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手上的戒指,文娟沒有任何喜悅,只覺得沈重,她沒有被求婚時應有的快樂與甜蜜,有的只是惶恐與害怕。

文娟和小浩交往十年了,二個人也都30好幾、年紀不小了,這些年來小浩提過結婚無數次,文娟一直以不想太早結婚為理由推託,直到最近小浩說如果再不結婚就乾脆分手,因為他有他個人的壓力。文娟不想分手,只好點頭答應小浩的求婚,但越接近婚期她就越害怕......。

小浩是家中獨子,父親長年臥病在床需要人照顧,母親這幾年身體也不太好,家裡還有個弱智的妹妹。原本父女倆都是由小浩母親一個人照顧,但母親年紀越來越大了,因此小浩才會急著想結婚,希望文娟幫他照顧這一家子。

文娟從小父母離異,跟著母親的她過得很辛苦,半工半讀好不容易完成專科學業,畢業後進入了一家貿易公司當助理,一做就是十多年,從沒換過工作,雖然薪水不多,但很穩定。想到結婚後可能沒法兒上班、需在家照顧公婆及小姑,文娟就無來由地害怕,一來不知道自己能否適應那樣的生活,再者一個家庭光靠小浩的薪水要付房租、車貸及家中所有開銷,她無法想像到時候會有多拮据,更何況如果有了小孩的話,錢要從哪裡來?小時候的苦日子讓她窮怕了,雖然她現在也不是很有錢,但自給自足綽綽有餘。

文娟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自私,她不是不愛小浩,只是不想過著沒錢又沒自己的生活,不想再為了生活而煩惱,她不知道這樣的婚姻對她來說有何意義,似乎只是變成一個免費的佣人。她可以想像婚後的的生活,小浩的父親需要人家照顧,翻身擦背、按摩餵食,並不是輕鬆的工作;婆婆雖然身體不好,但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對於文婷也不是很滿意,總在無意間嫌她家世不好,更何況還有一個智力只有5歲大的小姑,根本無法溝通。

這樣的婚姻讓文娟卻步,這十年來她一直在當隻鴕鳥,不想去在意小浩家中的難題,能盡量不去他家就不去。在愛情上,二個人沒有任何問題,她跟小浩有著共同的嗜好,小浩溫柔體貼待她極好,也因為如此她才不想離開他,畢竟要找一個真心想愛的人也不容易。她是真的很愛他,她知道愛一個人就應該接受他的一切,她了解小浩的痛苦與沈重的負擔,也知道自己應該分擔他的一切,只是真的好難好難,她不知道這樣的婚姻會"幸福"嗎?她應該結這個婚嗎?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