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請鬼拿藥

秋老虎接連數日,李明光待在攝影棚裡倒也清涼。昨夜經秀怡那麼一唸,李明光內心裡還是感覺罪惡與無奈的。這些年來確實賺了點錢,也算是名利雙收,但仔細想想,老爸早走了、沒享到福,老母痴呆也不好讓人知道,樂樂又叛逆不聽話,自己與秀怡薄弱的情感也逃不過外面的試探。怪不得人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原來有錢人與窮人家的經一樣難念,如今唯獨安安是心肝寶,是自己傳承的希望。

趁著錄影空檔,李明光打了通電話回家問安安的狀況,他想知道安安眼睛上畫的洗掉了沒有?西蒂說安安在幼兒園吐了,太太帶安安去看醫生。李明光又給秀怡打了電話,秀怡簡單地回說只是小感冒、沒什麼大不了的。

晚上李明光抽空回家吃晚餐。一方面是趕緊回來看看安安,一方面也算安撫一下秀怡的情緒。

安安一臉慘白地坐在餐桌上,眼神空洞,不像是一個四歲小男孩應該有的樣子,李明光問他話也不大回,秀怡怪說就是因為昨天在八力宮玩太瘋,所以才感冒的,整個下午都在吐,吃了藥也沒什麼用。

「媽,我看安安好得很,他剛才在房間還在那邊自言自語,玩得很開心呢!」樂樂邊夾菜邊說。

「是嗎,安安?這樣沒事啦,來,乖,吃點東西,明天就可以上學了。」

李明光用湯匙舀了一口飯送到安安嘴前,安安張口還沒吃進嘴裡,就從口中衝出了一堆淡綠色的液體,吐得餐桌上都是。

「唉唷!噁心死了,都噴到我手上了啦!這樣叫人家要怎麼吃啦!」樂樂大叫。

秀怡見狀趕緊叫西蒂帶安安上樓換衣服,「哎呀,就跟你說他吐了一天了,你還逼他吃,他就感冒、腸胃不舒服,小孩子一餐不吃又不會怎樣……」秀怡皺著眉頭說。

「小孩不吃沒關係,大王不吃會生氣。」李母在一旁幽幽說著。

「厚,母啊,哩賣擱亂啊啦!」李明光無奈地扒了幾口飯,匆匆又出門趕回電視台準備上工。

晚間十點半,安安早已就寢,樂樂下樓來敲秀怡的房門,說她聽到弟弟的房間裡有怪聲音,是不是鬧鬼了?

「別亂說!他已經睡著了啊,是不是阿嬤又把他叫起來了?」秀怡和樂樂從房間走了出來、準備上樓查看,卻見婆婆沒開燈呆坐在公媽廳,推翻了秀怡的疑慮。

兩人躡手躡腳爬上樓梯,輕聲地走到安安房間外,耳朵貼近房門,果然聽見安安的講話聲,彷彿在跟什麼人對話,但卻聽不清楚,難道是西蒂在裡面?秀怡壓下門把,輕輕推開房門,撲鼻而來一股怪異的泥土味,只見小安安背對門坐在小椅子上呵呵笑著,房間內只開了盞小檯燈,視線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沒有別人。

「安安,你怎麼不睡覺?你在幹什麼?」秀怡感到有些詭異,小聲問道。

安安聽到有人喊他,轉過頭來,臉上滿佈血痕。秀怡與樂樂二人見狀嚇到尖叫,場景活像電影安娜貝爾似的,只是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更覺恐怖。

秀怡回過神後趕緊上前,樂樂在旁直問要不要打119?西蒂也被尖叫聲嚇醒,從房間衝了過來。

「安安!你怎麼啦?怎麼流那麼多血?」秀怡緊抱著安安察看,「等一下,這不是血!厚,安安,你怎麼拿馬麻的口紅畫臉啦?」

樂樂把房間的燈打開,這會兒看得清楚了,安安的臉上不是血,是自己拿了口紅畫了滿臉,模樣詭異極了,樂樂更是氣得破口大罵弟弟,直喊著自己被嚇到、要去廟裡收驚!

安安對媽媽的問話沒有反應,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突然間無預警地又噴吐了一地,秀怡和西蒂七手八腳地帶著安安去浴室梳洗,要樂樂把地上清乾淨。

「樂樂,大王生氣了。大王走路好大聲,阿嬤都睡不著覺……」李母不知何時又站在房門口。

「厚,阿嬤,妳沒事過來幫我清啦,這很臭內!」樂樂捂著鼻子叫道。

「安安,你剛剛為什麼要拿口紅玩?下次不可以這樣哦,馬麻會生氣……」秀怡坐在床邊輕撫安安的臉頰,安安看起來真是累了。

「阿公說這樣很漂亮。」安安突然睜眼回話。

「阿公?什麼阿公?」秀怡一聽整個人都毛了起來。

「阿公陪我玩,阿公說你們都是壞人。」

「所以你剛剛是在跟阿公講話嗎?安安,你不要嚇馬麻,沒有什麼阿公……」

「我想睡覺!我想睡覺!」安安打斷秀怡,吵著說睏。

李明光正跟同事吃宵夜就接到了家中來電,匆匆趕了回來。安安這會兒真的入睡了,秀怡驚恐描述著剛才發生的狀況,懷疑是不是昨天洪仔帶安安在八力宮卡到陰了。

「還是你爸真的回來了?唉唷,真的很恐怖內,你說他還那麼小,怎麼會無緣無故說出這樣的話?」秀怡皺著眉頭說,「還是你在外面亂搞,惹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我警告妳少借題發揮蛤!煩不煩啊?」李明光怒道,「我看安安就是感冒發燒,再加上沒吃什麼東西才這樣的。小孩子生病精神恍惚,搞不好是夢遊講夢話,妳整天在家太沒事幹,才會在那邊疑神疑鬼!」

「不過齁,我看明天還是帶去給仙仔看一下也好。家裡也得找時間請仙仔來喬一下風水,自從搬來這裡以後,媽的狀況好像越來越嚴重了……」李明光自顧自地接著說。

「可是安安每次看到掰仙都怕,到時候收驚不成,反而更糟。」秀怡擔心。

「妳不懂就不要亂講!人家掰仙有神通內,怎麼可能會更糟?小孩子嘛,氣場弱,難免在哪裡卡到,讓掰仙嚇嚇他也好,搞不好嚇一下就好了。」

隔日,夫妻倆一早就帶著安安前去八力宮,安安早餐還是沒吃,一路昏睡。當值的師姐看是小亮光來了,趕緊入內通報,掰仙哈欠連連地走了出來,渾身酒氣。

「阿伯敖早!」

小安安看見掰仙,彷彿整個人都醒了過來,主動上前打招呼,小亮光和秀怡面面相覷,納悶著安安怎麼今天不怕掰仙了?

「噢,小安安哩來啊,今仔日有乖嘸?」掰仙笑問。

「有,哇有乖。」

什麼時候安安會說台語了?夫妻倆暫時顧不得這眼前的諸多疑惑,安安不鬧就好,先請師姐將安安帶至他處,接著把昨晚發生的事詳細描述了一遍給掰仙聽,只見掰仙閉眼定坐,不知是宿醉又睡著了還是怎麼的?講了半天也不曉得聽進去了沒有?

「嗯,若照安捏聽起來,我看就是恁老爸回來了沒錯!」停了約十秒鐘,掰仙終於睜眼說話。

「真的還假的?仙仔你不要嚇我們,我公公都死了好多年了,怎麼可能回來?」秀怡驚問。

掰仙緩緩點燃一根菸,深吸了一口,朝外叫喚師姐把小安安帶進來,然後從八力王飛天神像下方拿出了兩條黑布,一條蒙住安安雙眼,一條將自己蒙起來,奇怪的是安安居然也不反抗。掰仙口中念念有詞,雙手不停掐指精算,畸形的雙腿也跟著抖動了起來,接下來好似進入禪定狀態,怪異氛圍滿了房間,大家都不敢說話。

約莫五分鐘後儀式結束,掰仙摘下黑布說他剛才去查了一下安安的前世今生,同時間還分身去了趟陰間。根據掰仙的調查,安安的前世是小亮光的曾祖父,也就是小亮光爸爸的阿公,李父小時候十分受阿公的疼愛,因此內心曾發願自己以後能當阿公的阿公,讓阿公也能接受自己的照顧,享受做為金孫的疼惜。

這一大清早頭腦尚未熱機,小亮光和秀怡搞了好一會兒才弄清楚其中關係,哦,原來是這樣……,誒?那又怎樣呢?

「恁老爸在世時最看重的是啥?」掰仙問。

「就希望我給他生個金孫傳宗接代啊!」小亮光回。

「阿恁老爸在世時甘有看過小安安?」掰仙再問。

「當然沒有,我爸死了快四年安安才出生。」小亮光想了想說。

「安捏就對了啊!」

掰仙說他方才在陰間問了牛頭馬面,證實了李父當年從奈何橋逃脫,並沒有投胎轉世,因為太思念他的阿公、也就是他的孫子安安,所以才會回到家中探望,看看在世時未曾謀面過的金孫。

「可是我們搬過家啊,他怎麼知道要去哪裡找?」秀怡疑惑道。

「阿厝裡面不是有神主牌?恁每天甲他拜,伊當然租道你棉住在哪裡啊!」掰仙笑著回答。

聽完了掰仙這一番話,夫妻倆愈發疑惑心急。那這樣該怎麼辦呢?阿公應該會疼愛自己的金孫吧?那為什麼會搞到安安發燒嘔吐呢?還把自己的臉畫成那樣?又說我們都是壞人?掰仙解釋說那是因為人鬼殊途,小孩子氣場弱,碰到亡靈時就容易生病;至於為什麼說你們都是壞人?你們這些做家人的,應該都不是很孝順吧?

秀怡想了想,掰仙所言有些道理。捫心自問,自己對公婆的態度一直不好,阿光對自己的老爸也不關心,婆婆更常嫌中風的公公煩人。

「可是幾年前我們有請了一尊八力王神像回去供奉內!那時你們看風水的老師還說可以鎮宅消災……」秀怡還沒說完就被李明光瞪了一眼,女人就是愛計較。

掰仙趕忙解釋說因年代已久,當時高僧加持的時效已過,所以神像的法力多少會減弱一些。

「不過恁嘛不免驚啦!」掰仙拿起桌上紙筆,急急畫了三道律令鎮符,其中一道用火點燃,將其灰燼放入一水碗中,自己喝了一口便朝安安的小臉上噴去,小亮光夫妻倆嚇了一跳,秀怡覺得噁心,趕緊拿了面紙要幫安安擦臉,掰仙卻要安安將剩下的符水盡喝下肚。

剩下的兩道令符,掰仙要小亮光拿回家,「我們回家後也是照這樣做嗎?」小亮光問。

 

「三八啦,猴牡家安捏!」掰仙開玩笑道。掰仙說你們僅是凡人,又沒法力,當然不能像我這樣做囉!你們回家後,在明天及後天子夜零時各焚燒一道放入水杯,令安安面朝東方喝下半杯,另半杯擺在八力神像前方,眾人頂禮膜拜、誦念三遍飛天咒即可,「安捏就妥當啊啦!」

「剛才仙仔說的你有記起來嗎?不知道有沒有效?」夫妻倆帶著安安離去後秀怡問道。

「有啦,一定會有效的啦!妳沒看安安好很多。欸,免錢內!人家很有誠意了啦!」李明光回,「等下妳帶安安吃點東西再回去,我下午還有事,晚上下了節目就回去。」

秀怡忙著照顧安安,這會兒也沒心思多想什麼了。

從昨晚折騰到現在,小亮光累了。事實上他一直活在疲憊當中。早年窮乏時疲憊,如今日進斗金更累,因可供失去的事物變多了,深怕一個不小心就從指縫溜走。白天向人矜誇的金錢名利,在失眠的夜裡成了勞苦愁煩;人人稱羨的功成名就,只有自己知道那是自我設下的網羅。唉,我真是苦啊,母老子幼的,還是再多賺點錢吧!

「你還敢來?不怕你老婆再找你麻煩?」小紫笑說著開門。

「今天不會,她沒空管我。誒?妳怎麼渾身酒氣?」小亮光問。

「昨天陪客人喝到半夜三點,我睡到剛剛才醒呢!」小紫打了個大哈欠。

「那正好,被窩還熱著呢,再陪我睡會兒吧!」

「唉唷,你好壞!」小紫嬌羞地叫了出來。

小亮光一把抱起小紫就往房間鑽,最近他壓力大,常往小紫這兒跑。

金色的陽光灑進了屋裡,小亮光鬆軟躺臥在床,美人藏在他懷裡,氣氛異常嬌羞溫馨。時間不多了,小亮光一會兒就要離開了,不能留下來吃晚飯,畢竟不是夫妻,小紫當然也沒做飯。

「欸,我問你,你幫雄哥他們站台什麼的,酬勞都有拿到吧?」小紫說。

「怎麼了嗎?」小亮光納悶小紫為什麼這樣問。

「沒有啦,上回有一次雄哥跟一票人到我們店裡喝酒,我好像聽到他們說你是笨蛋什麼的,我也沒聽很清楚啦。」

「喔,可能他們在虧我什麼的。錢都有拿到啊。」小亮光淡淡地回說。

「有拿到就好,反正你自己多留意點,雄哥他們賊得很。」

「嗯。」

李明光輕應了一聲。他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這女人是我的。

「小紫啊,妳有沒有想過不要上班。」李明光邊調整領帶邊問,「我的意思是說,妳就在家待著,需要錢的話跟我說一聲。」

「你的意思是要包養我?」小紫笑著回問,「不需要,我閒不住。」小紫拖長了語調。

「你賺錢也辛苦。我們這樣當個知心朋友不也挺好的嗎?」

「喔,沒有啦,我只是不想看到妳這麼累,常喝這麼醉對身體不好。」

小亮光貼心的叮嚀,小紫聽來也覺窩心。趕忙遞上手提包,小亮光要出門去電視台上工了,「院長慢走!院長路上小心哦!」。

「神經喔,小聲一點啦!」李明光輕聲笑罵小紫,戴上帽子和口罩進了電梯。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