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懷孕期間培德都在大陸工作,說是與人投資設廠,但合夥人家中有事需常回台灣,因此培德必須長期留守,往往半年才能回台灣一次。妮妮一個人產檢,一個人面對婆婆。由於婚前對家事不熟,婚後婆婆的要求對她來說倍感辛苦,雖然婚前常到培德家坐客,但妮妮對婆婆還是很陌生,婆婆一心在乎的只是他的兒子好不好,對於妮妮只有要求,從不在乎她內心的感受。

有時候公司工作忙碌,妮妮會晚點下班,但還沒回到家婆婆就會來個奪命連環call,口氣不好地詢問她人在何處?為何還不回家?這讓妮妮壓力很大,連同事聚餐邀約都不敢去。一個人的夜晚看著冷清清的房間,妮妮只能透過skype跟培德說說話,但只要稍微抱怨婆婆,就會換來培德一頓斥責,還說"我媽不是那種人,你不要挑撥離間"。妮妮真的不知道是誰在挑撥離間?婆婆常跟培德說她常常回娘家,讓她一個人在家,也不陪她出門,下了班也不知道去哪兒,常常晚歸......。

孩子生下來之後婆婆堅持幫她帶小孩,妮妮原本是很開心的,心想也許因為小孩的原因能讓婆媳關係好一點。妮妮擔心婆婆24小時帶小孩會太累,下班後想自己帶,同時也想跟小孩多培養些感情,但婆婆以晚上讓她好睡白天才有精神上班為由,跟妮妮說晚上小孩跟她睡就好,不要再抱來抱去了,原本妮妮很感激的,但漸漸地她發現婆婆似乎有意地佔有她的小孩。原本晚上10點多才上床的婆婆,突然變得7、8點就睡覺了,而小朋友當然也跟著睡,妮妮回到家煮好晚餐吃飽飯,正想跟小孩培養感情時,婆婆就催促著說要睡覺了,妮妮發現自己完全被隔離,連小孩都抱不到。小孩一有什麼事就找阿嬤,她只要稍微管教小孩,小孩一哭,婆婆馬上一把抱走,還邊說"媽媽壞壞,我們不要理她",弄得她跟小孩的關係很不好,但這些培德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讓妮妮甚感無奈。

原本計劃在大陸只待二年的培德,說工廠狀況不如預期、要增資,除了把二人積蓄全投入之外,還把房子拿去貸款,每個月的貸款都是妮妮在繳。培德自從去大陸設廠後就沒拿錢回來過,妮妮的薪水要給婆婆、要養小孩、現在還得繳貸款,經濟上的壓力壓的她快喘不過氣了。

幾年下來培德投資的工廠不但沒有成功,反而欠了一屁股債,最後終於放棄夢想回台灣。妮妮原以為培德回台灣後她與婆婆及孩子的狀況會好一點,但沒想到反而是她得多侍候一個人,培德從不體諒她的辛苦,一切都認為理所當然。培德回台灣後不願再找工作,總覺得自己曾是老闆,如今再去上班成何體統?妮妮好說歹說培德才勉強自己去求職,但幾經碰壁後便不再出去找工作了,乾脆在家當大老爺,一家重擔仍落在妮妮身上。待續~~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