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曙光乍現(上)

李明光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與其說擔心,不如說是傷心更為恰當,這小紫果真不是普通女子,自從八百萬匯出去後就找不著人了。據阿豪的調查,受騙上當的不只小亮光一人,還有常去俱樂部光顧的吳董、汪董等,看來小紫這票撈了不少。

真心換絕情,李明光在複雜的演藝圈闖蕩多年,自恃聰明滑溜,向來也不曾栽過什麼跟頭,如今回想點滴,怎麼這次會落入這麼俗爛的圈套裡?「對了,阿豪,你看!」李明光從皮夾內拿出一個御守,「這是小紫送給我的,我總覺得跟一般的平安符不太一樣,怪怪的……」。

阿豪仔細端詳了一番,「這是媚符!拜狐仙求來的,以前我幫裡的一個小妹拿給我看過。」

原來是這玩意兒,「怪不得!怪不得我每天看到小紫就頭腦發熱、神魂顛倒的,原來就是被她下了這什麼鬼符咒!」

「大哥,都民國幾年了還相信這個啊?這種事一個巴掌拍不響,還不是怪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怨不得別人!」阿豪笑道。

李明光靈機一動,「誒?你不是會討債嗎?不然你幫我去討……」

「光哥,照我的經驗,敢這麼搞的通常是要不回來了,你就當花錢消災吧!不要到時錢要不回來還惹了一身腥,誰曉得她手上還握有你什麼把柄?我猜上次週刊那張照片根本就是小紫自己提供的!」阿豪語重心長地說。

投鼠還得忌器,阿豪所言甚是,李明光低頭不語。認了!就當是這些日子的渡夜資吧!只是想到秀怡若問起這八百萬投資的後續時,還真不知該怎麼說?不管了!錢都是老子賺的,我都還沒問她呢!

李明光抬起頭來,「對了,瘋權那裡有什麼動靜沒有?」

「我聽說瘋權對你沒去吃飯的事還是很生氣。你也知道,他那人好面子又愛記仇,我看下禮拜他的造勢晚會你還是去一下好了。雄哥那兒不要管他,反正他也不是真心管你的死活。」阿豪說。

 

李明光匆匆進了電視台直往頂樓奔,「孫總在裡面嗎?」

「誒?光哥,你來得正好,孫總正要找你呢!」孫總祕書說。

找我?那還真巧。「說曹操、曹操到,哈哈哈!阿光,來來來,坐!」孫總放下了手中的報紙,「阿光!選戰詭譎多變吶……」孫總的語調像唱京劇似的。

「怎麼說呢?」小亮光不解。

「上回跟你說那站台輔選的事兒,現在狀況有變了,」孫總起身為小亮光倒了杯茶,「董事長希望你下禮拜能出席鄭博權的造勢大會!」

誒?有聽錯嗎?還有這種好事兒?不請自來了,「怎麼又要叫我去了呢?不是說都不可以參加嗎?」李明光心中竊喜。

「嗨,昨天國聯黨內部做的民調出爐了,賀議員和小朱董的態勢呈現五五波。你也知道,這小朱董與鄭博權的票倉重疊得厲害,董事長要你這『院長』下禮拜在鄭博權的造勢晚會上全力輔選,多多拉掉些小朱董的票……」

「賀議員那兒還派人幫你新談了個好價碼,比當初鄭立委答應你的還要多,怎樣?不錯吧?」孫總又補了這句。

「是是是!噢,原來是這樣,」李明光心想,還好自己不是真的政治人物,不然怎麼被人整死的都不知道,「請您幫我謝謝董事長的安排。那我就聽令行事嘍!」

「很好!很好!」孫總笑得開心,「誒?對了,那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噢,沒什麼,」這會兒當然不用請示了,小亮光開玩笑地模仿起院長:「來關心一下電台的營運狀況!不行啊?」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謝謝院長關心!」孫總語畢,兩人皆笑了,看來那徐律師說的還真有幾分道理,心想果真事成呢!

 

瘋權的造勢晚會比預期熱鬧許多,鄭立委的政治影響力還是不容小覷,車水馬龍、冠蓋雲集,尤其是小亮光壓軸的那幾分鐘,台下群眾奮力配合『院長』高喊凍蒜,旗海翻騰、聲勢浩大,惹得各家媒體爭相報導,更有名嘴預測代叔出征的鄭博權有可能翻盤當選,危及台民黨在雙和區長期掌控的局面……。

「喂?大明星,你總算接電話嘍?」水面仔冷冰冰地說,「你等等,雄哥要跟你講話!」

水面仔將手機遞給了雄哥,「X,阿光,你是怎麼回事?偶不是說瘋權那邊不要理他嗎?你這樣偶怎麼跟朱董交代?你不能雙腳踏雙船啊!」雖然雄哥很生氣,但還是按耐著性子跟小亮光說話,不過已經嘿嘿哈哈不出來了。

「雄哥,你聽我解釋,我也是逼不得已啊!我們……」

「不素已經叫阿豪去保護你了,你是在怕什麼?」雄哥打斷了小亮光的話。

「不是那個啦!唉,要怎麼講才好?」李明光心裡多少有點歉意,「乾脆跟你直說啦,是我們老闆叫我去的!」

「你老闆?什麼意思?」雄哥一時間摸不著頭緒,「你老闆他弟弟賀建國不是自己也有參選,他會叫你去瘋權那幫忙?伊係頭殼裝屎秀?」

「我怎麼知道?他是我老闆,他叫我去我就得去,我又不能不聽……」

「好啦,好啦,不必說了啦!反正偶也管不動你,你自己去跟朱董解釋!」老薑還是辣,木已成舟、多說無益,雄哥緩和了一下語氣,「禮拜六小朱董的場子你可是要好好給他讚蝦一下,將功贖罪啦!嘿嘿嘿。」

電話這頭的李明光聽雄哥這麼一說,心中更為忐忑,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雄哥,我正想跟你報告,我們老闆已經下令,不准我去幫小朱董站台。」

「什麼?你在說一次?」雄哥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

「我們公司規定我不可以出席小朱董的造勢大會。」李明光這下表達得更清楚了。

電話那頭沈默了幾秒鐘,雄哥現在總算是聽明白了,「阿光,偶了解了,選舉嘛!你還是抽空來一下啦,齁?偶棉也算是兄弟一場,電視台會倒,兄弟可是做長久的內!嘿嘿嘿。」

「唉,雄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對不起啦,請您多體諒!」

掛上了電話,雄哥差點沒氣到中風,「大ㄟ,是按怎秀?阿這個死亮光跑去瘋權那邊做什麼?」水面仔想要搞清楚。

「XXX咧,跑去那邊算啥?金罵連豬ㄟ這邊都不會來了!」雄哥大罵。

雄哥仔細地和水面仔研究了一下當前的局勢,原來賀建國他們玩得是這套把戲!若讓國聯黨詭計得逞,今後誰還要罩著咱們八力宮?搞不好我們都要回家吃自己了。不行,怎樣都得想辦法讓小朱董當選才行……。

「我就說嘛,這死亮光怎麼敢跑去瘋權那站台?原來是這個原因。」水面仔說。

「金罵講這些攏無效ㄚ!小亮光也不用歡喜,秋沒多久了。我聽說林院長就要被換掉了,小亮光對咱來講已經無路用ㄚ!」雄哥沈思道。

如今的狀況已不是單純小亮光出席與否的面子問題,而是須趕緊對可能的選票流失做出對策,總是得想出個辦法。這個週末也是瘋權陣營舉辦的『乘勝追擊之夜』,聽說請了許多藝人參加,想必小亮光也會出席,這種綜藝秀的演出模式最能吸引鄉親們的目光了,屆時不曉得又會有多少選票被瓜分了去,唉……。

「大ㄟ,不然我們也學瘋權,教訓小亮光一頓,打到他沒辦法去站台!」水面仔提議。

「不行,現在是選前敏感時刻,不通惹代誌,」雄哥捻滅了手上的菸,「而且瘋權那邊偶棉也不好太得罪。」

那該如何是好?桌上成堆的煙蒂訴說著兩人的煩惱,香菸一根接著一根,辦法卻生不出一個,「誒?有了!」水面仔突然從板凳上跳起來叫道。

「嘸哩係茶起肖秀?甲恁爸嚇一跳……」雄哥懷疑水面仔能想出什麼好方法。

「大ㄟ,交給我處理就好了,我弄好再向你報告齁!」水面仔興奮地衝出了八力宮辦公室。

 

少了小亮光的巨星光環,小朱董的造勢大會上自是遜色不少。老朱董埋怨雄哥不夠力、未履行承諾,「豬ㄟ,你慢慢看,你會感謝偶的!嘿嘿嘿。」雄哥胸有成竹地說。

週六晚上的市民廣場好不熱鬧,鄉親們扶老攜幼地站定位置,等著觀賞藝人們的精彩演出,現場還有發放免費的點心和飲料,大家都很高興,彷彿是一場大型的嘉年華會。瘋權的『乘勝追擊之夜』尚未正式展開,人潮就不斷湧入,看得瘋權喜上眉梢;李明光更是歡喜,不只是因為這次的價碼創了新高,也因雄哥他們沒再打電話來煩了,看來業已釋懷。

「光哥,你真的很夠力內!你看,比上次的人還多。」瘋權居然也會笑,「等一下就麻煩你這位大院長好好幫我主持囉!」

「權大ㄟ,麥安捏講,係哩不甘嫌啦!」李明光笑著回說。

七點一到晚會正式開始,小亮光模仿院長貫穿全場,一會兒頌讚瘋權、一會兒美言嘉賓,又介紹了許多歌手出場,時不時還帶領台下群眾吶喊「凍蒜!」,唱作俱佳、盛況空前,鄭老立委在台上感動得眼淚都掉下來了,對比兩條街外八力宮射出的幾枚零星煙火,連小亮光都替雄哥他們感到寒磣。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8)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