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怎麼每個星期都回來啊?”,當媽媽這樣問的時候,宣如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好隨便找個理由搪塞,“沒有呀~,就剛好這幾個星期誠義都要加班,所以就帶小朋友回來看你們啊”。宣如不敢讓父母知道其實誠義已經大半年沒工作了,家裡的開銷都靠她一個人,她的薪水繳了房貨後就所剩無幾了,一家四口要吃要喝、小孩每個月還有一堆費用要繳,這些已經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了。

為了降低開銷,
宣如只好每個星期帶小孩回娘家蹭飯,離去時母親還會讓她帶些蔬菜水果回去,有了這些實質補助,除了讓她和孩子每個星期能在娘家吃頓好的之外,家裡的伙食費也減少了些,只是她從來不敢在父母面前提及這些事情,深怕老人家知道了傷心。

半年前誠義的公司結束了台灣的所有業務,全部重心都轉移去了大陸,原本公司安排了誠義一個不錯的職位,但宣如聽過太多夫妻分離兩地後的悲劇,說什麼都不同意誠義去大陸發展,就這樣誠義失業了,原以為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沒想到過了半年都沒下文,以前在公司多少也是個小主管,誠義說什麼都不願降級求職,就這樣找了好幾個月都找不到適合的工作,誠義也因為求職屢屢碰壁而越來越沈默寡言,常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整天都不出門,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前幾天誠義以前公司的下屬小李放假回台約誠義敘舊,聽聞公司在那兒發展得很好、小李還當上了廠長後,心裡更不是滋味了,回到家好幾天都不說話,只是用一種埋怨的眼神望著宣如,宣如感覺到不論自己怎麼做婚姻好像都變得汲汲可危,突然間她不知道自己當初反對諴義到大陸發展是對還是錯?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