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神愛世人(中)

「在所有受造物中,上帝最愛人類,因我們是按著祂的形象造的。上帝也讓我們人類管理地上萬物,還派了天使來協助我們。起初天使被創造的時候,一切盡都美好,他們和我們一樣擁有理智與情感,也有自由意志,甚至在能力上超越人類許多。然而其中有個名叫路西法的天使長、也就是撒但,牠妄自尊大、心中驕傲,不但想要高舉自己在眾天使之上,還妄想要與神同等,牠也看不起同樣為神所造的人類,認為神偏愛世人,因此不願守本分執行上帝的命令,從而選擇悖逆神的道路,由高天墮落至地,同時間還帶了三分之一的天使一同背離了神。這些就是我所謂的壞天使,我們稱這些墮落的天使為鬼或邪靈。」

「那牠們來到地上想幹嘛?」阿豪這下算是聽出興趣來了,李明光也想知道答案。

「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這些壞天使到底想要幹什麼?總結一句話,牠們就是處心積慮地想要隔絕人類與上帝間應有的美好關係。牠們心中沒有神,因此充滿邪惡,時時引誘我們犯罪,要我們也離棄上帝,好和牠們在末日審判時一同被丟在地獄裡。」廖牧師回答。

「人與上帝間的美好關係?人神之間能有什麼關係?我們又還沒得道成仙、修成正果……」李明光不大了解,阿豪也搞不懂為什麼天使也會下地獄?

廖牧師見二人的反應後開口問道:「你們曾經接觸過基督真理嗎?」

李明光說他當兵時有個同梯是基督徒,從不講髒話,但動不動就說感謝主,大家都覺得這個人很怪,後來也就沒什麼接觸;阿豪則回答小時候去過幾次教會,電線桿上也常貼有『信耶穌,得永生』的標語,不過他不太清楚是什麼意思。

聽了李明光的回答,廖牧師哈哈大笑,「所以講話夾帶三字經互相問候家人的你覺得親切,不講髒話、常感謝上帝的你反而覺得怪,那到底是你怪還是他怪?」

「好啦!好啦!言歸正傳。」廖牧師拉回主題,「想搞清楚這些事情,得從神造天地開始講起。來,我先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禮拜為什麼是七天?」

誒?對齁?怎麼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一個禮拜為什麼不是十天或五天?為什麼是七天?「是因為地球繞太陽公轉的週期嗎?」阿豪覺得。

廖牧師搖搖頭,「三百六十五天除以七也不能整除啊!」

「因為歐美先進國家的規定?」李明光也不太肯定。

「你這個答案也算是對啦。其實古代的強國,譬如亞述帝國,他們是以五天做為一個禮拜;羅馬帝國的一個禮拜則是八天。然而今日流傳在世的制度卻不是這些強國留下來的,而是從一個很小的希伯來民族來的,因為這個民族所傳給我們的正是上帝創造宇宙萬物的歷史。上帝用了六天創造了這個世界,第七天祂休息了,所以祂也要我們照著這個週期來運轉,這就是為什麼一個禮拜是七天、禮拜天要放假休息的由來了。」

「所以人類也是在那個時候被造的囉?」李明光問。

「正是。上帝首先創造了光,把光明和黑暗分開,所以就有了白晝與黑夜;第二天祂將水分為上下,上面的水就是雲,下面的水則是海洋,又在中間填入了空氣。接下來祂又將下面的水分開、使陸地凸起,並在陸地上長出植物,於是就有了我們所居住生活的土地;然後又造了日月眾星點綴宇宙。第五天和第六天又造了魚、鳥、動物和昆蟲,最後的時刻則創造了我們人類。人在神的整個創造中是十分尊貴的,就像是在王冠上最後鑲上那一顆最珍貴的寶石……」

「等一下,」阿豪聽了有些不以為然,「科學家不是說人是由猿猴演化而來的嗎?」

「與許多學說一樣,事實上達爾文的進化論仍存在著相當多的盲點,有許多所謂演化上的斷層無法被合理解釋;很多考古學家和相關學者也不認同達爾文的觀點,更難保改天又被別的科學家提出的新理論推翻。就如同有的科學家認為地球已有億萬年的歷史,也有的說只有八、九千年,畢竟創世的時候有誰親身經歷、親眼見過呢?全都是臆測的推論。科學家只能嘗試了解上帝所造的這個宇宙,然而神的奧祕又豈是我們這受造物所能參透的呢?人們大可以認定自己的祖先是猴子,但我選擇相信人乃是上帝所造。」

不知怎地,廖牧師堅定的語氣讓阿豪想起了家中老父。父親從小就教導自己做人必須要有中心思想,要懂得禮義廉恥、要忠黨愛國,如此才不枉生為人。廖牧師所堅信的正為他自身的中心思想,反觀自己人云亦云、胸無定見,還真成了猴子的後代!

廖牧師繼續說:「上帝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你們知道最先被造的人是誰嗎?」

「亞當和夏娃,這以前聽過。」李明光想起學生時期曾演過相關的話劇。

「對,就是亞當。神造了亞當後把他安置在伊甸園,又取了亞當身上的肋骨為他造了配偶,就是夏娃,讓他們共同管理園子。伊甸園裡有許多樹,神跟他們說樹上的果子都可以吃,唯獨有一棵『分別善惡樹』、其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那果子就是所謂的『禁果』嗎?後來亞當被蛇引誘、吃了禁果對不對?」李明光想起來他那時候演的就是蛇。

「沒錯,那條蛇就是撒但的化身,牠從那時起就開始破壞人神之間的關係了。撒但試探夏娃說上帝豈是真說不許吃那果子嗎?祂是怕你們吃了就能如祂一般知道善惡了。於是亞當和夏娃就偷吃了禁果、犯了罪,結果被上帝趕出伊甸園。」

「牧師,我不明白,上帝為什麼不讓他們吃那果子?能夠分別善惡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這算是犯了哪門子的罪?」阿豪十分不解,李明光也搞不懂,大家都聽過『禁果』一詞,但直至今日才知其中緣由。人不是本應知善知惡嗎?怎麼吃這果子還犯罪了呢?

「我問你們一個問題,」廖牧師見二人有諸多疑惑,試著用深入簡出的方式給出解答,「在人類沒吃知善惡樹的果子前,如果他們碰到一件事,不知是善是惡、可不可做時,你想他要問誰?」

「問造他的上帝啊!」兩人脫口便說出了答案。

「答對了。但當他吃了知善惡樹的果子後,他不再問神了,人們自己就決定了什麼是善惡的標準。比如神說要遵行一夫一妻制,但人就說可享齊人之福;神說人應貞節自守,人們卻說那是老古板的思想;神說人需自制,人卻說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廖牧師見二人似乎有所領悟,接著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所以,你們現在明白什麼叫做犯罪了嗎?」

「不聽上帝的話?」阿豪說。

「對了,不聽神的話就是犯罪。『罪』最基本的定義就是不依賴上帝、而倚靠自己,認為自己不再需要神,因為自己可以像神一樣……」

「等等,我想先搞清楚一點。」李明光打斷了廖牧師的話,「文言,你一下稱上帝、一下稱神,到底是上帝還是神?神不是有很多位嗎?有財神啊、文神和武將什麼的,還有我供奉的八力大王,不都是神明嗎?」

廖牧師聽了李明光的提問笑了出來,「上帝就是神,神就是上帝。神只有一位,就是那造物主耶和華上帝,其他的都是受造物,包括我們人類,當然還有天使,但通通都是受造的,怎敢妄稱為神?撒但為了讓人們遠離上帝,把地上朝廷的那一套偷偷植入了你的心,讓人誤以為天上也有文武百官、也有皇帝什麼的,謊設了許多神明,宣稱有的管這個、有的管那個,然後再派手下的壞天使各自上任、各司其職,藉以迷惑天下,讓世人都來拜牠們,滿足牠們當初墮落時的慾望,竊取了神的榮耀。」

李明光聽完心中不是滋味。噢,我們信的都不是神,只有你的上帝才是神?這講法也未免也太偏頗了吧?「我是覺得所有宗教都是好的啦,都是勸人為善的,不見得一定是你講的那樣,像我們八力宮也常救濟佈施,也都是在做好事……」李明光還是委婉地表達了自己不盡認同的意見。

「老同學,我衷心提醒你,要謹防自己落入了撒但的圈套。」廖牧師定睛看著李明光,「我從頭到尾跟你說的都是基督真理,我並不習慣稱之為『宗教』;『宗教』可以選擇,但真理卻只有一個。你今天信了某個教,過兩天你不喜歡、覺得沒有用,然後你又換一個信,換來拜去、如同無根的水中浮萍,隨風雨飄搖不定。同學!你有沒有仔細想過,你到底真正相信什麼?你如果相信的是盤古開天、女媧造人,怎會又覺得耶和華創造宇宙萬物也是事實呢?那你不是自打嘴巴嗎?『好的』不見得是『對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互相矛盾的兩件事不可能同為真理,必有一方是假的。至於『假真理』的目的是什麼?就是想讓人遠離愛我們的上帝,一旦我們被撒但迷惑、離棄了上帝的真道後,牠就可以好整以暇地操弄我們了。」

廖牧師話說完畢,氣氛變得有些僵,看來李明光內心還是自別善惡、自分好壞。倒是阿豪聽出了些端倪,雖是兄弟出身,但他本就是黑白分明之人,「牧師,其實我們今天來是想……」阿豪開口試著化解現場的尷尬。

「喔,對了,不好意思,你看我忙著聊我爸的事,居然忘了問你們今天為什麼會過來這邊……」廖牧師這才想起來要問。

李明光心想你不是牧師嗎?說得頭頭是道,你應該要有感應啊?怎麼會連我們要來幹嘛都不知道?他把牧師想成是掰仙了。後來還是阿豪起了個頭,李明光才將安安的狀況一一道來,也讓廖文言看了手機裡的兩段視頻,還將在醫院拿到寫有教會字條的經過也講了一遍,「所以你不認識那個老護士?」李明光問。

「我沒有認識什麼護士耶。」廖文言回答。

「會不會是天使化身的?為的是要叫我們來找你?」阿豪帶些開玩笑的口吻說。

「你是電影看太多了秀?剛才人家文言不是說天使無骨無肉、只是靈體,我們又看不到,還化身哩……」李明光這話不曉得是在諷刺阿豪還是廖文言。

「不過這也難說,」廖牧師沈思道:「根據聖經上的記載,天使雖然只是靈體,但大的天使確實有能力以有形的身體出現,較小的天使則會附在人身上。」

「真的假的?」兩人聽了都覺訝異。

「確實是這樣啊!不只會附在人身上,也會附在動物或物體上呢!聖經路加福音中就曾提到有一個人被鬼附身,主耶穌把鬼了趕出來,後來鬼就跑到了豬的身上……」

「所以那老護士可能是被鬼附身囉?」李明光有些嚇到。

廖牧師大笑,「你忘啦?還有三分之二的好天使呢!你怎麼不說是上帝派遣大天使來幫你?好讓你到我這裡來接觸基督真理。」

「不過,廖牧師,會不會是我們多想了?安安的狀況說不定只是精神方面的問題……」阿豪還是覺得廖牧師的說法很玄。

「據我的觀察,一個人是不是被邪靈干擾,甚或被附身,是有些跡象可尋的,譬如說喜歡醜化自己、做出醜陋的動作或表情……」

「何謂醜化自己?」阿豪問。

「我們人類是按上帝的形象所造,自然應保有上帝的榮美。然而就如同我剛才說的,撒但竭盡心力想破壞這一切,唆使人們作賤來自神的尊貴外貌,於是就找機會慫恿我們醜化自己,進而達到嘲諷上帝的目的。被干擾的人,輕者打扮怪氣、不人不鬼,重者則傷害自己、虧負神賜給我們的身體。像安安拿口紅畫臉、又拿剪刀剪自己的頭髮,這些都是醜化自己的行為,你身上的刺青也算,神若認為人身上有花紋是好的,自然在創造之初就會加上。」

突然被指教,阿豪雖沒生氣,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廖牧師所言阿豪能理解,胸前的刺青是在坐牢時紋上的,只記得當下心中充滿苦毒與憤恨,確實沒有廖牧師說的什麼尊貴榮美,老實說有時自己看了也覺可憎。

「此外,被邪靈干擾的人會抗拒基督真理,精神病患則不會有這種傾向。另外像是擁有不尋常的力量,譬如像安安能夠搬動傢俱那樣,其實單憑這點就可以斷定是邪靈所為了……」

「等等、等等,」李明光打斷了牧師的談話,「文言,我不是說我兒子是被我爸攪擾的嗎?我爸怎會是邪靈呢?安安看得到阿公、還常跟阿公說話,這讓我們全家都很害怕,尤其是我媽,好像也有被我爸影響到,癡呆的狀況越來越嚴重了。我問過幾位老師,他們都說是前世因果輪迴的緣故,八力宮的掰仙還說安安上輩子是我阿祖,又說我爸尚未去投胎轉世,所以才會回來纏著子孫……」

「同學,我勸你少接觸那些你所謂的老師,他們都是交鬼的、行邪術的,就跟我爸以前一樣,自以為有什麼法力,其實是被壞天使利用了還不自知,講出來的東西既不能幫助別人,也無法成就自己,徒增他人的煩惱與困惑而已。上帝明文規定世人不可占卜、不許觀兆,祂希望我們能正大光明地生活。那些黑暗面的事是壞天使們的一貫伎倆,目的是要把人引到誤謬的觀念裡,使人心混亂以致無法認識真理。」

「你說的我大概也能理解一些,因為那些老師每次說的都不大一樣,但我跟你說,我確定我爸的魂魄還沒去轉世投胎,一直還留戀在我家裡。你知道安安會叫我媽什麼嗎?她叫我媽『阿雪ㄟ』捏!只有我爸才會這樣叫我媽。安安出生時我爸早死了,他怎麼會知道我爸生前怎麼叫我媽的?從沒人跟他講過啊!」李明光實在找不出其他解釋了。

「唉,又是投胎轉世、因果輪迴,我們到底還要被這些搞多久?」廖牧師口中喃喃自語,「這樣說吧!你們愛打麻將嗎?」

這是什麼問題?幹嘛突然扯到打麻將?兩人愣了一下,「愛啊!小賭怡情嘛!」阿豪率先回答,李明光則說自己不會打麻將,但有時會跟後台工作人員刁十三張……。

「沒關係!十三張意思也是一樣,就是賭嘛!我自己以前也很愛……」廖牧師笑著說。

「你怎麼會突然講這個?」二人均感到不解。

「你們知道麻將最迷人之處是什麼嗎?」廖牧師又問。

「贏錢囉?」阿豪回。

「贏錢其實只是次要原因,君不見賭輸的人其實更愛玩?」廖牧師說,「麻將主要迷人的地方是可以一直玩。這把牌不好沒關係,還有下把牌;這把牌起手一六九不搭嘎、隨便玩玩混過就好,下把牌說不定就來個大三元,它永遠讓你覺得下把牌有希望。試問今天若有人找你打麻將,但不打八圈、只玩一把,賭注是你的生命,一次定輸贏,而且以後永不再玩,請問你會怎麼打這把牌?也會隨便玩玩嗎?不,你保證會聚精會神、努力認真地打,就算拿了一手爛牌你也不會放棄,一定是謹慎思考、把握每次進牌的機會,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二人聽了啞口無言,從來沒有人分析過大家愛賭的原因,廖牧師所言極是,不要說賭注是生命、只玩一把了,今天要是讓我去澳門,但只準賭一把就回來,我才不想去呢,賭博就是要一直玩才有意思……。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2)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