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神愛世人(下)

「輪迴說正是撒但的最大傑作,牠投人們之所好,瞎掰出因果輪迴的說法,讓人誤以為有前世今生。今生所謂富足好命的,就說是前世修來、這人應得的;今生歹命的就自怨自哀、賴給上輩子,或像打麻將拿得一手爛牌一樣,只想隨便過過混完這一生,趕快投胎轉世,看看下一把能不能變好。相信我,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有輪迴,誰不喜歡變著變著呢?多有趣啊?這不就跟人喜歡打個八圈麻將一樣嗎?這把牌很爛、但下把牌又有新希望。然而真道並不是這樣子的,人生只有一次,沒有上輩子、也不會有下輩子,死後就等著上帝審判,誰也不能賴給誰,每個人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那有些人不是很衰?他生下來就少胳臂瘸腿的,或是家裡環境不好、一輩子辛苦;又有些人長於富貴之家、穿金戴銀的,這又是什麼原因呢?豈不是很不公平嗎?這些難道不是因果循環所造成的嗎?」李明光認為一切事物都必須有果有因。

「因果定律只存在於物理現象中,比方說這塊橡皮擦,」廖牧師拿起了一塊橡皮擦放到桌緣,「我這樣輕輕一推,它就掉到了桌下。我推它這是因,它因為我推它而掉了下去,這叫果,如此而已,純粹是力學上的轉換。然而撒但卻以此迷惑大眾,讓人相信世間萬事也是這樣、都有因果,也趁機藉此教唆世人自分好壞、論因斷果。你想想,如果真有所謂的因果說,那你下輩子也趕不上那個卓董了,人家一年捐款好幾億做功德,你李明光八輩子也捐不了那麼多,所以你就只配在他公司的尾牙跑跑龍套、永生永世不得翻身,是這樣嗎?人一旦相信因果就會牽扯功德,風水迷信等也就隨之而來。人做好事就會有好報、種善因就一定要得善果;把這棵盆栽擺在這裡就會招財、沒幫亡者超渡就會招咒,這豈不是一種交易的心態嗎?喔,你做好事就要求要有好報,難道是上帝欠你的嗎?這輩子困苦之人就推說是他上輩子造了孽,唉,上帝行事的奧秘豈是世人能參透的呢?上帝運行宇宙的法則難道是你我制定的嗎?聖經中曾提及一個瞎子,他生來就困苦眼盲,有人問耶穌這人為何生來眼瞎?是他父母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害子孫受報應?還是這人自己犯了什麼罪?耶穌回答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神在每個人身上都有美好的旨意,只要我們虛心順服、自潔自重,我們必能活出神的榮耀來。你當然也可以怨東怪西,牽拖上輩子、寄望下輩子的,但對你活著的這一生有什麼幫助呢?只是增添煩惱和混亂而已,更是遂了撒但的心意。」

「所以沒有上輩子、也沒有下輩子囉?」李明光好像有些懂了,但還是想再確認一下。

「當然!」廖文言斬釘截鐵地回答。

「所以我爸的魂魄就一直留在人世間?怪不得安安會被祂騷擾……」

「不是這樣的,你還是沒搞清楚,」廖牧師搖搖頭說:「人死後靈魂就會被安排到某個地方等候,從此與世隔絕,無法再跟活著的人接觸,也不會知道身後發生的事,因為不會有人告訴他……」

「某個地方?是什麼地方?又要等候什麼呢?」阿豪問。

「有的會去陰間,有的去了其他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整個宇宙空間都是造物主我們的父神所創,自然有許多地方是我們不曉得的,祂也沒有必要跟我們報告,總之就是與世隔絕了,然後等待世界末日時上帝最終的審判,到那時才決定誰可以進天堂,誰又要下地獄。一入地獄就是永遠了,沒有終了,也不會有所謂的刑滿超生……」

「那安安口中的阿公會是誰呢?祂又怎麼會知道我爸的事?」李明光還是滿心疑問。

「就是一開始我說的邪靈啊!自從我爸發覺那靈體不是我弟時,他就開始研究這些靈體的習性。他發現這些邪靈以灰燼為食、且喜人供奉……」

「那宮廟裡不就最多了?那裏燒那麼多香跟紙錢,燒完了都是灰燼……」阿豪插話道。

「沒錯,我家以前就是這樣,所以我爸才被那麼多鬼搞到精神恍惚。」廖牧師接著說:「不只宮廟,居家住宅也是一樣。很多人家中都擺設有所謂的神壇佛像什麼的,也都對這些偶像供奉燒香,七月半還燒紙錢,這些行為都很容易招聚這幫壞天使。同樣是木頭做的、紙上畫的,但你不會對你家桌子膜拜,也不會供奉牆上的月曆,所以你要特別留意那些有眼睛的物體……」

「聽不懂?什麼叫做有眼睛的物體?」李明光問。

「就是那些刻上或畫有眼睛的神佛像什麼的,有時候連一些小玩偶或動物也算。當人們供奉起這些神佛像時,就會惹得邪靈爭相入住其中,好來享受人們的敬拜,有吃有喝還備受禮遇,自然賴著不走。牠們當初就是因為妄自尊大、意圖與神同等,所以才墮落到地上,因此牠們喜歡人把牠們當神來拜……」

「那牠怎麼會知道我爸私下的一些習慣?」李明光依舊對安安喊阿嬤『阿雪ㄟ』一事非常在意,那口氣實在太像老爸了。

「牠在你們家住了那麼久,當然知道囉。你們家供奉這些偶像肯定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吧?這些邪靈每天待在你家裡,大大小小的事都看在眼內,要學你爸的樣子根本是輕而易舉,比你這模仿天王還厲害呢!」廖牧師笑說。

被老同學開了個玩笑,還真有些不好意思,如今自己這天王早已不是天王了。不過仔細想想,廖文言講的還真有幾分道理,家中一直設有神明廳,連八力大王飛天像也比安安早個四、五年,那時父親仍然健在,牠們當然知道他是怎樣喚阿母的囉!

「這些邪靈有大有小,各個都是模仿高手。大的邪靈想要取代真理,因此模仿上帝啟示聖經般,著作了許多經書典籍,內容荒謬、複雜至極,越讀越讓人混亂;小的邪靈則在世間到處亂竄,哪裡有的吃就往哪裡擠、何處能被奉養就往何處鑽。牠們躲在黑暗裡觀察人們的行為,再模仿其中一二,搞得你神神鬼鬼的、遑遑不可終日,為的是讓人心生恐懼,好任由其魚肉擺弄。」

「有大還有小?這世上真有那麼多壞天使嗎?」阿豪實在想不透。

「你忘啦?天使的數量是人的一萬倍,早期的神學家甚至曾討論在一個針頭上可以有多少天使跳舞?天使沒有形體,因此在空間的限制上遠小於人類,所以不要用人的想法去思考這個問題。」

「文言,那我看我們家那個應該只是個小咖而已,很容易就可以把牠請走吧?」李明光心想是否要辦個法會什麼的。

「要想把邪靈趕走可以是很容易的,但端看你有沒有決心。」廖牧師說。

「當然有決心啦,不然來找你幹嘛?看是要辦法會或是舉行儀式什麼的,我都願意配合……」

「不用辦法會,也不需什麼儀式,那些都是做給人看的、自欺欺鬼而已。」廖牧師嚴肅地問李明光:「你願意先把你們家供奉的八力神像銷毀嗎?」

儘管已略為清楚方才廖文言所闡述的道理,但李明光心裡還是覺得八力大王有恩於他。雖然雄哥他們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但跟八力宮無關,自己可不能做個過河拆橋的人,這樣太對不起八力大王了。

「你覺得這樣做是背叛,對嗎?」廖牧師見李明光沈默不語,十分清楚他的感受,「但如果我跟你說,安安的狀況完全是你那八力大王造成的,你還會這樣想嗎?」

「你憑什麼這樣說?你又能確定是祂害的了……」李明光沒好氣地回。

「同學,你傻啊?我問你,所謂八力大王的八力是哪八力?」廖牧師問。

「八力指的是權勢、金錢、優越、生育、憤怒、情慾、享食、以及神勇力啊!怎麼?你也有研究?」李明光每日供奉,自然是倒背如流,而這些也是他所祈求能擁有的。

「研究就不必了,但至少得洞悉撒但的詭計。你仔細想想,安安的怪異行為是不是都符合了這八力?」廖牧師接著說,「你看,安安喝酒不醉,這和享食有關;鄰居老奶奶罵他,牠就把她關冰箱,這是憤怒;對老師舔舌放電則是展現牠的情慾力;沒人教卻能解較難的算數,這是優越;小小年紀就指使同學霸凌弱小,連狗都聽牠的,這充分展現出權勢;長陰毛則暗示著生育力;而力大無窮搬動傢俱,這不正是牠所謂的神勇力嗎?這一切難道你都不曾察覺嗎?」

聽完廖牧師的分析,李明光彷彿如雷貫耳、久久不能言語。是啊,自己怎麼從來沒想到這層關聯呢?

「廖牧師,你只分析了七力,還有一個金錢力沒算到……」阿豪真的很認真在聽。

「應該是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反正這已不是重點……」廖牧師說。

「可是拜的人是我,安安怎麼會受到影響?」李明光還是有點困惑。

「你都把牠請到家裡去了,家中任何人都有可能遭殃,況且你還讓安安去參加那個什麼開光儀式,這不是擺明要請牠上身嗎?」

「可是拜八力大王還是有些好處的啊,之前對我事業的幫助、安安也懂數學……」李明光腦袋混亂一片,已經不知所云。

「那你還來找我幹嘛?你不是自己也覺得怪嗎?安安都被搞成這樣了,你還覺得正常嗎?」廖牧師講到有些動氣,「八力王這一類的邪靈最為可怕,牠們在大邪靈設計的架構下稱神稱王,住在偶像裡供人膜拜,一旁還有小邪靈裝神弄鬼助長其威,把你吃得死死的,目的就是要你永不得見真神上帝的面。牠當然有時會施以小惠、讓你嚐點甜頭,但因牠本身原是邪惡,所以給出來的東西自是不潔,只會敗壞我們的靈魂。老同學,小心假神真拜、越拜越失敗,不可不慎啊!」

 

時間已近傍晚,三人談論了一下午,李明光似乎搞懂了些什麼,但又不是那麼篤定。真要把八力大王的神像請走嗎?會不會遭到報應?這樣算是背叛嗎?李明光的心中充滿矛盾與不安,不知該怎麼做。他注意到廖文言背後書架上有一排書,書名是『模仿』,「那是寫有關我的書嗎?」李明光開了個冷玩笑,「喔,這是我寫的書啦,」廖牧師隨即抽了兩本贈與他們,「內容是在講壞天使模仿神和人的故事,就是我剛才跟你們講的啦。談到模仿,其實你才是專家,然而你也非常清楚,再怎麼模仿,你還是假院長,永遠不可能變成真的。但人很奇怪,總喜歡被假的忽悠,可能是假的較懂得投其所好吧?」

「對了,順帶一提,」廖牧師提醒二人,「不管你們相不相信,撒但會想盡辦法攔阻人接近基督真理。很多人拿了這本小說,看到第172頁後就不想看了,如果你們察覺自己也有這種情形,請你們務必警醒,以免撒但把你們的心給蒙蔽了。」

兩人聽不太懂廖牧師這話是什麼意思,只能顧著先把書給收下。李明光見時間已晚,提議眾人外出用餐、由自己作東請客,廖師母急忙出言婉拒,說廖牧師因眼睛不好、已不大出門了,「我看文言很好、沒什麼毛病啊!是開始老花了嗎?」李明光想起剛才到訪時淑英叫他倆站進來門內一點的事,當時他以為是外頭太陽大、廖文言因反光看不清楚……。

夫妻倆相視無語,沈默了數秒,廖牧師開口道:「不瞞你說,我的眼睛在我爸過世那天起就出現了異狀……」

「什麼異狀?難道你也像你爸那樣變陰陽眼了?」李明光開玩笑說。

「差不多吧?」廖文言停頓了兩秒,「我爸晚年在信了基督後,他就漸漸看不到那些鬼了,人也變得開朗許多,然而在他安息的那日,我的眼睛則起了變化。除了在教會或教堂等聖所內,我在外面變得看不清楚了,看出去多是灰濛濛一片;看人也是一樣,多呈現灰濛濛的一團、勉強看得到輪廓而已,有些人甚至根本是一團黑霧,除非進到教會來我才能看清楚他們,這也是剛才你來時我沒能即時認出你的原因……」

「是因為邪靈的關係嗎?」阿豪猜。

「我想是吧!因為牠們無法接近教會,所以我只有在教會的範圍內才看得清東西。外頭都是撒但的地盤,因為牠們本屬黑暗、充滿罪惡,所以我放眼所及盡是灰灰的,有些地方更因爲聚集了太多爛鬼而呈現黑色。當然也有些人呈現一片光明潔白,查證後這些人多是基督徒,也有可能是好天使現身,正在執行神所指派的任務。」

「那你剛才看我們是什麼顏色?」李明光相當好奇。

「灰的啊!絕大部分的人都呈現灰色。一開始我也一樣,在外頭我甚至看不清自己的手跟腳,這是因為人們心中受撒但引誘,多少都有不好的思想,喜好風流污穢、不愛清潔誠實,所言所行盡不討上帝的喜悅,虧負了神的榮耀,所以自然失去上帝造人時應有的神聖潔白,會呈現出灰色黑色並不意外。」

「沒錯!這世上都是不好不壞之人,好人也常充斥著壞想法,壞人有時也會做好事,所以不黑不白、呈現灰色。」阿豪說。

「那會怎麼樣嗎?我是說呈現灰色的話……」李明光有些擔憂。

「灰色也好、黑色也罷,犯罪的代價就是死,等著將來和撒但一同被丟入硫磺火湖的地獄裡,在那裡哀哭切齒了。」廖牧師說。

「那該怎麼辦?這樣不是所有的人都要下地獄了……」阿豪剛說過,即便是所謂的好人也是灰色的。

「認罪悔改囉!神愛世人,為了救我們脫離祂本為撒但所設的地獄,不惜賜下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來到人間,為我們的過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承受了原本我們該受的刑罰,好讓我們在這肉體死後不至滅亡,靈魂可以獲得永生。所以只要我們在神的面前認罪悔改,全心信靠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祂必饒恕我們的過犯。」

「哦,原來『信耶穌,得永生』是這個意思……」阿豪聽完豁然開朗,終於明白電線桿上的標語是什麼意思了,然而一旁的李明光還是心存疑惑、不知該相信什麼。

廖牧師看李明光依舊被撒但摀住了耳朵,再次勸他:「同學,有耳可聽、就應當聽!你既有心拜神,就當拜真神,只有耶穌基督能賜人真正的平安,這平安是不帶恐懼、沒有憂慮的。我能夠告訴你的就只有這麼多了,能不能幫助安安、甚或你自己,就看你願不願意照我的話做了。」廖牧師示意大家坐下來,「在你們離去前,介意我們大家一起做個禱告嗎?」

「喔,沒問題啊!」李明光在電影裡看過人禱告,反正就是跟神講講話嘛!自己也常跟八力大王祈求金錢和事業什麼的,有拜有保庇,多一個神罩著總是多一份保障……。

廖牧師請大家手牽著手、靜下心來,「慈愛的天父上帝,謝謝您賜給我們一個美好的下午,讓我們能在這裡思想您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理,使世人明白您是那獨一真神,同時也謹守自己遠離魔鬼撒但的詭計。我相信今天李明光和阿豪能來到這裡實非偶然,乃是出於您的恩典與旨意;您知道您的羊,您的羊也認得您的聲音,您必不撇棄他們,如同當初召我前來一樣。李明光的兒子安安,如今遭受撒但攪擾甚盛,在此特別祈求主耶穌的寶血遮蓋,您也差派正義的天使在李明光家中四圍安營,保護他們的平安,斥責那黑暗邪惡的勢力離去,讓安安能恢復您造他時應有的可愛與純真。求您聽我的禱告,奉靠我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就這樣?」李明光訝異怎麼這禱告如此簡單。

「就這樣。」廖牧師回答。

「那我們需要燒個香什麼的嗎?」李明光還是習慣應有個什麼儀式。

「你忘啦?邪靈以灰燼為食。上帝要求我們用誠實與清潔的心禱告就可以了。」廖牧師說。

「最後的那句『阿們』是什麼意思?」阿豪能理解剛才禱告中的每一句話,但搞不懂『阿們』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基督徒常說『阿們』呢?

「『阿們』是希伯來語,翻譯出來的意思就是『誠心所願』,就是我堅信會是如此的意思……」

李明光踢了阿豪的腳一下,催促著該走人了。兩人隨即起身作揖,轉身準備離去。廖牧師夫婦送他們到了教會門口,又一次殷切叮嚀李明光將家中偶像盡數丟棄,特別是那尊八力大王飛天像,「我怕接下來牠會採取更激烈的手段,所以動作要快!」廖牧師十分擔心,「如果你對我說的話還是有所懷疑,你可以回去測試一下,這些爛鬼邪靈還有一個習性,那就是喜愛倒行逆施、不願遵守上帝立下的規矩與次序,比方說愛倒著說話,這也和精神病患的症狀不同……」

「什麼叫倒著說話?」李明光欲知詳情。

「就是把『你好嗎』講成『嗎好你』……」廖師母一旁解釋道。

「那有什麼稀奇的?這不是誰都會嗎?」李明光笑說。

「但那些邪靈有時可以講上很長一段。總之你回去試試看,說不定還可以問出些什麼……」廖牧師建議。

 

李明光半信半疑地離開了教會,阿豪遞了根菸給他,自己也抽了起來,「憋死我了,一下午都沒抽……」阿豪深吸了一大口,「我覺得廖牧師講得挺有道理的,掰仙他們那幫人真的都是妖魔鬼怪……」阿豪說。

「可是你不覺得他的邏輯很霸道嗎?喔,只有他們的上帝是真神、我們信的都是魔鬼?」李明光心裡很不能接受這種說法。

「我倒覺得這種論調給了我很大的啟發,清楚簡單、有條不紊,」阿豪又燃起了第二根菸,「光哥,不是我說你,你這個也拜那個也信的,你不覺得既複雜又混亂嗎?那你的邏輯又在哪裡呢?」

居然連阿豪這種人都贊同廖文言的說法,李明光心想你懂個屁?你就是什麼都不拜才落得今天這樣,「好了!好了!懶得跟你們扯。我累了,你先送我回家吧!」本來還想請阿豪吃個飯的,現在也沒心情了。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