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親民學說

安安已經兩星期沒去幼兒園了,應該是那日在校門口受了太大刺激,每天不吃不喝、怪裏怪氣的。秀怡早上叫他起床上學,他說他恨班上的小朋友、想把他們全殺了!樂樂問他:「你才那麼小,知道什麼是殺人嗎?」安安回答說就是讓他們不得超生!「又是阿公跟你說的吧?切!」樂樂翻了個白眼,「媽,我看安安真的是瘋了,要趕快帶他去精神病院……」

「閉嘴!」

秀怡回到房間,見李明光還在呼呼大睡,氣得用腳踹床,李明光被震得驚醒了過來,「欸!你兒子都快完蛋了你也不管,你連看都不去看一下,他昨天拿剪刀把自己的頭髮給剪了,你知道嗎?」

「拜託!我昨天回來都幾點了?」李明光迷迷糊糊地打了個大哈欠,「可能是因為壓力大才剪的吧?我在電視上聽醫生說過……」

「過來!給你爸看你剪成了什麼樣!」秀怡叫安安進房間來。

李明光坐起來仔細端詳,天啊,還真是醜,「安安,跟把拔講,你為什麼要剪自己的頭髮?這樣醜醜、不好看……」

「哼!你們都說醜,阿公說很帥!」說完安安又跑開了。

夫妻倆相對無語,李明光也睡不著了。時間停滯了片刻,「你說,現在該怎麼辦?昨天他的毛又長出來了……」秀怡低聲啜泣,「我們再去找個好一點的師父,看看能不能化解好嗎?」秀怡望著阿光說。

「我不想再去扯那些迷信的事了,我覺得安安會這樣,有可能也是我們害的。」李明光想起了阿豪說他不信怪力亂神時的表情,「他每天看我媽燒香拜佛、跟我爸靈位講話什麼的,難免受影響,再加上前陣子去了幾趟八力宮,也愛學那邊的人的樣子……」

「可是他現在這樣我看了難過啊!不吃不喝的,醫生也看了,也沒用,沒一個小孩子該有的樣子,你敢說安安真沒毛病嗎?我是他媽,我能感受得到!嗚嗚……」

秀怡難過得大哭了起來,李明光心裡也跟著煩亂,「這樣,我們去洪仔介紹的地方試試看好不好?」

「洪仔?哪個洪仔?」

「哎,就是那個洪仔啊!前陣子不是好端端突然辭職了嗎?我還以為他另有高就呢!原來是去了個叫什麼『在茲協會』的地方。」李明光說。

「那是幹什麼的?對安安會有幫助嗎?」秀怡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

「洪仔前幾天打電話跟我說,他看到你們在校門口的那段視頻了,他認為根本不是如網友說的中邪了,叫我們不要再迷信、自己嚇自己……」

「然後呢?」秀怡續問,「他那協會是可以幫忙治療還是怎樣?」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洪仔說他可以請他老師幫安安開導一下。他說很多人跟老師談過後都豁然開朗、問題全沒了!」

 

秀怡隨即上網查詢『在茲協會』的資訊,她點開了基維百科的記載:

『在茲協會』是以發揚『在茲思想』為主之半學術性組織,總部設於台灣,目前在日本、澳洲、泰國、印度等地均設有分會。『在茲思想』之根基可追朔自南北朝時期羅珍所著之《請仙圖》。相傳當時北齊有一巫師羅珍,藉通靈棋盤(類似今日碟仙)招亡靈為人解惑,忽有自稱『在茲』之靈與其溝通,暢談天地方圓、人文地理,並啟示宇宙意義、解說生命輪迴。羅珍將『在茲先生』所示盡揭露竹簡中,因覺內容珍貴,故使工匠繪製有仙人圖樣之錦布包裹保藏,後人於是多以《請仙圖》稱其著作。

『在茲思想』之中心論述著重原本自我,強調萬物虛幻、無善無惡,宇宙中無神無鬼亦無人。現今即是永恆的輪迴,無始也無終,所以當下快樂最為重要,因凡所見所想均為自我意識之展現,並非事物之本相;一切意義均藏於本我心中,不需自尋煩惱,反正都是假象,宜修練己心、追尋喜樂。所希境遇皆可自我開創,喜則喜來、悲則悲至,近代所謂的『吸引力定律』多少受此觀念影響。

當下快樂最重要?萬事均為假象?對!再這樣下去我真快承受不住了,我要快樂起來……。秀怡要阿光儘速跟洪仔聯繫,「聽起來真的很不錯,我們確實是太迷信了!人家根本不談神神鬼鬼的事。」秀怡說。

 

前往協會山莊的那天是個大晴天,雖然安安還是眼圈泛黑、死氣沈沈,但秀怡的心情顯然不錯。在網路上爬了幾篇文章後,她深信協會的老師一定能幫助她解決問題。喔,不!不能這麼說,因為根本沒有所謂的『問題』。

洪仔喜孜孜地開了自己的小破車來接李明光一家人,因為山路難行、小車進出比較方便,「光哥,你就把它想成是你的大賓士就好了,」洪仔興奮地說,「我自己在開的時候都是這樣想呢!真的,這樣想的時候坐起來舒服多了,而且老師說過,事情想久了就會成真!哪天我買上一台勞斯萊斯時你也不要太驚訝哦!」

李明光聽了沒回話,秀怡倒是十分認同,因她覺得一切都是縹緲幻影,內心自在才是重要,「真的耶,我本來覺得還滿擠的,被洪仔這麼一講,現在坐起來真的舒服多了……」話還沒說完、安安就吐了,「洪仔,不好意思喔,小孩子還是容易暈車,很臭吧?」秀怡趕緊將後座車窗搖下,「不臭,不臭,」洪仔說臭即是香、香即是臭,端看我們自己怎麼想罷了,「妳仔細聞,好香喔!」洪仔語畢,夫妻倆都笑了。

經過三小時的顛頗,終於抵達了目的地–在茲山莊。依山傍水,一棟灰色建築物座落在小溪旁,山莊的地理環境真是挺不錯的,給人靜心療癒的感覺,入口處的大門上還高掛了一副對聯:念茲在茲茲茲作想歡頭喜面面面俱到,橫批是心想事成,一夥人看了都笑了出來。洪仔說雖然唸起來有些可笑,但做人就是要高興才能心想事成呢!

「光哥,徐律師平常很忙的,每天等著跟他談話的人多到要排隊呢,」洪仔領著三人往內走,「今天聽我說是你要來,特地挪出時間來接待你們呢!」

「徐律師?你幫我安排律師幹嘛?我要問的又不是法律問題!」李明光停下了腳步,滿臉疑惑。

洪仔見自己說得不清楚,趕緊解釋道:「不好意思,讓你誤會了!因為我們徐老師的本業是律師,所以我們大家都尊稱他一聲徐律師。」

原來是這樣,李明光心想,還好你們老師不是什麼工人、司機的,若是叫徐司機什麼的,今天還真不想來了呢!律師的身份確實讓人比較信任,感覺專業多了。

長廊的兩側有幾間教室,有些人在裡頭靜坐冥想,還有一間教室內的人正在做瑜伽,秀怡看了很感興趣,洪仔說這些都是協會的輔助課程,可以讓人打開自我身心的能量,進而做出自身靈魂的規劃。安安聽了哈哈大笑,秀怡罵他小孩子不可以沒有禮貌,更何況你又聽不懂洪叔叔在說什麼,有什麼好笑的?秀怡自己倒是對洪仔有些另眼相看,沒想到這『在茲思想』能讓一個人進步這麼大。

 

「歡迎!歡迎!院長駕到,有失遠迎,還請恕罪!」徐律師身著麻布素衣,盤腿坐在黃軟墊上,一旁香煙裊繞,看起來頗有三分仙氣,見李明光一行人進來,特地下座打躬作揖,講起話來像在演話劇般幽默風趣,十分具親合力。

簡單地彼此寒暄後,徐律師請大家入坐一旁沙發區,這樣談起事來較輕鬆自在些。大夥兒屁股才剛坐下,就被匡噹一聲巨響給嚇了一跳,原來是掛在牆上的一幅復刻版請仙圖不知怎的掉了下來,「沒事!沒事!」,徐律師趕緊叫洪仔將畫框靠牆放好,「來,吃點橘子壓壓驚,很新鮮喔!自己種的!」來到這深山仙境,吃點在地農產最為甘甜應景了。

李明光拿起一顆後又迅速放了回去,秀怡見狀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橘子:「這黑黑的是……?」洪仔檢視了一下,「徐律師,這是發霉嗎?」洪仔問。徐律師趕緊拿了一顆起來看,「誒?真的欸!不可能啊?我早上才在後山採的……」徐律師不解地喃喃自語道,「可能今天特別潮濕吧?真是不好意思……」

徐律師請洪仔帶安安出去走走,接下來要談正事,小孩子在場不方便。

秀怡率先開講,像看到救星似地、一股腦將安安遇到的問題向徐律師傾訴,特別是他常會跟『阿公』講話一事。

「我看妳好像很在意安安跟『阿公』講話的事齁?」徐律師笑著回問。

「難道不用在意嗎?這不就是人家講的卡到陰……」秀怡認真地陳訴。

「唉唷,那都是人自己想出來的啦!」徐律師笑勸秀怡,「就算是阿公的靈魂真的沒去投胎、跑回來跟安安講話,那也是一種疼愛孫子的表現,屬於一種愛的連結。妳想想,有什麼人會害自己子孫的呢?」

有道理,秀怡心想。若自己百年後有幸回來探望子孫,一定是出於思念和疼愛,怎麼可能會加害自己的後嗣?

「對嘛!對嘛!」徐律師接著講,「妳說安安喝酒什麼的,欸!有誰規定小孩不能喝酒?又是誰規定大人可以喝酒的?所以說都是人自己規定的嘛!這都是自我綑綁、自我束約的行為,這樣會讓靈魂受限的妳知道嗎?」徐律師越講越興奮,「更何況他喝了酒又沒怎樣,是你們大人自我設限,自己在那邊緊張,他可好得很。你們看著酒是酒,在安安眼裡卻看著是水,在他幼稚純真的心裡還不了解什麼是酒,所以他也不會受到酒精的影響,人家說心如止水就是這個意思,有時候小孩比大人有悟性多了!」

徐律師講起來一套一套地欲罷不能,「你們知道真實的本相是什麼嗎?我告訴你們,那就是根本沒有酒、也沒有水,沒有你、沒有他、沒有安安、也沒有我。我們都是活在自己靈魂的想像裡,事實上我們就是自己的創造者,在無限的輪迴中用心念創造出自己的境遇,所以人要選擇快樂,用自身累積的能量開創新局。就好像打麻將一樣,你愁眉苦臉的牌運怎麼會好?你就要一直想我運氣很好、我會自摸、我會自摸,誒,等一下你就真的自摸了……」

「徐律師,你講得很對內!真的常常會這樣!你也有玩麻將齁?」秀怡聽了好高興,雖然還需要一些時間消化徐律師所講的道理,不過她已經覺得相當受用了。

「沒有啦,我哪像你們這麼好命?我每天都忙死了……」徐律師喝了口茶,「來!我們言歸正傳。我還是勸你們夫妻要樂觀些、想開一點,小安安自己也是一樣,也是要修要練,煩躁的時候就做做瑜伽,其他運動也可以,最主要是要讓自己放鬆,如果能靜坐冥想更是不錯,總之要學習體會自身心意的流轉,要知道我們就是自己的主宰、是自己的神。釋迦牟尼不也說過『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嗎?這個『我』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什麼都是假的。小安安這輩子是你們的兒子,搞不好上輩子是你們的阿祖,這輪迴就是那麼一回事,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要把安安看做是你們的責任、是你們的負擔,反過來講,他說不定還是你們人生的導師呢!妳不是說他是數學天才、還看得懂股票什麼的嗎?我看網友說連狗也聽他的,這不是很好嗎?搞不好還真是阿公回來教他的呢!妳看,連補習費都省了……」

徐律師爽朗的笑聲也感染了李明光夫妻倆,頓時缺點都變成了優點,安安的問題好像也不是那麼嚴重了,怪自己實在是過於操煩,誰家小孩沒個麻煩的?嗯,這『在茲思想』真是不錯,徐律師的教導讓人如沐春風,看來以後得常來了,與這美麗的大自然多多結合,學習與自己心靈對話,正如徐律師說的,小孩子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有他自己的潛能,更會累積自我生命的能量,以後真的不要太擔心了。

「您剛才說安安上輩子是我們的阿祖,是真的嗎?」秀怡突然想起掰仙上次說的。

「徐律師只是比喻啦!妳聽不出來嗎?」李明光對秀怡總愛扯這些事有些不滿。

「對啦!對啦!只是比喻啦!」徐律師說,「反正我們人就是一直活在輪迴當中,不用去探討其中關係啦!」

「那安安愛講髒話、又欺負同學,還……還長陰毛,這些您怎麼看?」秀怡還是想問個明白。

「髒話?我們嘴裡發出的聲音有乾淨和骯髒的分別嗎?沒有嘛!就是一個音頻而已嘛!妳若聽起來覺得髒,多半是妳自己的感覺,安安只是一個小孩子,哪懂得自己說出來的話是什麼意思,沒什麼大不了的!」徐律師收起了笑容,「至於說欺負同學,妳還是沒聽懂我剛才的意思。這『欺負』是個主觀動詞,除非你承認你自己是加害者,妳怎麼不想可能是同學自己的負面思維導致了自身受到『欺負』?唉!講了你們也不懂,也是啦,你們是頭一次來……」

「那長……毛呢?」秀怡小聲追問。

「妳看,妳自己都講了嘛!長毛嘛!誰身上不長毛啊?」

徐律師說完哈哈大笑,李明光夫妻也跟著笑了。「學問還多著呢!多次元、平行空間、靈魂的業報,有你們夫妻學習的呢!」徐律師好不得意,「我跟你們說,秘訣很簡單,就大門春聯上那四個字:心想事成。就好比小亮光您模仿院長一樣,模仿的秘訣就是相信自己是真的,我講得沒錯吧?」

李明光被徐律師這麼突然一問,愣了一下,「誒?好像真是這樣欸!哇,還好徐律師您沒來演藝界發展,不然我都沒得混了……」李明光笑道。

洪仔這時正好帶著安安回來了,徐律師親切招呼安安坐下來喝點水、休息一下,「小安安,叔叔跟你講,每天都要高高興興的喔!要多吃一點才不會這樣面黃肌瘦的,才能像超人一樣!」徐律師講完還比了個超人的招牌動作。

安安聽了面無表情,冷眼直視徐律師,「安安,叔叔跟你講話要回話啊!」秀怡教訓安安,「手伸出來啊!你手一直放在口袋做什麼?又不冷……」李明光也說了安安兩句。

安安把手伸了出來,原來手裡握了隻麻雀,秀怡叫道:「哎呀!趕快把它放走,髒死了!你沒事抓小鳥幹嘛?」安安鬆開了手,小麻雀撲騰了一下翅膀就落到了地上,吱吱大叫卻不飛走,「徐律師,您這辦公室風水不錯喔!您看,窗戶都開著,這小麻雀也不願意出去。」李明光說完眾人都笑了,只見那麻雀被笑聲驚嚇得在地上橫向拖移,洪仔走上前仔細一瞧,「唉唷,這隻麻雀兩支腳都被折斷了欸!」

「怎麼會這樣?安安,是你弄的嗎?」李明光斥問。「怪不得剛剛安安在花園玩的時候,我一直聽到鳥叫聲……」洪仔證實說。

「沒關係,沒關係,」徐律師笑著出面打圓場,「這也沒什麼嘛!誰小時候沒整過小動物?我小時候就常把蟬包在衛生紙裡燒、聽它吱吱叫到死。如今想來,在這平行宇宙裡,它並沒有真的被我殺死,那只是自我的想像與認知罷了,它其實還活得好好的,我也沒真殺了它,殺它的只是一部分的我,並不代表全部的我,就像這隻麻雀一樣,它飛在……」

大夥兒正專心聆聽開示當下,徐律師怎麼好端端地停了下來?表情扭曲怪異,嘴巴開開的、好像要講什麼又講不出來。「徐律師,你還好嗎?」「不會是中風了吧?」眾人擔心了起來,徐律師張著大嘴,痛苦地走回書桌拿筆寫了幾個字,洪仔湊前一看,原來是徐律師的下巴掉了,怪不得說不出話來,「下巴掉了是什麼意思?」秀怡緊張詢問,「就是下巴脫臼了啦,笨!」李明光氣秀怡總是這麼無知。

「阿公說他吵死了。」安安在一旁冷冰冰地說。

那欸安捏?徐律師每天講那麼多話,從來不曾發生過這種狀況。協會人員趕緊將徐律師送往醫院,李明光本來還想請徐律師吃午餐的,這下也不用了;秀怡則遺憾沒辦法再多聽一些,徐律師講的道理非常合乎自己的心意呢!

 

「老闆娘,妳要是聽不夠,我下次再拿幾本書和CD給妳,一樣都是徐律師寫的哦!」洪仔邊開車邊說。

回程飄起了小雨,窗戶霧濛濛的,下山比上山更需注意駕駛。洪仔專心開車,秀怡遵照徐律師的教誨,坐在後座放鬆心情,努力體會自己跟自己在一起的感覺,雖然洪仔的車子真的不大好坐,但也能試著找出其中一分恬靜。秀怡拿起身旁小抱枕當枕頭,看能不能坐得更舒服些,誒?這小抱枕怎還連了條長長的尾巴?不對!怎還涼涼的?「媽啊!有蛇!」秀怡尖聲大叫,歇斯底里地手腳亂踢亂打,洪仔嚇得緊急煞車,李明光也嚇到打開車門,「在哪裡?蛇在哪裡?」「你們趕快下車,不要被咬了……」

秀怡回過神時,人已在車外,「安安怎麼還在車上?妳怎麼沒把他帶下來?」李明光怒斥秀怡只顧自己,洪仔趕緊將左後車門打開、叫安安下車。安安慢條斯理地下了車,手上居然抓著那條蛇,奇怪的是蛇也不咬他,「趕–快–丟–掉!」秀怡的嘶吼聲響徹雲霄,大概兩公里外都聽得到吧?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7)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