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曙光乍現(下)

正當表演如癡如醉之際,路口突然駛入了好幾輛SNG轉播車,想必是造勢晚會太過精彩,電台媒體欲做更貼近的報導。瘋權見狀在台上高興到合不攏嘴,台下鄉親也紛紛回頭觀望,「大ㄟ,出代誌啊!」一名小弟跑了上台、在瘋權耳畔輕語,瘋權隨即與小弟步往後台,「阿係發生蝦咪大代誌?」「大ㄟ,你看電視新聞!」

『……本台記者現在正趕往鄭博權造勢晚會現場試圖訪問小亮光本人,相信社會大眾對此段影片真假或有疑慮,但對照小亮光過往荒誕……』

『……這段視頻是否為有心人提供已不是重點,藝人糜爛生活勢必將再一次引發各界撻伐……』

『……小亮光離譜的行為會不會是吸食毒品後的反應,記者現在還不清楚,不過這段影片的內容已對國人做了最不好的示範,……重要部位已打上了馬賽克,但據悉無碼版本已迅速被民眾瘋傳,看來小亮光的演藝事業即將面臨最大的挑戰……』

這是蝦米碗糕?瘋權看著新聞中播放的影片,黑矇矇的、還打了馬賽克,搞不懂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大ㄟ,看手機的卡清楚!」小弟遞上了手機,裡頭有朋友剛傳來的無碼片段,「XXX,這能看嗎?下西下井……」瘋權不曉得該哭還該笑,看來這段視頻應會對自己造成不利的影響,要叫小亮光先下來嗎?正猶豫的同時,前台音樂也停了起來,瘋權探頭一看,有十多名記者已衝上了舞台、將小亮光團團圍住。

「小亮光,請問影片中真是你本人嗎?」

「光哥,你要不要發表一下感想?你是遭人陷害的嗎?」

「請問你當時有吸毒嗎?你願意接受尿液檢驗嗎?」

「這是否就是傳說中的『酒店火金姑』?你當時是在知情的情況下被拍攝的嗎?請問是多久以前的事?」

小亮光主持得好好的,突然衝上來這麼多記者,你一言我一語地問了一堆自己聽不懂的問題,尷尬地一臉茫然呆站台上,「請問你不說話是表示承認了嗎?」「如今鄉民在網路上已罵聲一片,你要不要在這裡先向大家道歉?」「你這樣的行為,輔選活動還要繼續嗎?」「你家人對這件事有沒有什麼看法?」

阿豪見狀趕緊上台將李明光帶下來、推進了車裡,「阿豪,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李明光還在恍神苦笑,「你自己看!」阿豪把手機拿給了李明光,「現在全部的新聞台都在報,網路上也在瘋傳,這一定是雄哥他們搞的鬼!」

李明光看了影片差點沒昏倒,這不是上次在『愛蘭』跟掰仙喝酒鬧著玩的場景嗎?「不對啊?這是誰拍的?大家都不准帶手機進包廂啊?」李明光質疑,「你仔細看拍攝的角度,我懷疑包廂內有裝針孔!」阿豪說。

被上傳到網路的影片約有20幾秒,都是聚焦在小亮光脫光光扮『螢火蟲』的部分,當然還有一旁一絲不掛的坐檯小姐,其他坐在沙發上的人因為燈光昏暗,所以看不清楚面容,不過如今也沒人在意他們是誰,在屁股縫裡插了根香菸的小亮光才是舉國上下關注的焦點。

 

『名符其實小亮光!』、『模仿天王GG了!』隔日各大報均以頭版刊出了小亮光不堪視頻曝光的報導,電台高層氣到跳腳,「老弟!平常就叫你檢點些,你看,出事了吧?你這樣還有臉上節目嗎?我們真的會被你搞死……」孫總氣到鬍子都歪了,還有好些廠商來找小亮光協商停止代言及賠償的事,小亮光自己則躲回家中,因為實在是太丟臉了,無顏見人。

「阿豪,我真恨不得把雄哥他們殺了!X,他們這樣分明就是要讓我活不下去!」

「唉,現在扯這些都沒用,所以人家說寧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還是多想想接下來要怎麼辦吧!」

「什麼怎麼辦?」秀怡端了盤水果出來,「多往好處想嘍!徐律師不是說不需自尋煩惱嗎?反正過兩天大家就會忘了……」

「過兩天?我明天晚上的節目已經被停掉了,產品代言也沒了。過兩天?我看過兩天我們都要喝西北風了!虧妳還樂觀得起來……」李明光沒好氣地說。

秀怡笑了笑、也不願再多說什麼了,如今也只能樂觀面對了。其實她心裡指的是她投資的股票,自安安成功預測的隔日,她將尚發食品完全出清,幸運躲過了之後的瘋狂下殺。她認定安安在這方面有神通,所以將資金全數轉進了玉測科技,結果漲沒兩禮拜就爆發了掏空案,股票交易停牌至今,接下來會怎樣秀怡完全不敢想像,她希望李明光也能養成樂觀的習慣,不然被他知道後自己不被掐死才怪。

大門砰地一聲被踹開,樂樂回來了,「不是跟同學去看電影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秀怡問,「不看了啦!」樂樂瞪著李明光說:「都是你啦!丟死人了,同學笑我說妳爸的屁股都被看光了啦!我很生氣,嗚……」

顧不得家裡還有外人在,樂樂一股腦地把情緒都發洩了出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也難怪啦,國中小女生面對家人天壤之別的境遇起伏,由眾人稱羨的天王小公主,一夕間變成了國人笑柄的女兒,唉,自己的醜事也連累子女了,「樂樂,爸爸對不起妳。」李明光這回沒吼樂樂了,樂樂過來抱著爸爸哭,李明光自己的眼眶也濕了。

 

屋漏又逢連夜雨,小亮光酒店醜態被如火如荼報導之際,林院長也悄然下台了,居然還有人說是被小亮光帶衰的。本來還煩惱著節目如何繼續?如今也不必琢磨了,電視台已正式停掉了『院長聽我說』。

再多的辯解與查究也遮蓋不了影片中自己噁心的模樣,人生就是如此,跳舞有時、哀慟有時,李明光在一天內從天上掉回到地上,所有的節目和廣告代言全給拿掉了,諷刺的是走在路上時,帽子還得比往日壓得更低。如今的李明光裡子面子全沒了,只有阿豪還陪在身旁,「這時候你更需要朋友,就當我是還你那兩萬塊紅包的人情債吧!」

 

安安的狀況似乎更加惡化了。講起來雖說是『惡化』,但反映在外的表現卻是嬉笑高興,更常喃喃自語了,完全沒受到這陣子家人情緒低落的影響,反而比前些日子開心許多。

今天的晚餐餐桌上異常沈默,秀怡嘴裡說要樂觀,心裡面還是煩惱著股票的事。樂樂也臭著一張臉,因為即將來臨的寒假無法跟同學去日本滑雪了,「妳就讓她去嘛!又花不了多少錢!」李明光對秀怡說,秀怡表示家裡狀況不比以前,小孩子也需共體時艱。

「阿光,趕快吃一吃去上班了啦!」李母又犯秀逗了。

「惦惦啦!查某人蝦搞威!」安安罵道。

聽安安這麼一罵,李明光和秀怡當場給愣住了,樂樂好像也想起了什麼?對,那是小時候阿公常罵阿嬤的話,「安安,這是誰教你的?怎麼可以這樣跟阿嬤說話?」李明光怒斥,安安哭著跑回房間去了,「哎呀,你那麼大聲罵他幹嘛?小孩子嘛!別多想,八成是從電視上學的……」秀怡說。

晚飯過後,李明光精神特好。沒辦法,這是多年來養成的生活習慣,以往這時候應該快上工了吧?李明光一邊喝酒一邊按著遙控器,一台一台地換著電視頻道。這什麼鬼樣子也能上電視?她這裡唱得不好;這個人根本不會演戲;這節目本來應該是我主持的吧?我一定會再站上舞台的……。李明光越看越生氣、越想越鬱卒,都是雄哥他們害的!不,認真講起來應該是董事長害的!唉,難道自己都不用檢討嗎?李明光心裡有個小小聲音說。

李明光細想自己的人生,這起伏之間究竟意義何在?昨日還是大紅大紫、萬人景仰的『院長』,今日怎成了過街老鼠、比街友還不堪?走到哪兒都被人恥笑。一想起全台灣的人都看過自己光屁股的模樣,自己都覺著噁心,方才喝下去的酒又差點吐了出來。哼,東山再起?李明光如今寧願當初從未成功過。

 

咚咚匡噹!巨大的聲響將醉倒在沙發上的李明光驚醒,是地震嗎?還是誰大半夜在搬家?秀怡也從房間裡跑了出來,「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秀怡問。正當兩人納悶是哪裡的聲響時,樓上房間傳來了樂樂的一聲慘叫,接著是安安大哭的聲音。

秀怡和李明光三步做兩步地衝上樓去,樂樂摀著鼻子從房間跑了出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夫妻倆搶著問樂樂,「媽,安安……剛才……」樂樂臉色慘白、話已說不完整,「妳把手放開講話!這樣聽不懂……」樂樂手一放開鼻子,鮮血就從鼻孔噴了出來,「爸,安安剛才……安安剛才走在天花板上!」

走在天花板上?什麼意思?樂樂已驚嚇過度、魂不附體、無法再多做解釋;安安也倒在樂樂房間的地上哭泣,秀怡趕緊將安安扶起來,發現額頭上腫了一個大包。

夫妻倆各自安撫著樂樂和安安,樂樂坐回了床上、鼻血已經止住了,情緒也較剛才平復了些,但眼睛還是不敢直視安安。樂樂邊哭邊形容剛才發生的事,她說她睡到一半突然驚醒,睜開眼就看到安安倒掛著走在天花板上,還仰頭向下看她,她嚇得尖叫,安安就掉了下來,一頭撞在她鼻子上……,「好了!不要再說了!怎麼可能?妳是在做夢吧?」秀怡轉身問安安:「你不睡覺,跑來姊姊的房間幹嘛?」安安哭著說:「我沒有啊!我好睏……」

「太太,你們快來看安安的房間!」西蒂站在門外,神秘又驚懼地要秀怡來隔壁安安的房間看。

李明光和秀怡站在安安的房門口往裡一望,是眼睛花了嗎?房間裡所有的櫃子、椅子、書桌、床墊、所有可移動的傢俱全被上下顛倒地放著,「怎麼會這樣?西蒂,是妳弄的嗎?」李明光問,西蒂久不答話,李明光轉頭一瞧,西蒂已經嚇得在閉目禱告了。

這是怎麼回事?剛才咚咚匡噹的聲響是因為搬動這些傢俱發出的噪音嗎?不可能啊?誰搬的呢?不會是小偷吧?小偷也沒道理這樣做啊?接二連三的怪事兒把夫妻倆給搞蒙了,不是在做夢吧?「對了,我有錄影!」原來上次安安看精神科時,秀怡聽從了醫生的建議,在安安房間裡裝了隱藏式攝影機,「上次那個醫生要我把安安的行為錄下來拿給他看,這下可派上用場了……」

不看還好,看了便睡不著覺了。錄像裡只見安安本來睡得好好的,突然間彷彿被人拽了起來,瞋目切齒、像發了瘋似地把房間內所有的傢俱都翻了過來,過程不到十秒,然後走出了房門。

「阿光,我好害怕!」秀怡問李明光家裡是不是鬧鬼了?今日之前,安安所有不正常的行為勉強可以解釋得過去,但今夜發生的事則完全不合邏輯,小孩子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速度怎可能那麼快?秀怡想起徐律師曾說過,遇到困難時要『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這話說來輕巧,如今別說『處理、放下』了,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是既不能接受、更無法面對,難道這世上真有中邪卡陰之事?以前隨口講講不痛不癢,現在真實擺在眼前時才發現實在無法承受。

 

「阿光,安安到底是怎麼了?現在要怎麼辦?你也說句話啊!」

李明光自看了錄像後就呆坐在那兒、久久不發一語,超自然的現象能輕易將崇尚邏輯思考的男人打敗。這是否也是雄哥跟掰仙他們搞的?還是跟阿爸有關?李明光反覆思索,還是不願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實在是太詭異了,完全違背常理,這一定不是真的!「我覺得……」李明光才開口又把話給停住,他本來想說的是「會不會錄錯了」什麼的,但這影像白紙黑字地擺在眼前,自己如果這麼說又違反科學邏輯……。真可笑!什麼時候了還在做理性的分析?在非邏輯的架構下嘗試用邏輯解決?李明光感覺自己的耳朵快冒煙了,「我覺得明天一早還是去趟醫院,聽聽看醫生怎麼說吧!」李明光回秀怡說。

 

醫生皺著眉頭看著秀怡手機裡的錄像,「郭醫師,您上次說可以把我兒子的舉動拍下來給您看,說會對您判斷有幫助……」秀怡等不及醫生看完便催促著說,一旁兩個小護士看了影片也嚇到說不出話來,彷彿是在看什麼鬼電影。

「你兒子在外面嗎?你把他帶進來我看看。」郭醫生想先親自檢查一下安安的現況。

秀怡打開診間的門,示意李明光帶安安進來。

「這位是?」郭醫生見帶安安進來的男人戴著棒球帽和大口罩,不曉得他與病人是什麼關係。

「喔,他是我老公啦!」李明光不好意思地將口罩摘下,他見郭醫生瞧自己的眼神,應該是認出他來了,兩名小護士也顯得有些興奮,只是在近日這當下,李明光也沒什麼好高興的,泰半這些人也都看過了自己那段不堪的視頻吧?

診間的氣氛頓時變得有點怪,畢竟小亮光的醜聞最近炒得沸沸揚揚地,醫生護士等人見小亮光本尊在這裡出現,也不知是該笑著打招呼還是什麼的,「郭醫師,您看安安是怎麼回事呢?」秀怡再次出聲,嘗試著從這尷尬的氛圍中拉回主題。

「小安安,你今天不用上學啊?最近有沒有去哪裡玩啊?」郭醫生從複雜的思緒中抽離了回來,先試著和安安談談話,看看能否察覺出什麼異狀,因為除此之外也別無他法了,那錄像的內容十分困惑著郭醫生。

安安除了眼神渙散、感覺較無精神外,應對表現也都還算正常,「小安安,是你把房間裡的桌子椅子搬倒的嗎?」郭醫生問。安安聽了不答話,可能是聽不懂,郭醫生把手機錄像拿給安安看,「你看,你的力氣好大喔!你為什麼要搬動這些桌子椅子呢?」郭醫生想要藉著逼問,看看小安安會有什麼反應?

「我不知道!我在睡覺!」安安不耐煩地回答,同時歇斯底里地扭動掙扎了起來,眾人急忙安撫他,他卻哭得更大聲了。

「醫生!你這樣問他有意義嗎?這影片都拍得這麼清楚了,你只要針對他的行為分析給我們聽就好了,你問他一個小孩子要幹什麼?」李明光急得質疑醫生的做法。

行為?分析?什麼行為?怎麼分析?郭醫生心裡一直在思索著那段影片。自己是應感到震撼?還是要嗤之以鼻?方才看到的到底是真實的影像還是魔術表演?郭醫生心裡亂得很、始終無法定調。他想起了上回秀怡帶安安來看診時淨愛扯些鬼神之說,「李先生,你先不要急,坦白說這段影片真的很不尋常,我當精神科醫師這麼久,還沒看過這種事,我需要花點時間搞清楚它的真實性……」

「你的意思是這段影片是假的嘍?」李明光十分氣憤,「要我們把小孩的行為拍下來的是你,現在你又懷疑我們造假,我們是吃飽沒事幹還是怎樣?」

「李先生,你不需激動,我很能理解你最近的心情,你不妨先冷靜下來,學習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郭醫生說。

李明光被這麼一講,火氣更大了,「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最近的心情?我警告你齁,你少在那邊扯我的事,我的事跟我兒子的事有什麼關係嗎?你能看就看、不能看我們就另請高明。我是什麼人?還需聽你在那囉唆!」

郭醫生和護士們都被李明光的爆怒嚇了一跳,雖然講話腔調很像『院長』,但怎麼跟平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小亮光判若兩人。

縱使有些生氣,郭醫生還是耐著性子說:「李先生、李太太,我們平心而論,這段影片任誰看了都無法相信是真的。我受的是科學的訓練,我也相信科學,我實在無法對影片的內容做出判斷,你們如果想轉去別家醫院看,我也沒什麼意見……」

「那你跟我們講那麼多幹嘛?X,浪費我們的時間!不會看一開始就要說啊!還叫我們拍下來幹嘛?拍了你也看不懂,跟人家當什麼醫生!」李明光臭罵一通,郭醫生也火了:「不會有醫生看得懂的啦!哼,網路上一堆這種影片,哪個醫生有美國時間去研究這些騙人的玩意兒?誰曉得你在搞什麼鬼?是為了製造新聞轉移焦點嗎?我可不會配合你演出!」

李明光一家人被郭醫生請出了診間,李明光怒氣難抑、朝著診間的門大喊:「我一定會去你們院長室投訴你的!什麼態度嘛……」高亢的叫罵聲加上哭泣的娘倆,一家子突兀的舉動馬上引來了旁人的關注,秀怡擦了擦眼淚,趕緊提醒李明光戴上口罩,這當口不宜再惹出什麼事兒了。

診間的門開了,走出了一位面容慈祥的老護士,拿了今日就診的繳費單據交給李明光,「什麼東西嘛?不會看病還要收錢……」李明光口中碎念,老護士笑了笑就走了。奇怪?剛才在裡面怎麼沒看到這個人?可能是因為自己太生氣、沒注意到吧……。誒?單據後面怎麼還夾著一張回收紙?上頭潦草地寫了幾個字:

聖靈之友教會 廖文言牧師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