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神愛世人(上)

廖文言?這牧師的名字怎麼跟自己國中同學的名字一樣?李明光看到時不覺莞爾。「阿光,你說這張紙條會是那老護士特別寫給我們的嗎?她是不是想幫我們、要我們去找那個牧師?」秀怡洗好澡從浴室出來,一整個下午夫妻倆都在思索著這件事,「不知道誒,搞不好是不小心夾進去的,別想太多!」李明光說。

「你要不要去看一下,說不定那牧師真能幫我們一把呢!」秀怡如今就像是溺水之人,極力想抓住任何一根浮木。

「哎呀,少囉唆!今天我已經受夠了一肚子鳥氣,再隨便四處亂問、病急亂投醫,到時候人家又說我想炒新聞,」李明光躺平床上,「睡覺吧!別多想了,或許那根本就是一張不小心夾進去的廢紙,那老護士也不曉得哪兒冒出來的……」

說實在的,秀怡也累了,下午又接到了幾通銀行來關切貸款的電話。這些銀行真不是東西,平常阿伯阿姆的,最近看小亮光出了事,三天兩頭打電話來問東問西,深怕秀怡還款會有問題。不過銀行的擔憂也不是沒道理,實際上秀怡確實遇到了困難,玉測科技的掏空案要是再無法解決,下個月可能就繳不出貸款了。閉眼一想,唉,若不是自己鬼迷心竅,這幾年阿光賺的錢應該也夠全家人舒舒服服過下半生了吧?

夫妻倆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好不容易秀怡發出了打呼聲,李明光在半夢半醒間突然聽到有聲音說:起來,上網查!李明光被這聲音驚嚇得坐了起來,側身一看,秀怡正睡得香甜。是做夢嗎?房間裡沒有別人啊!可剛才聽到的聲音是如此清晰。李明光索性不睡了,起身走到書房打開電腦,「那聲音叫我上網,莫非自己又有什麼鳥事被媒體爆了出來?」李明光心想,然而看來看去並沒有查到什麼新的消息。上網查?難道是要我查今天那回收紙上的資訊?

李明光試著輸入聖靈之友教會這幾個字,自己都覺得有點好笑,這“外國來的”宗教對安安能有什麼幫助嗎?『走在神的心意裡,活在神的面光之中』、『醫治釋放』,這什麼意思啊?嗯,看不太懂……。李明光努力地在教會網站上遊走,看看能否找出能夠利用的資訊,誒?這牧師的照片還真有點眼熟,嘴巴寬寬的,真的是那個廖文言嗎?不可能啊!

小時候生病時,媽媽總愛帶自己去鎮上廟裡收驚,在南部老家好像大家都這麼做。廟公幾乎認識小鎮上所有的人,鎮上大小事也都愛找他處理,婚喪喜慶、解籤祭改、迎神算命、下觀落陰,廟公有時感覺比鎮長還大哩!然而每次廟公辦起事來那詭異瘋癲的模樣,也讓鎮上小朋友爭相戲笑模仿。

廟公有一個女兒、兩個兒子,大兒子廖文言正是李明光國中時的同班同學。廖文言打小沈默寡言,功課不錯,在師長眼裡算是乖乖牌,然而卻常受到同學的欺負,大家老愛拿他的廟公老爸開玩笑,而其中帶頭的就是李明光。李明光的模仿天賦自那時起就展露無遺,下課時每每在教室起乩設壇,怪模怪樣地學起廖文言父親為同學收驚作法,插科打諢、嘲弄揶揄,總是惹得全班同學哈哈大笑,有一次廖文言氣不過,還跟李明光打了一架呢!國中畢業後李明光舉家北上,聽同學說廖文言上了高中後性格大變,沒多久就休學跟人家在混流氓。

不可能啊!廖文言怎可能會去當牧師?起碼他老爸就不會同意。若說在李明光的記憶裡誰最虔誠?那肯定非廖文言他老爸莫屬,祭祀敬拜、燒香禮佛,如今他彷彿都還能聞到廖文言制服上的檀香味呢!他怎肯讓自己的兒子去信基督教、還當了牧師?繼承家業做童乩還有可能,當牧師?鬼才相信!

 

對基督教絲毫不感興趣的李明光還是想去那教會看看,不為別的,純粹是想去確認一下那個廖文言是不是那個廖文言。就廖文言這位同學而言,李明光心裡總覺得對他有些虧欠,國中畢業後廖文言匪類學壞,多少和自己也有些關係吧?要是現在真成了牧師,那倒也令人欣慰;若是再像他老爸那樣也有些法力,中西合璧,說不定還真能幫安安一把呢!

「光哥,我覺得不妨去那教會看看,聽聽他們怎麼說。」阿豪也這麼覺得。

「你去過教會?」李明光問。

「小時候去過幾次。以前在眷村時,我不是常自己一個人過活嗎?隔壁的鄰居看我可憐,總是特別照顧我。他們就是基督徒,曾經帶我去過幾次教會……」

「那你覺得去了會有用嗎?」

「我不知道,我只記得教會裡的叔叔阿姨們都對我很好,其中有好些人在我坐牢時還常來看我呢!」阿豪笑著說,「反正你現在也沒其他辦法了,不是嗎?更何況那裡的牧師還是你同學。走!我陪你一起去瞧瞧!」

李明光懷著揣測不安的心由阿豪陪同前往。聖靈之友教會其實就位於李明光住家所在的大安區,但因座落在巷弄裡,兩人找了好一陣子才找著,「確定是這裡嗎?不像是教堂啊?」李明光嘀咕著。

李明光的疑惑不無道理,與其稱之為『教會』,不如說它只是間小公寓,要不是門口立了根看板,應該沒有人會注意到這老華夏的一樓有間教會。平日的教會無人聚會,從門外往裡看,冷冷清清地,一個人也沒有,「會不會今天公休沒開?」李明光把它想成營業場所了。阿豪逕自拉開了門大聲問:「有人在嗎?」

「來了!」一位女士趕忙從裡頭出來,「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們想找廖文言牧師。」阿豪回答,李明光為表禮貌,也摘下了口罩。

「誒?您是小亮光?」女士認出了李明光,隨即轉身朝內喊:「牧師,有訪客!你的老同學來了!」

牧師聞聲滿臉疑惑地從廁所出來,手裡還拿著刷子,看來是正在打掃廁所,見門口有來訪者卻又好似看不清楚,連連招呼他們進來,「不好意思,廖牧師眼睛不好、看不清楚,麻煩你們站進來一些,這樣他比較看得到……」女士說。

二人進入教會後,廖牧師看清來訪的同學是小亮光,立刻上前握手擁抱,「哇!大明星,你怎麼會來這兒?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廖文言啊!」廖牧師熱情地引領他們入內敘舊。

近三十年不見,李明光仔細端詳著眼前的老同學,還是感覺無法置信。剛才那位女士說廖文言眼睛不好,是老花嗎?想想我們還真有點年紀了……。「這位先生是?」廖牧師問,「喔,他叫阿豪,是我的朋友。」李明光回答。

「喔?原來是阿豪弟兄,來,您請坐!」廖牧師招呼二人坐下。

廖牧師誠懇親切的接待讓阿豪感觸良多,從小到大好像沒誰認真對他說過「您請坐」這三個字。年少時街坊鄰居瞧不起他,長大後週遭的人對自己也多是畏懼,沒想到今日在這教會又感受到了人與人間應有的尊重,況且還是來自於一位曾經的浪子,阿豪注意到廖牧師手臂上有去除刺青後的疤痕。

女士端來了茶水,「我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太太淑英。」原來剛才應門的是廖師母,「淑英,這位是阿豪,是阿光的朋友。」廖師母微笑奉上茶水,廖牧師接著比向另一邊,「那這位老同學就不需多做介紹了吧?」

「當然,太熟了,文言常跟我談到您呢!我們都很愛看您的演出,牧師也常和別人提及您是他的國中同學,我們都深感為榮呢!」廖師母笑著說。

在這現今當下聽到這番美言,李明光還真不知該如何回應,這對夫妻應該是沒看新聞吧?李明光苦笑了笑。事實上從進到教會辦公室起,他的眼睛就一直被牆上掛著的一張照片吸引,那應該是廖文言的全家福合影,但照片上的老人家是那麼熟悉卻又陌生,「文言,照片裡的老先生是你爸嗎?」李明光問。

「是啊,那是十年前拍的,拍完沒多久我爸就過世了……」廖牧師說。

照片上的老人家一臉陽光、笑容燦爛,與李明光記憶中的廟公判若兩人。小時候總覺得廟公神情怪異、眉宇陰沈,雖然自己常愛模仿他,但每次看到廟公時還是多少感到害怕,然而如今相片裡的廖伯父看起來和藹可親、面容慈祥,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我爸後來信了基督教,沒碰那些神神鬼鬼的了。」廖牧師看出了李明光心中的疑惑,其實不只是李明光,許多親朋好友都說他父親年老怎變了樣貌?

「蛤?不會吧?你當牧師我已經很震驚了,你爸怎麼可能……」李明光覺得有些失禮,話講一半又停住了。

「說來話長,不只是你,幾乎所有認識我爸的人都有同樣的疑問,」廖牧師娓娓道出,「你也知道我爸以前是幹什麼的,大家小時候不是常來找我爸收驚嗎?我爸那時確實有些『法力』,甚至還常帶人觀落陰、招亡魂什麼的……」

一旁阿豪聽了差點笑了出來,他從不相信這些,認為都是無稽之談。「欸,你別不相信,他們家的那間廟生意真的很好,我媽直到前幾年都還想回故鄉找阿伯,看看能不能跟我死去的老爸聯繫上呢!」李明光對阿豪說。

廖牧師聽李明光這麼一說,苦笑著不置可否。

「『生意』如果那麼好,後來怎麼不做了呢?」阿豪也想知道後來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怎會有如此大的轉變?

「不瞞你們說,他後來被鬼騷擾得很厲害,每天躲在家都不敢出門……」廖牧師說。

「被鬼騷擾?什麼意思?他不是有『法力』、能治鬼嗎?」李明光不解。

「唉,這講起來很複雜。總之就是沒辦法控制了,每天都活在恐懼裡,不想接觸都不行,睜眼閉眼都是鬼,有的是來要吃的,有的是來亂的,還有要來挑戰法力的,他後來還因此生了場大病,精神耗弱,有一次還拿刀要砍我媽呢!」

「那後來呢?」

「後來他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好多年,靠著一些鎮定精神的藥物勉強支撐著,直到有一次我姊帶小孩從美國回來看他。」廖牧師說。

「你姊住在美國?」李明光問。

「是啊,我們家就她功課好,後來去美國留學、嫁給了老外,還生了個兒子叫泰勒,混血兒、很可愛,我爸很喜歡他。」

「那跟你父親的事有什麼關係呢?」阿豪急著想知道答案。

「對,我正要講,」廖牧師喝了口茶,「每次我那外甥來,我爸的精神就特別好,並不是說他很高興什麼的,而是因為他說每次泰勒待在他房間時,那些鬼就都不見了。」

「為什麼會這樣?鬼怕外國人哦?」李明光笑說。

「欸,你還別笑,我們本來也以為是這樣,是不是老外和我們東方人磁場不合什麼的,所以連鬼也不想跟泰勒待在同一個房間裡。」廖牧師也笑了。

「結果是怎樣?」李明光續問。

「我姊懷疑是否跟泰勒在美國常去教堂有關,我那洋姊夫是虔誠的基督徒,每個禮拜都拉著大家去教會,但我姊從小受我爸的影響、不願意去,所以只有泰勒跟他爹地去……」

「那也不能證明是這個原因啊!」阿豪質疑。

「是啊,當下我也是這麼想,但我老爸自己說了一件事,證明基督徒可能真的跟我們不大一樣。」

「都是人,能有什麼不一樣?」李明光問。

「他說多年前鎮上有個阿婆來找他,阿婆的金孫出車禍死了,她非常思念,希望我爸能招她孫子的魂魄前來一聚。我爸請鬼差找了好久都找不著,鬼差後來問我爸那要找之人是信基督的嗎?我爸隨即問阿婆,她回答是啊!我孫子是基督教的,鬼差說那自然是找不到的囉!基督徒死後跟我們不在同一個地方……」

「死都死了,誰管他去了哪裡?」阿豪是條漢子,自然不怕死。

廖牧師笑了笑,繼續說:「我姊後來索性把泰勒帶來的聖經放在我爸的房間裡,死馬當活馬醫,看看有沒有什麼幫助?說也奇怪,自從放了聖經後,我爸說那些鬼都只敢站在門外、不敢進到房間裡了,他也因此精神好了許多。我姊大受激勵,去了趟鎮上的教會詢問此事,教會的人問清楚我爸的狀況後跑來我家要拆偶像,就是我們家以前供奉的那些神像佛像什麼的,說那些東西就是干擾我爸的來源,我本來以為我爸會大抓狂、把他們趕出去的,沒想到他居然同意……」

「怎麼可能?他不是最信這些、最虔誠的嗎?」李明光十分訝異。

「是啊,我們也不敢相信,但他在那些神佛像都被弄走後頭腦清醒了,跟我們說了一件事,我們才大略了解他那幾年到底遭遇了什麼。唉,這也怪我不孝啦,我爸身體不好、精神恍惚的那段日子,我每天在外花天酒地,也沒真正關心過他……」

談論至此,氣氛突然凝重了起來,李明光心裡也不大好受,他再度憶起了往日戲弄廖文言的景象,很想對他說聲對不起,但又不知該不該提起。廖師母適時地給大夥兒加了茶水,也叫牧師不需過度自責。

「是啊,誰沒年少輕狂過,」阿豪說,「那您父親跟你們說了什麼呢?」

「阿光,你記得我有個弟弟吧?」廖牧師問李明光。

「記得啊!廖文化嘛!好像小我們3、4歲吧?瘦瘦的,有一次還被鵝追著跑……」李明光笑著回憶說。

「他上大學時死了。」廖牧師說。

李明光收起笑容,「死了?真的假的?怎麼死的?」

「他跟同學去溯溪,不慎溺斃,我爸為此傷心欲絕、難過了好久。他一輩子都在幫別人做壇起乩,卻不曾為自己做過什麼,於是頭一次請鬼差調自己兒子的亡魂前來,他有好多話想對文化說……」

「這次調成功了嗎?」阿豪很好奇。

「當然。聽我爸說後來還陸續招了4、5次呢!然而越是找他,我爸就越覺迷惘……」廖牧師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不是正解了思念之苦嗎?」李明光不懂。

「我爸覺得那不是我弟!」廖牧師說。

「不是你弟?那會是誰?」李明光和阿豪幾乎同時發出了疑問。

「這就是重點了。其實以前我爸私下就常納悶,為什麼每次帶人觀落陰、招亡魂的時候,感覺上那些亡靈都是秀逗秀逗、渾渾噩噩的?偶爾講對了些事情,喪家就感動佩服得五體投地;答非所問時,大家好像也不以為意,總覺得人死後就是這樣,因無法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實,或是生前貪嗔糾葛、死後執念未果,畢竟都是已故之人了,不像活人那般清醒也是自然。」

「是啊,我認識的一些老師也是這麼說……」李明光想起了掰仙和張大師。

「我爸原本也是這樣說服自己,因此幾十年來也不覺有異,只是那些亡靈有時貪得無厭、有時謊話連篇,常搞得我爸很累就是了。但知子莫若父,越到後面他越覺得那靈體根本不是我弟!那亡靈一開始或許還能模仿我弟生前的一些語氣習性,但之後越講越奇怪、越說越離譜,破綻百出,我爸嚴重懷疑那些靈體的身份,牠們真是死去之人的魂魄嗎?」

「如果不是死人的魂魄,那會是什麼呢?」李明光急著想知道,他也想搞清楚安安口中的阿公到底是什麼。

「反正都是鬼嘛!」阿豪笑著搶答。

「誒?阿豪弟兄說對了,就是鬼!」廖牧師給出了解答。

「唉唷,鬼本來就是死人的魂魄嘛!就是所謂的亡靈嘛!有什麼差別呢?」李明光還以為廖文言會說出什麼獨到的見解。

「阿光,我所謂的鬼跟一般人的認知有所不同。這樣說吧,真正講起來牠的學名應該叫『壞天使』。」

「壞天使?天使不都是好的嗎?」李明光有些疑惑,在他的印象裡,天使都是俊男美女,還長了一對翅膀;阿豪也笑說他只聽過小天使……。

「你們知道天使是什麼嗎?」廖牧師問。

李明光與阿豪互相望了望,沈默了半晌。雖然平時也常在電影電視裡看到對天使的描述,但要具體地定義出天使還真有些困難,「就是幫助我們實現願望的神明?」李明光試著講出心裡的看法。

「非也,非也,」廖牧師道出正解:「天使其實是服役的靈。你可以把他想成是服兵役的靈體,只是他永不退伍,也不會死亡。」

「服兵役?服誰的兵役?」阿豪不解。

「服上帝的的兵役囉!上帝除了造了我們肉眼可見的宇宙萬物外,還有一種創造是我們看不見的,那就是天使。」廖牧師說。

「所以天使不是神?」李明光一直以為天使也是神祇之一。

「當然。天使雖然無骨無肉、只是靈體,但和我們一樣都是受造之物,同為上帝所造,所以天使當然不是神。」

「您說天使是服役的靈,那他的任務是什麼?」阿豪服兵役時表現相當傑出,還得過許多獎項,因此對廖牧師這樣的比喻特別感興趣。

「聖經希伯來書清楚地提及,天使要奉上帝的差遣,為那些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所以說天使受造的目的是為了服務人類、忠心地完成上帝交辦給他的一切任務。」

聽完廖牧師的回答,阿豪一時間有些難以消化,李明光也聽得霧煞煞,「那天使有很多嘍?您說天使是服兵役的嘛,那不就跟軍隊一樣……」阿豪勉強擠出個問題。

「完全正確。根據聖經啟示錄中的記載,天使的數目是我們人類的一萬倍,非常地多,而且這數目在神創造他們的時候就固定了。因為是天上的軍隊,所以在受造時就有不同的階級等次,就好像軍隊中有連長、班長、一等兵、二等兵一樣……」

「那也有女兵囉?」李明光這方面的頭腦倒是轉得很快。

「你的問題很有趣,」廖牧師聽了大笑,「實際上天使並沒有性別,他們不嫁也不娶,所以不會有小天使的誕生,同時也因為他們永遠不死,所以天使的數目不會增加也不會減少。」

二人聽得一愣一愣的、心中不置可否。剛才是為什麼會談到天使的?喔,對了,廖牧師提到那些鬼都是壞天使,「那你說的壞天使又是什麼?天使還有分好壞喔?」阿豪問。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