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生其實本性很好,對我其實也不錯,真的,他人很好的.....」,看著身上傷痕累累的小桃不斷地重覆這句話,旁人都覺得心酸。

小桃是家中的長女,弟妹眾多的她從小就肩負著大姊的重責大任,為了讓弟弟妹妹們可以有錢唸書,高職就開始半工半讀以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高中畢業後就沒再升學了,憑著出色的外表,也順利地找了一家公司的櫃台工作。

在某次跟同事聚餐時,因緣際會地被阿力英雄救美,對於從小就得擔起家裡責任的小桃而言,阿力的表現就像個英雄,讓小桃覺得有被保護的感覺。阿力是個建築工人,塊頭很大,一身黝黑的皮膚讓他看起來特別壯碩,粗枝大葉的阿力第一次看到小桃這樣的可人兒就被迷住了,在阿力的殷勤追求下,兩人很快就成為一對了。

眾人都不看好他們倆,紛紛勸小桃要好好考慮,因為阿力是個大男人主義很強的男人,凡事都必須由他說了算,阿力甚至還說過女人就是要唯命是從等等謬論,再加上阿力氣質粗鄙沒禮貌,親友們沒一個對他有好印象的。兩人交往不到半年,小桃不顧家人與親友的反對,堅持嫁給阿力,在小桃心裡,她認為只有阿力能保護自己,讓她依靠終生。

婚後沒幾年兩個小孩相繼出生,小桃每天早上不到五點就起床了,準備一家人的早餐,然後送兩個小孩去上學後再去上班,晚上接小孩回家後,要準備晚餐、做家事,往往忙到11、12點才能休息,但阿力每天就像個沒事的大老爺似的坐在那看電視,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大小事都使喚著小桃,好像在叫佣人一樣。阿力的衛生習慣也很差,不愛洗澡,指甲又長又黑,檳榔香煙不離口,家裡經常充斥著煙味和腳臭味,這幾年阿力因為工作不如意,還養成了酗酒的習慣,喝了酒一不順心就拿小桃出氣,親友們都說這是標標準準地「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懷疑小桃怎麼還撐得住,紛紛為小桃感到惋惜與不平。

當初小桃在眾人的反對聲中嫁給了阿力,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幸福,於是只要阿力對她有那麼一點點的關心,像是偶爾打包個剩菜回來什麼的,小桃就覺得阿力心中還是有她的,因此在阿力打她時,她會安慰自己那或許只是一時的、一定是自己有什麼做不好的地方、阿力還是對她很關心自己的...,她也不斷地跟家人朋友說阿力其實對她很好,久而久之小桃也被自己催眠了,她不斷地把那些她所謂的好放到無限大,刻意忽略阿力的不好,有時甚至選擇遺忘,因為唯有這樣才能肯定自己、不覺罪惡。在親友們看來,小桃就像是得了婚姻裡的“斯德哥爾摩症侯群”。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