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還在煩惱著要如何面對好友先生外遇的問題,說與不說都兩難,心中一直糾結著,來來回回看了好幾次大家的留言,幾次拿起電話都沒有勇氣撥出,沒想到不到一個星期事情就自動有了答案。

 

週五晚接到好友Kelly的電話,電話中她像是剛哭過的聲音讓amy忍不住心頭一震,趕緊問她怎麼了?不問還好,一問對方更泣不成聲了,amy心裡想該不會真知道了吧?但在電話裡又不好直接問,而Kelly除了哭之外也不肯多說什麼,當下amy馬上趕往她家,因為實在擔心她出事。

 

到好友家後先安撫她的情緒,問清楚了之後才知道原來Kelly的先生以為amy一定會跟Kelly告狀,所以當天回家後就心神不寧地表現異常,但幾天都沒看到Kelly有任何動靜,以為她是以靜制動、私底下在做什麼對他不利的事,於是作賊心虛的他終於按捺不住地自己全盤托出,把外遇的事一一說了個清楚明白,完全不顧Kelly的心情與想法。

 

Kelly說在聽到先生外遇的自白後腦袋一片空白,看著先生不斷開闔的嘴巴她卻一個字也聽不到了,腦中只是不斷重播著先生說他外遇了,其他的事情她一句也沒聽進去,也不知道後來是如何結束的,只知道當她回神後先生早已離開家了,那一晚任她怎麼打電話就是沒有人接,最後對方直接關機,但讓Kelly無法接受的不只是先生的外遇,接下來的發展同樣令她震撼。

 

Kelly的先生從那天起就再也沒回家睡覺,每天都是晚餐前回家換衣服兼陪孩子吃個飯,然後就出門了,3天後他跟Kelly說有事跟她談,開門見山就說要離婚,說公司登記的負責人是他,所以公司理當歸他;房子雖在兩人名下,但他也希望Kelly能把房子給他,總結就是說他要公司、要房、要車,但不要小孩,他說反正Kelly家很有錢,應該不差這一點,給他也無所謂吧?

 

 Kelly說她還沒從先生外遇的事件中回神,甚至還沒完全搞清楚,先生就提出離婚了,而且條件都想好了,實在教她情何以堪,現在的她除了以淚洗面之外,根本無法思考任何問題。這件事她還不敢跟家人說,朋友中也只有amy知道,她不知道除了amy她還能找誰...,看著好友如此,amy實在心疼不已。

 

她問amy該如何是好?說實話amy還真不知道,勸合或勸離都不是,只能請她務必好好保重,千萬不能做傻事,小孩很需要她,並且告訴她在還沒有辦法做任何決定之前就先放著吧,等過一陣子冷靜一點了,想好怎麼處理了再來決定也不遲,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如果要離早離晚離都一樣,等有能力處理時再來說吧~。

 

amy不是Kelly,無法替她做任何決定,甚至連建議都沒法兒給,但amy想詢問一下大家的看法,好給好友一個參考。如果妳是Kelly,妳會如何做呢?

 

延伸閱讀:

鬱悶的週末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