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人在江湖 (下)

今夜『愛蘭』的VIP包廂格外熱鬧,像是在開選舉前的協調大會。這也不是頭一次了,舉凡買賣糾紛、選舉恩怨、幫派爭鬥、地盤劃分,許多地方上大大小小的事都可在此調停解決,大家一起光著屁股談事兒,總是令人產生同舟共濟的特殊情感,而船長自然是『愛蘭』的老闆雄哥囉!挾著金脈、人脈、以及八力宮的信眾基礎,要文有文、說武就武,雄哥這位老船長總能將船駛向他想要到達的地方,然而今晚海上的風浪似乎比較大了些。

小亮光下了節目馬上就趕了過來,掰仙早已醉倒在一旁沙發上。包廂內的氣氛怪怪的,尤其是水面仔的表情,苦笑中帶有些許諂媚,那是小亮光從沒見過的。

「厚!院長你……來聽看麥,X!實在是沒……天理了!」

鄭立委喝得爛醉,一把就將剛進門的小亮光拉坐了下來、要他當公親評評理,還真把他當院長了。看來鄭立委抱怨的事情全場均已聽過一輪了,雄哥在一旁尷尬地陪著笑臉,示意小亮光耐心聽完,讓鄭立委好好發洩一下。

「欸!XXX!哪……一個沒拿過偶的好處?出事了都閃……得遠遠的,責任叫偶一個人背,現在還叫……我回家吃自己!」鄭立委氣到把香煙滅在了酒杯裡。

「唉唷,老大!美麥啊啦,」雄哥趕忙要小姐換上新的酒杯,「人家又沒有要追究,讓你安全下莊,面子裡子都有了,嘿嘿嘿,若素偶齁,偶就接受,回家養老卡爽快啦!哈哈哈。」

「XXX!雄ㄟ,你……甲恁爸坦白講,我的案件是……不是你去甲週刊報料的?」

聽完雄哥的安慰,鄭立委更是來氣。悶了兩個月,今日藉著醉意一口氣說出了心中的猜忌,明明是三年前微不足道的一個小案子,怎麼會在今日黨內要提名的時刻被拱了出來?越想越覺得是被人陷害的。

「欸,冤枉哦!你素聽誰亂講的?偶自己也被調查內!偶也素受害者內!」雄哥罕見地收起笑容說。

話說這件土地關說案當初的確是雄哥主導的,鄭立委被找了來說項,輕輕鬆鬆就賺了一筆,鄭立委當時還納悶怎麼會有這麼好康的事?案子小小、酬庸大大,不符合比例原則,如今回想起來,難道是濟摳黃阿正雄早就設下的圈套?

「X!你又不免跟人家選立委啊?小小一個案件也……不會甲你怎樣。現在得重傷的人是我內,XXX,恁爸損失最大內!」鄭立委越講越大聲,「阿……現在你的人被提名,我越想越懷疑是你甲恁爸衝康的!不然週刊那……ㄟ知道得這麼詳細?你尚好甲恁爸交代清楚!」

鄭立委一副擺明了要翻臉算帳的樣子,肅殺氛圍頓時瀰漫整間包廂,小姐們都停止了歌唱。小亮光心想就要有事發生了,因為從沒聽人敢這樣對雄哥說話的,一會兒水面仔該掀桌掄傢伙了吧?自己怎麼那麼衰,趕上了這時候進來。

「X!繼續唱啊!誰叫妳們停下來的?」水面仔大聲斥罵,但對象不是鄭立委。

水面仔轉過身來,臉上居然還堆著笑意,好聲好氣地對鄭立委說:「大ㄟ,你飲酒醉了啦,我泡茶乎你飲齁!」說完話水面仔順勢瞄了鄭立委旁邊的男子一眼,那眼神帶著順服,和他平時看人的眼神大相徑庭。

水面仔關注的這人正是此次出來代叔參選的鄭博權,江湖人稱『瘋權』,黝黑精瘦、表情冷酷,進了包廂至今尚未開口說一句話,但看來大家都很在意他的感受。

「對啦,對啦,嘿嘿嘿,先飲一杯茶啦!你燒酒醉了、亂講話,我不甲你計較啦!哈哈哈。」雄哥畢竟是塊老薑,幾經按壓也榨不出汁來,打死不承認,就當鄭立委是醉話醉說。

「權仔,你自己決定就好,人朱董這裡已經真有誠意了。誒,這還是我硬甲他喬來的內,不然人家何必愛安捏?」

雄哥不想再扯週刊爆料的話題,趁鄭立委酒醉迷糊之際,他想探探阿權的口風,看這事兒是不是已無迴旋的餘地?若鄭立委這方真不願接受朱董的補償執意參選,那也不用再浪費時間了,大家各憑本事吧!敬酒不吃吃罰酒,反正少了八力宮和台民黨的支持,鄭立委只是自找難堪罷了。

「堅決參選到底!」鄭立委尚未醉死,聽到雄哥跟權仔講的話後自沙發跳起,高舉右手宣示吶喊,「XXX!雄ㄟ,你……免在那講些有的沒的!錢我……自己嘛有,不然我……出錢叫豬仔麥蒜你看啥款?」

是啊,鄭立委所言極是,自己家族在雙和區也是響噹噹的政治世家,有錢有勢,憑什麼讓位給一年輕小開?況且這小朱董對黨從未有過任何貢獻,自己做牛做馬多年,區區一件關說案就想把老子踢走,門都沒有!你們不讓老子活,老子也不讓你們好過,這口氣說什麼也吞不下去!

「來,院長!你……給偶唱一首『你……不是偶的兄弟』給雄ㄟ聽!」鄭立委推了小亮光一把,要他上台替自己抒情高歌。

「大ㄟ,麥啦!安捏難看啦!」水面仔趕緊出來緩頰。

「丟啦!委員,哪有這首歌?我不會!」小亮光也尷尬嘟嘴故作生氣狀,想藉此和緩一下氣氛。

「XXX!叫你唱你就唱!你以為你真的是院長哦?」瘋權終於開口說話了,語帶威脅、眼神犀利,沒有人知道瘋權下一秒會做出什麼瘋事,包廂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小亮光被罵得莫名其妙,奇怪?你們雙方吵架,氣幹嘛出到我身上?正當納悶到底要唱什麼之時,螢幕上音樂響起,原來是每逢選舉大家都愛唱的那首『你是我的兄弟』。

「記得要唱『不是』蛤!」瘋權一旁指示道。

「院長,好好阿……唱蛤!咱兩人金罵是同……病相連,你嘛快……被人換掉了……」鄭立委含在口中的醉言醉語,雖然聲音不大,但聽在小亮光耳裡也算清楚,李明光意識到是否鄭立委在黨部聽到了什麼。

「唱大聲一點!」瘋權見小亮光小聲下來聽鄭立委在說什麼,毫不留情地大聲怒斥。

「……因為哩『不係』哇ㄟ兄弟

「厚!讚讚讚,聽了有夠……爽!」小亮光勉強唱完,鄭立委拍手叫好,「院長,這個星期六晚上要……來給偶請蛤!偶安排了一……些人一起來給偶棉助選!」

鄭立委說完隨即起身,瘋權趕緊上前攙扶,包廂外幾名黑衣人見狀立即開門簇擁,一行人浩浩蕩蕩、頭也不回地逕行離去,包廂內雄哥和水面仔的臉上還殘留著尷尬的笑意。

李明光呆站在舞台上,心中很是受傷。藝人真沒尊嚴,電視上裝傻賣笑是為了糊口賺錢,下了台還得遭人隨意輕藐對待,雄哥也不跳出來關切一下,好歹也是在他的地盤,鄭立委還是他介紹認識的呢。今晚被叫來『愛蘭』,不但酒沒喝上兩口,反而惹了一肚子鳥氣,本來還打算宣布孫總不讓自己站台輔選的公司規定,現在可好,又多了個鄭立委的週末邀約。

「絕對不許去!」雄哥的口氣彷彿是李明光的老闆,「XXX!鄭ㄟ他們實在素太囂張了!也不想想看哪次不是我們八力宮支持他當選的?現在翻臉不認人啦!好心去乎雷親……」

「欸!他邀的人是我內,到時候他姪子找我麻煩怎麼辦?」李明光十分擔心,直怪雄哥幹嘛今晚叫他一起來?當初要是不認識鄭立委就好了。

「不要怕他,有事偶負責!嘿嘿嘿,」雄哥塞了兩顆檳榔到嘴裡,「水面仔!你那ㄟ這麼衰,以前去跟到伊?X,蝦咪瘋權?恁爸肖起來比伊卡肖!呸!」

怪不得剛才水面仔一個屁都不敢放,原來瘋權最早時是他的大哥,殺人坐牢以後水面仔才跟了雄哥。瘋權出獄後,憑著家族的金援以及過往黑道大哥光環,勢力益發壯大,如今連雄哥都得敬他三分。

「誒?鄭立委那……ㄟ走了?噢,足好睏ㄟ!」掰仙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伸了個大懶腰,看來這一覺睡得香甜。

「要不要幫你蓋棉被啊?嘿嘿嘿。」雄哥苦笑虧道。

曲終人散,掰仙這會兒才醒了過來。唉,人老了,無三X路用啊,本來還指望他能幫忙講講話、施展點神通什麼的,沒想到才喝兩杯就醉了,實在有愧八力大王盛名,看來只能繼續騙騙無知信眾了。

 

秀怡隔天起了一大早,打發樂樂和安安上學後就坐在書房等著股市開盤,能否將之前投資NDF的虧損彌補些回來就看這一把了。秀怡打算一開盤就把手上所有剩餘資金全數買進尚發食品,等漲到220再賣出,這樣連原有的持股算來,等於短短不到一個月就賺進八百萬,比起小亮光上電視賺錢那可是快得多了,還好有許太這條內線消息。

「太太,阿嬤在房間哭,說東西找不到!」西蒂來到書房說。

股市才開盤,阿嬤就來亂,真是上輩子欠你們李家的,「什麼東西啦?妳先去幫阿嬤找找,真是煩死了!」秀怡朝西蒂吼道。

尚發食品今早小跌2元開出,與昨日漲停鎖死的氣勢天差地遠,才五分鐘就跌到了166,完全出乎秀怡意料,感覺有點不大對勁,她腦中閃過一絲昨晚安安比劃走勢時的畫面,唉,小孩子瞎說、別胡思亂想……。很好,沒什麼量,再觀察兩分鐘看看,說不定可以用更低的價格買進呢!

砰咚!好大一聲從阿嬤房間傳了出來,「太太,阿嬤跌倒了!」西蒂大叫,秀怡趕緊站起來前往查看,李明光也穿著睡衣從臥室衝了出來,原來阿嬤想看舊照片,自己站上了板凳在衣櫃裡翻找,一不小心就跌落下來,這下可摔得不輕,躺在地上直喊痛。

「妳們在搞什麼!害我睡覺都睡不安穩!」李明光怒斥,「阿母要找東西妳就幫她找就好了,妳叫西蒂去,她又聽不懂阿母在講什麼!妳還吼她?」

「趕快送阿母去醫院!」,一夥人急忙將阿嬤攙起,秀怡衝回書房拿包包,順勢看了一眼螢幕,我的老天爺啊,就這麼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尚發食品的股價由盤下往上猛拉、已經漲了6%了,真是香蕉你個芭樂,自己怎麼那麼賽?

「妳還在看股票?」李明光衝來書房催秀怡,見到她還在看電腦,一把怒火上來,破口大罵:「妳係去吼鬼牽去秀?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看股票!還不快一點!」

 

經過醫院一番檢查,李母身體並無大礙。秀怡倒是漚死了,有苦說不出,本來可以悠哉買進、大賺一筆的,沒想到被這腦筋秀逗的搞得一團亂,現在尚發食品已經漲停鎖死、想買也買不到了,這樣少賺多少錢你李明光知道嗎?真的會給你們氣死!平常沒事時不看,偏偏在這關鍵時刻找什麼破照片?是故意跟老娘過不去是吧?

「我跟妳講,妳給我差不多一點喔!」李明光在回程的路上警告秀怡,「錢我來賺就好了,妳就負責把家管好!每天逛街打牌的,家也不顧,現在是怎樣?還迷上股票了?我有叫妳去賺錢嗎?害媽跌倒,這下妳高興了吧?」

欸!是你媽害我少賺多少你知道嗎?到口的話秀怡還是吞了回去,她怕繼續扯下去NDF虧損的事兒會露餡,這可不敢讓李明光知道。

 

伺候婆婆午睡後已過一點了,還有不到半小時股市就要收盤,秀怡望著電腦螢幕上方的一條水平線仰天長嘆。唉,還是瞇一下吧?累了,真的。

再睜開眼已是一點四十,股市已收盤。秀怡揉了揉雙眼,啥?是看錯了嗎?螢幕上的水平線怎從上方移到了下方?喂!沒搞錯,尚發食品的股價竟然在最後二十分鐘爆出巨量、從漲停打到了跌停。就在秀怡還搞不清楚什麼狀況時,金太來電了,直問秀怡有沒有跟許太聯絡?因她找不到許太,她想問許太尚發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怎會好端端地從漲停打到跌停?她早上又買進了好多尚發股票,現在不知如何是好……

「我要出去了,妳多注意一下阿母,不要又跌倒了。」李明光準備出門,「安安這兩天狀況怎樣?還OK嗎?」

「好得很!」秀怡望著電腦螢幕笑了。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