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股市跌勢洶洶,許多個股股價都遭腰斬,安東尼的一個晚輩長套2檔股票已有一段時日,幾天前興沖沖地跟我說他覺得應該跌不下去了,想要買進攤平。老實說安東尼難置可否,因為股票操作沒有絕對的對錯,總會有人買到底部,但這往往在事後才知道,而且跟個人運氣好壞有很大的關係。

安東尼還是說了一個自己慘痛的經驗供他參考。話說10幾年前安東尼曾買過一檔遊戲股,那時遊戲類股正夯(其實至今也沒退流行,至少不是所謂的夕陽產業),但自買入後就從80幾塊一路下跌,我不信邪地一路加碼攤平(這其中當然有我當時充分的理由,請容安東尼日後再專文詳述)60、50、40、30、結果最後股價竟然跌到了10塊,誇張的是我在20塊的時候還在買進攤平,至今回想起來還是一身冷汗。


「攤平」是很有趣的一種投資心理,為什麼人會有「攤平」的這種想法很值得深入討論。這跟安東尼在拉斯維加斯玩21點的賭法有點相似(請參閱先前拙作「中心思想),但又有著本質上條件的不同。如果純就一個多空循環的現象或輸贏各半的規則而言,「加碼」或者「續玩」是行得通的,反正經濟總會有反轉的一天,賭客遲早也拿得到一把可以贏莊家的牌,前提是世界不會末日、賭場不要關門,還好這兩種狀況難得一見。但上市櫃公司可無法保證永遠能夠待在股市裡,一旦經營不好、競爭無力,是很有可能破產下市的,到時候股票沒人要,做壁紙都嫌醜。


為什麼會想要「攤平」?噢,原來是之前100塊買的股票現在跌到了50塊,已跌了50%、真的是很便宜了,我猜它應該不會再跌了,而且現在買入攤平的話,我的成本就從100塊降到了75塊,看起來比較舒服(雖然賠的錢一樣多),而且如果反彈上漲到75塊我就解套了,不用等到100塊,而且就算只反彈到60塊,我也沒有賠像現在那麼多了。以上是很典型的攤平心態,聽起來理由充分、冠冕堂皇,但實際上卻是犯了股市大忌。我們一起來看看問題出在哪裡:


1.     買進的股票不漲反跌時,表示自己看錯了,代表自己在當初買進時判斷錯誤,理論上應該要趕快認錯、停損出場才是。

2.     對多頭而言,「股票下跌,表示不好」是至為重要的邏輯解釋與應有的基本想法,尤其是股價大幅下跌時更是出了什麼問題才是,市場上多的是空頭隨時準備打這種落水狗,你不跟著打也就罷了,怎麼會想要當狗被打呢?

3.    
100
塊跌到了50塊,真的是很便宜了。股價只是一個數字,沒有所謂「貴」與「便宜」之分,自己投入了多少資金才是重點,4塊錢那麼便宜的股票也有跌到1塊的時候,300那麼貴的股票也有漲到1000塊的一天。


4.    
我猜它應該不會再跌了。違背了安東尼之前提過少去賭,不要猜的「中心思想」,大部分的人在股市裡賠錢就是因為把自己的猜測當成了行動的依據,然後猜錯了也不願面對問題。


5.    
現在買入攤平的話,我的成本就從100塊降到了75…。買股票跟開餐廳不同,不會有人計算你的賣價與成本合不合理,除非你是主力大戶,否則你的成本對股價接下來的變動根本不具任何意義。


6.    
如果反彈上漲到75塊我就解套了…。50塊反彈到75塊等於要漲50%,說實在的,不是安東尼潑你冷水,這還真不是簡單的事,況且一檔股票若從100塊跌到50塊,套牢的人一定不少,除非大環境真的很好,否則不會有什麼善心大戶主力願意冒險拉抬提供機會給你解套的

7.    
就算只反彈到60塊,我也沒有賠像現在那麼多了。理由同4.,都是你自己瞎猜的,而且如果真的反彈到60塊你可能也不會賣。


說了這麼多,安東尼並不是要你永遠都不要再碰被套牢的股票,只是希望你若要再買進該檔股票時,所持的理由不是因為想要「攤平」,而是因為在經過一番整理後它又當上總華探長了,畢竟物極必反、股價多有轉頭向上的一天。當然,有沒有當上總華探長的判定存在著一定的困難,需要經驗的累積,但我們可以在再介入時客觀地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是空手(之前沒有買過這檔股票),我會在現在這個時候買這檔股票嗎?答案若是肯定的,那麼不妨買買看,但一定要確定自己誠實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