。金錢多、時間長,無聊得很。

「秀怡,我給妳介紹一下,這位是許太太,她老公是上市公司尚發食品的董事長,」主人金太太興沖沖地介紹新加入的姐妹,「許太,這位是我常和妳提起的小亮光老婆秀怡。」

「厚!我素妳老公的粉絲內!妳老公真的很好笑內!」

秀怡禮貌性微笑點頭回應。她常遇到這樣的場合,明明應該是讚賞,然而聽起來卻不是那麼舒服。自己老公雖然日進斗金,但惹人發笑;姊妹淘彼此間的感情固然不錯,但秀怡總覺得矮人一截。

每週三的牌局從下午開始,下午八圈、晚上八圈,晚餐就在金太太家解決。雖說是在家裡吃飯,可一點也不含糊,五個人用餐需要兩個佣人準備,上等的菲力搭配破萬的紅酒,完全是米其林等級,一夥人吃吃笑笑,幸福嗎?還真美滿呢!

餐後回牌桌繼續。這種姊妹淘牌局打起來輕鬆自在,雖是一萬兩千的、每次輸贏多在數十萬之譜,但輸輸贏贏長期加總起來每個人也都差不多,刺激是有,賭博的成分則不大,反正老娘有錢,買點娛樂也是應該,況且金太家燈光美、氣氛佳,還供應美食和美酒,難怪大家都愛來。

「欸,秀怡,去年貳週刊報導的素真的嗎?說妳老公領了一千萬現金鋪滿房間要給妳驚喜,好浪漫內!」許太邊摸牌邊問。

「沒有啦,那是週刊亂寫的啦,哪有鋪滿房間?是我生日那天,他領了一千萬現金放在手提袋裡給我,我還以為是髒衣服要叫我洗的呢!」

大家都笑了出來,下家錢太太直說這樣子也是很浪漫啦!

秀怡澄清週刊報導多次了,今天的新咖許太太又好奇提問,只能說大家都愛聽八卦吧?老實說,自己在解釋時多少也有幾分得意啦!

小亮光一開始的星途並不順遂,更甭提在劇場時的苦日子了,秀怡永遠記得那冬日裡的寒夜,她拖著加班後的疲憊身軀回家,老公端了碗熱湯麵出來給她暖身,「老婆,我以後一定給妳天天吃大餐,讓妳每晚都睡在白花花的鈔票上!」如今有時夜深人靜,秀怡還挺懷念那碗熱湯麵的。

「碰! 偶看也素週刊亂寫的啦!欸,光一千萬怎麼能把房間鋪滿?最少也要兩千萬!」許太太回說,肥肥的手指拿回錢太打出來的發財,上頭的大鑽戒閃得人眼睛難受。

「欸,秀怡,妳快來看,妳兒子上電視了!」金先生從客廳扯著喉嚨喊。

秀怡感到莫名其妙,迷惘中又帶些驚慌,安安這時應該是在家啊?之前也沒參加過錄影什麼的,上電視是什麼意思?一夥人好奇地衝往客廳。

『……記者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在新北市的八力宮,透過電視機螢幕相信您在家中也可以感受到現場熱鬧的氣氛,台上的力士們正準備接受開光儀式,今年除了十位入選的力士外,我們還可以看到在他們身旁有個特別可愛的小男孩,據了解是模仿天王小亮光的兒子,大家可以看到真的是非常可愛,剛才主辦單位表示,今年會破例有十一位力士參與開光大典,這多出來的一位照這樣看來,應該就是小亮光的公子了,站在這些身材魁武的大哥哥身邊,真的是十分可愛……』

『……我們知道這個力士開光法會已有數百年歷史了,每年總會吸引許多信徒前來參與,據稱經過開光的少年在接下來的一年都能諸事亨通、財源廣進……』

「欸,秀怡,妳兒子很可愛內!還好像妳,沒有像到妳老公。」許太說。

秀怡已無暇顧及許太是在損她老公醜還是怎麼的,畢竟誰二百五第一次見面就說出這種話?此時的她雖然暫時放下了剛才的驚慌恐懼,但心中一股怒火油然升起,她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喂,你在哪裡?安安有跟你再一起嗎?」秀怡撥打李明光手機問。

「安安在家啊,怎麼了嗎?」

「在家?你兒子上電視了你知不知道!」

「上電視?什麼意思?」

「他現在在八力宮,說等一下要參加開光儀式,新聞現場連線!」秀怡以略為失控的聲音切齒說道,「你不是說你下午都會看他嗎?看到哪去了?」。

「哦,沒事啦,是我叫洪仔跟西蒂帶著安安去八力宮玩的,可能是安安貪玩不想回家。不用擔心,有洪仔跟西蒂看著,很安全啦,等一下他們就會回家了啦。好了,我馬上要進棚了,有事回家再說!」

李明光本來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現在多少鬆了一口氣,其餘的回家再吵吧!秀怡這頭掛上了電話,察覺到其他人的表情怪怪的,許太還微微賊笑,於是趕緊解釋沒事、是小亮光公事忙,所以叫司機帶安安去八力宮玩,而且因為與宮中主委關係好的緣故,廟方破例安排兒子參與開光,也算是為這次的法會增添一段可愛的小花絮。

「欸,這不簡單呢,聽說人家廟方每年遴選力士都是十分慎重,會幫小安安開光,都是因為我們安安討人喜愛啦!」

金太太趕緊打打圓場、和緩一下現場的尷尬,她可不想讓這詭譎的氛圍持續擴大,畢竟自己的老公才剛脫離一段金融桃色風暴,正接受監察院調查中,目前停職在家,周刊報紙都有報導。

「……不過我跟妳們說齁,有空真的要去八力宮拜一拜,真的很靈耶,我們家就是請了一尊八力王神像回家後,我老公才開始紅的。」牌桌上大家繼續開光法會的話題,秀怡接著說,「而且齁,妳們知道嗎?八力宮裡面還有一位掰仙仔,就是主委的哥哥,他真的有神通內,我老公會去主持『院長聽我說』就是掰仙指示的,不然那時還有S台的大預算節目要找我老公,我老公都不去呢!」

「可是說真的,我每次經過那裡都會怕,一些人都刺龍刺鳳的,我不敢進去。」金太說。

「那有什麼可怕,有靈驗最重要啦,聽秀怡這樣講,偶下禮拜也趕快企給他拜一拜,看看偶棉家股價可不可以漲到兩百!」許太興奮地說。

「對啦,對啦,都去拜一拜,有拜有保庇喔。齁來,請八力大王保庇我自摸!」秀怡講完話伸手摸牌。

「欸,真的自摸內!來,莊家連二拉二碰碰胡自摸加三暗刻,還有雙一花,總共十四台,一家三萬八。」

秀怡一把摸下來就進帳十一萬四千,有如神助。

李明光下了節目直奔『愛蘭』,雖然有些不情願,但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縱使越來越不喜歡雄哥,心中還是感念掰仙當初的開示提點,若非真有八力王的附體神通,掰仙怎能有如此之高山遠見?每念及此,李明光總是讚嘆不已。

雖說對雄哥有意見,李明光對『愛蘭』還是挺喜愛的。『愛蘭』裡的小姐個個年輕貌美又敢玩不說,雄哥的一套『保密措施』也讓李明光覺得十分受用。

包廂門口水面仔照例要求來賓交出手機代管,天皇老子來也是一視同仁,不交出手機就別想進入。起初李明光覺得欺人太甚,邀請人來喝酒談事,搞得好像要進看守所一樣,後來總算知道這是為了保護每位嘉賓的隱私,尤其是像自己這種的公眾人物。

「拍謝、拍謝,不好意思,今天下節目的時間有些晚。」

李明光推門進入,水面仔也跟著進來。空氣中混雜著香菸、K煙、檳榔、以及酒味,包廂裡有些昏暗,李明光的眼睛需要適應一下,然而氣味倒是很熟悉的。

「唉唷偎啊!妳這個查某怎會安捏?」掰仙被猛然推倒在地,發出哀號。

「厚!不要一直親啦,你的嘴很臭內!」一旁將掰仙推倒在地的坐檯小姐尖聲抱怨。

水面仔見狀一個箭步衝上前,啪啪兩巴掌招呼在那女子臉上。

「XXX,妳是在說三小?妳是鑲金ㄟ嗎?妳知道他是誰嗎?」

坐檯小姐被這突如其來的兩巴掌嚇到說不出話來,酒店經理聞訊也衝了進來。

「水哥,拍謝,她第一天來上班,還搞不清楚,我馬上再安排兩個讚ㄟ來陪仙仔!」

「XXX,我平常不是叫你要多注意?老闆來了還安排這種貨色,信不信我把你換掉?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經理被水面仔連戳了三下頭,倉皇中要小姐趕緊穿好衣服跟他出去,臨走時又被雄哥叫住,說這個月的薪水要給她扣起來,還要她賠償八萬塊醫藥費。

李明光這會兒看得比較清楚了。音樂恢復了節奏,是掰仙拿著麥克風在唱葉啟田的『乾一杯』,在座的有陳議員、朱董、雄哥、阿豪、兩位小兄弟,還有一個生面孔的年輕人,當然還有一票脫光了的小姐在一旁助興。酒池肉林、人間仙境,眾人搖頭擺尾、杯晃交錯,加上小亮光的加入,簡直比大型綜藝節目還吸睛,而且是限制級的,若能線上直播肯定收視率破表。

「阿光,來,嘿嘿嘿,偶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朱董的兒子,叫他小朱就好了,他年底要參選我們這區的立委,你要給他多多幫忙內!」

雄哥喜歡在應酬的時候叫上小亮光,一方面因爲小亮光是當紅藝人,在喝酒論事的場合能起到和諧潤滑的作用,二方面則顯得自己很有能耐,連影視名人小亮光都聽他的,隨叫隨到。

「厚,院長好!院長你遲到,要……要先罰三……杯!」朱董醉到現在才看到小亮光在場,趕緊拉著他到旁邊坐下,先灌了小亮光三杯威士忌。

「我今天要特……別感謝院長,上回你……真的幫了大……忙,那一……百萬花的值得!」朱董酒醉,結巴得厲害。

李明光頓時豎起耳朵,沒聽錯吧?朱董說的是一百萬,那我怎麼才拿到五十?

「院長,下……個月我兒子的參選晚……會也要麻……煩你了,我都跟雄……哥說好了!」朱董又敬了小亮光一杯。

「欸,院長!來啦,下一首素偶幫你點的船歌,你學凌轟唱給大家笑一下,偶旁邊這個娜娜還沒聽過哩!」陳議員招手叫小亮光上前,講完還摟著娜娜親了一下。

自從紅了以後,李明光三不五時就會接到親友邀約,有時是吃飯聚餐,有時是飲酒歌唱,大家都愛找他,有他出席主人家特別有面子。一開始李明光還滿享受這種感覺的,反正不用花錢,自己也能在緊繃的工作中放鬆一下,然而後來漸行漸膩,還不如回家休息、噢,不,還不如去小紫那兒比較舒暢。尤其像今晚這種場合,往往覺得自己不受尊重,失去了做為一個藝人的基本尊嚴。試問你會叫來你家聚餐的廚師朋友順便幫你下廚炒兩個菜嗎?還是叫當看護的朋友順便幫你阿公換個尿布?我也想用我自己原本的聲音好好唱首歌,可以嗎?

小亮光還是盡責地表演完一首船歌,掰仙還醉到起抓狂,一跛一跛地在螢幕前跟著模仿,在場的先生小姐們都笑到不支倒地,娛樂效果一流,只是又是唱免費的,不但沒有酬勞,連應有的恐怕都被A去了。

「雄哥,剛才朱董說他兒子的造勢晚會是什麼時候?」李明光坐到了雄哥身旁探探口風。

「喔,下個月底啦。嘿嘿嘿,我都幫你喬好了,你企露個臉、模仿一下院長講講話就好了。」

李明光聽了有些不悅,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雄哥好像變成了他的經紀人,自己儼然成了他的一名小弟。

「那酬勞怎麼算?」

「跟上次企朱董的購物中心剪綵一樣,都是五十萬。嘿嘿嘿,你看,露臉十分鐘就有五十萬,喬得很不錯吧?來,敬一下!」雄哥自吞一杯賣乖。

「雄哥,你會不會搞錯了?朱董剛才跟我說他上次給的是一百萬……」

「嘸啦!哪有可能?」雄哥聽李明光這麼一講馬上變了臉色,放下手中的酒杯,叫正在唱歌的朱董停下來。

「XXX,豬ㄟ!你是要甲我冤枉死秀?你怎麼跟阿光說是一百萬?」

朱董酒酣耳熱、歌唱到一半,被雄哥這麼猛然一問也搞不清頭緒,呆站一旁。

「你一百萬說的是上次加這次啦,對不對!」雄哥自問自答,水面仔坐在一旁沙發上狠瞪朱董。

「哦,對啦!對啦!我記錯了……」朱董說完故作醉酒想吐狀,直衝廁所。

朱董是聰明人,聰明人往往也是敗在燒酒上。被雄哥這麼一問、水面仔那麼一瞪,酒也算是醒了,這才意識到剛才酒後吐了真言、說錯了話,這下可是得罪雄哥了。上次購物中心開幕時雄哥曾提點過自己,說小亮光的事他全權處理,自己也算是商場老狐狸了,這話什麼意思當然十分清楚,唉,真是老了,也怪自己貪杯戀醉。

李明光看完這場戲後也無言以對,他並不想扯破臉,畢竟八力宮對他有恩,若非掰仙加持提點,他今日哪有什麼資格在這邊跟人家一百來五十去的?算了吧!想起待會兒回家還得與那婆娘較勁,還是多喝它兩杯比較爽快。

「仙仔,唱得不錯聽喔,下次介紹你去我們電視台表演。來,給你敬一杯!」李明光的場面話比起酒後真言好聽多了。

「黑當……然ㄟ諾,哇歌王內,是……說哇愛唱的歌金罵少……年仔攏無人愛聽啊……」掰仙剛唱完一首『暗頭ㄟ水蛙』,在座小姐沒有一人聽過,這首歌真不好唱,他老人家能唱完也實屬不易。

「對了,仙仔,要甲你謝謝內!聽說今晚你有幫安安開光,新聞也有播內,我老婆看到還打電話跟我講。」

「對啊,阿斗小……安安架古錐丟,人客嘛愛看。其實齁,我甲你講,」掰仙塞了顆檳榔到嘴裡,故作神秘說,「係八……力大王托夢叫我甲開ㄟ啦!」

「是喔?阿安安不驚喔?」李明光笑著問。

「X,阿……目睭閉閉哪ㄟ驚?」

神神鬼鬼、真真假假,李明光也不曉得掰仙講的是真話還是醉話,總之能獲這開光殊榮肯定是好的,很多人想要還沒辦法哩!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