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怒人怨 (下)

「媽!媽!妳在哪裏?」秀怡的思緒在幽暗中被大門砰地一聲驚醒,樂樂放學回來了,急促高亢地叫著找媽,不知道又出什麼事了?秀怡對西蒂比了一個噓,示意西蒂不要跟樂樂透露安安的事,樂樂要是知道安安長了陰毛,還不知會怎麼個雞飛狗跳呢!

「不是跟妳說關門要小聲一點嗎?」秀怡出了浴室往樓下走,故作鎮定地責備樂樂,「講話慢慢講!什麼事?」

「媽!你們真的很丟人內!安安生氣罵大人的事我們全班都知道了啦!同學都笑我,真是丟死人了!」

原來剛才幼兒園門口發生的事,被人用手機拍了下來傳上了網路,樂樂的同學們都看到了,「不過安安很酷內!還可以叫狗咬人,我同學說妳弟是不是有超能力……」樂樂哈哈大笑說,「誒?安安呢?我要叫他下次看到阿公時也要叫我一下,我也要有超能力……」。

不到兩小時前才發生的小事,怎麼一下子連樂樂班上都知道了?這年頭就是有好事者唯恐天下不亂,不知這回媒體又要把自己講成什麼妖魔鬼怪了,唉,隨它去吧!先把安安的問題處理好才是。

鈴……鈴……,秀怡的手機響起,是許太的來電。誒?正好大家都在找她,沒想到不請自來了。

「喂,秀怡秀?欸,妳真的很恰內,妳跟妳兒子在幼稚園門口力戰群雄,快要笑死偶了……」聽來許太也是看了網路,刻意打電話來虧的。

「不過偶跟妳說齁,偶看妳兒子真的怪怪的,跟上次在電視上不太一樣,欸,還罵髒話、罵大人內!偶朋友說妳兒子眼神呆呆的,印堂發黑,應該是卡到陰了啦……」許太不曉得在興奮什麼。

「沒有啦,妳不要亂講,」秀怡心想妳老母才卡到陰咧!我們安安算妳們家股價算得準準的,「對了,許太,金太她們有打給妳嗎?妳不是說尚發會漲到220,怎麼今天跌停?」

「噢,OK的啦,沒事!喂?喂?欸,我收訊不好,改天再說齁……」

許太匆忙掛了電話,用屁股想也知道應該是出什麼問題了,金太她們也真衰,光是今天新投入的資金就現虧了一成,還好早上那老秀逗跌倒,不然自己也要跟著哭了,看來安安預測得滿準的……。

但安安到底是怎麼了?是有神通嗎?又會數學又懂股票的,連路旁野狗也聽他指揮,這不正常啊!秀怡想起公公在世時,口袋裡雖沒兩個錢但也愛研究股票,數學也很厲害,樂樂小時候都是阿公教的。對了!阿光也曾說過,以前老家養的狗只聽他爸的;中風後的公公有次偷看A片還被她碰個正著,嗯,如此看來掰仙講的是真的,安安每天看見『阿公』確實不假,這死老頭真是陰魂不散,不但害婆婆近來益發癡呆、整日疑神疑鬼的,如今還要騷擾自己的金孫……,得趕緊叫掰仙辦場盛大的祭改法會了,不然真的會被搞到家破人亡。

 

小紫推了推身旁的小亮光,輕聲說道:「欸,你老婆孩子上新聞了。」

「什麼?出什麼事了?」小亮光睡夢中被喚醒,懞懂搞不清狀況。

「你別緊張,跟人家吵架而已啦!」小紫笑著說。

小亮光看了影片後長嘆一聲,喃喃埋怨家中老小沒一個讓他省心的,每每告誡妻子凡事要多隱忍、不要得罪觀眾粉絲,沒想到區區小孩吵架也能搞成這樣,讓社會大眾看笑話了。自己在台前打拼奮鬥,婆娘在幕後破壞拆台,日夜辛苦所為何來?

「不過我看小安安的狀況,確實需要特別關心一下。」小紫皺起眉頭,「很多網友都說小安安看起來好像卡到陰了。」

「唉,我也很煩惱,安安前些日子的狀況妳也知道,每天都說看到他阿公,聽了頭皮都發麻,我爸都死了那麼多年了,掰仙說得辦個法會才能解……」

「你少聽掰仙的!每天喝得醉醺醺,法力早就大不如前了啦!每次去店裡只會吃小姐豆腐而已,噁心死了……」

「嗯,被妳這麼一說,我也有點覺得。」小亮光沉思道,「最近找了他幾次好像都沒用,每次講的都不一樣,我懷疑他是不是都在亂講……」

「唉唷,你又不是不認識他們那些人,每天都把別人當傻瓜騙,」小紫靈光一現,「我聽朋友說花蓮有一個女師父特別厲害,要不然我去打聽一下、帶安安去給她看?」

「再說吧!」李明光心理有點厭煩這些事了,「誒?妳今天怎麼沒做晚餐?肚子餓了呢!」

「噢,對不起,忘了跟你說今天沒晚飯吃了,我等一下要跟人談事情。」

「妳一個女人能有什麼事要跟人談的?神神祕祕,交給小弟我來處理就好了啊!」小亮光俏皮地說。

「沒有啦,就……」小紫有些欲言又止,卻熬不過小亮光好奇的眼神,「我朋友打算開一家大型KTV酒店,我想問問看有沒有什麼投資機會,如果可以的話,以後當股東做管理就好,也不用每天陪客人喝酒……」

「這樣很好啊!」小亮光等不及小紫說完,「可是,妳有錢投資嗎?」

小紫低頭沈默了片刻,接著說起有個熟客一直很照顧她、願意借她錢投資,「吳董是個老好人,認識很久了,你不要多想。」小紫見小亮光神情不悅,趕緊解釋。

「那妳叫我怎麼想?」小亮光吃醋了,「妳寧願跟外人借錢也不願接受我的幫助?」

小紫聞言淚珠兒簌簌落下,梨花帶淚、惹人好不憐愛,小亮光慌張安慰道:「哎呀,妳哭什麼嘛?我又沒說妳什麼,我只是……」

話還沒說完,兩片溫潤嘴唇便貼了上來,小紫給了小亮光深情一吻,「人家感動嘛!你剛說吳董是外人,那你承認我是你的『內人』嘍?這世上除了我媽外,就你最關心我了,我怎麼這麼幸福……」小紫又哭了。淚人兒依偎在懷,小亮光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好久沒有這種單純的感受了。

「妳看這樣好不好?」小亮光提議,「乾脆由我出面投資佔大股,妳就做我的代理人、負責管理酒店就好啦!這樣妳既不用借錢冒風險,也不用像現在這樣每天喝酒喝到掛了。」

小紫停止了哭泣,她望著小亮光的眼神彷彿是隻興奮的小狗,「可是這樣人家壓力很大欸,如果讓你虧錢了怎麼辦?」小紫又憂慮了起來。

「唉唷,我還不知道我們小紫是什麼人嗎?天生的經營高手欸!我等著妳幫我賺大錢呢!」李明光哈哈大笑,「走!我跟妳一起去了解一下,肚子真餓了!」

「好耶!我趕快打電話通知他們說有大明星要來,要他們好好準備準備!」

小紫終於破涕為笑,手裡握著電話,開心得像是拿到了張中了頭獎的大樂透似的。

 

 

兒童內分泌科診間裡,四人楚囚相對。老醫生疑惑不解,說他行醫多年,從沒遇過4歲幼兒長陰毛的。

「嗯……,還真是怪了,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老醫生摘下眼鏡,看著手上的報告喃喃自語,「各項檢查結果都OK,骨齡判斷結果正常、荷爾蒙正常、性腺激素也沒異常啊……」

老醫生又戴上了眼鏡,「你們看,我甚至做了癌症篩檢。國外文獻確實記載過類似案例,有幼童因爲癌細胞影響腦下垂體,導致了身體出現超齡變化。可是,您公子一切檢查都沒問題啊……」

「你是醫生都不知道了,你跟我們講這些有什麼用!你一直跟我們說檢查都沒問題,阿就明明有問題啊!誰看這樣都覺得有問題不是嗎?」秀怡幾乎哭喊了出來,「你起碼要告訴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啊!要先把它剃掉嗎?」

「厚!妳先帶孩子出去!」李明光對秀怡叫道,「妳跟人家醫生兇什麼!」

「不好意思,我太太她太心急了,您別介意。」李明光跟老醫生賠禮,「但她說的也是事實,天底下為人父母的,誰碰到這種狀況都會六神無主的……」

「是啊,是啊,我也有子女,當然可以理解。」老醫生長嘆了口氣,「您也知道,我們做醫生的,理應要醫治病人的病痛,但您公子的情況真的很特殊,檢查起來並沒有任何疾病的存在。醫學是建立在科學之上的,在所有數據都正常的情況下,我實在沒辦法妄下結論說他一定有什麼病灶,他也沒哪裡痛、哪裡癢的,不是嗎?」

一聲苦笑,老醫生抬手示意診間護士出去、把門帶上,「不瞞您說,我是您的忠實觀眾,我每晚都看您的節目,有時巴不得您是真的『院長』呢!」老先生喝了口茶,「接下來我想講的話,在這裡聽起來或許不太恰當,但您就把我當成是一個關心您的朋友吧!」再度望了望門口,確定門關上了,「老實說您公子的狀況還真挺詭異的。有沒有毛病?醫學上來說沒毛病;有沒有問題?我覺得絕對有問題,這誰看誰都覺得都有問題!」老醫生拿出了手機,「您看,這是您公子在幼稚園門口的那段視頻,這陣子在網路上很紅。在今天你們來看診以前,我或許懷疑您公子是不是有精神上的毛病,但現在我也搞不懂了,精神疾病導致身體產生這麼大變化的案例我可是沒聽說過。唉,這人世間的事啊,我一把年紀也見識多了,有些東西還真無法用科學解釋,您有沒有想過從別的方面尋求幫助?我認識一位大師,如果您有需要的話……」

「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李明光打斷了老先生的談話,「不瞞你說,我也找過,但坦白說,我覺得那些大師也好、老師也罷,多半是亂講一通、牛頭不對馬嘴的,治不好不打緊,只怕越搞越糟,弄得我們更加糊塗!」李明光想到了掰仙他們就來氣。

 

三人離開了診間,秀怡問:「醫生說什麼了?有說要怎麼治療嗎?那……毛要剃掉嗎?」

「廢話!」李明光拉下口罩白了秀怡一眼,「留在那好看啊?」

「誒?奇怪耶!你對我發什麼脾氣?」秀怡嗆了回去,「我跟你說喔,得趕快找掰仙辦法會了,不然真的會被你爸害死……」

「少在那邊你爸我爸的,到底是怎麼回事還不知道呢!都科學時代了還這麼迷信!」

「我迷信?你有沒有講錯啊?是誰每天往八力宮跑的?」秀怡吼了起來,「喔,你自己求名求利的就是虔誠,我叫你辦法會就是迷信?醫生都找不出問題了……」

秀怡在走廊大聲嚷嚷引起了路人側目,小安安見父母吵架也哭了起來。李明光把口罩拉嚴實了,趕緊將秀怡帶至一旁,「我不是不想辦,我上次在八力宮看過人辦祭改法會……」

「很好啊!那就辦啊!誒?你不會是在乎要花錢吧?」秀怡嗓門更大了,「安安不是你兒子啊?我告訴你,花多少錢都得辦!」

「小聲點!」李明光壓低了聲量,「花錢不是問題,但你知道是誰辦的法會嗎?」

「管他是誰辦的!跟我們有關係嗎?」秀怡沒好氣地回。

「就是前些日子全家燒炭自殺的那個簡董!」李明光小小聲說。

簡文貴是老牌建商吉喆營造的董事長,素以迷信出名,遇廟就跪、逢神就拜,經常出席各式慶典盛會,造橋鋪路跑第一,賑災捐款也不落人後,還連任了好幾屆營建公會理事長,不料半年前被發現全家六口燒炭死於自宅。消息一出、各界震撼,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簡董性喜桃花,感染了愛滋病因而厭世自殺,但這說法又不能解釋為何要拖著全家一起死?也有人說是因為投資失利、無法承受龐大債務因此一走了之,然而業界也無人跳出來證實,總之全案疑點重重,更有人牽扯出靈異之說,一時間成為國人茶餘飯後八卦話題,小亮光當時在節目中評論時也覺詭異不解。

秀怡聽了阿光的回答後終於冷靜了下來,緊張兮兮地問:「怎麼會這樣?不會跟法會有關吧?」

「不知道,沒人講過,他在八力宮辦法會的事也沒太多人知道,可是從時序看來,是在法會後兩個月發生的。」李明光說。

「那現在該怎麼辦?醫生都說沒毛病……」

「妳問我?我問鬼啊?」李明光煩得很。

出了停車場門口,安安還在哭鬧,夫妻倆邊走邊安撫,問了他也說不出哪兒不舒服,直喊著要回家。迎面走來了兩個年輕人,鬼祟地朝李明光一家子觀看,唉,當藝人還真沒隱私,戴了口罩來看病都會被認出來!小心地瞄了一眼,還好,年輕人手上拿的只是飲料罐,不是手機,若是拍下來丟上網路,又不知道會被寫成什麼樣了。

稍微鬆懈了心情,李明光壓低了帽簷繼續往前走,沒想到年輕人不但沒讓路,反而在李明光一家人面前停了下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終究是被認出來了!李明光心想。這些粉絲總是白目不分場合,醫院門口也要求簽名合照……。李明光擠出笑臉、拉下了口罩,正想主動示好,說時遲那時快,一團黏稠惡臭的液體潑了小亮光滿臉。

「XXX!請你呷飯你不來,阮頭家就請你呷賽!」

李明光霎時被潑了滿臉屎尿,秀怡也被濺了一身,安安哭得更大聲了,管理員見狀趕緊跑來查看,年輕人早已不知去向,圍觀路人聞到臭味也都閃得老遠。李明光回過神來,忍著惡臭勉強將口罩拉起,這景象若被人拍下來,臉就丟大了!

「還不快走?還站那幹嘛!」李明光拽著秀怡、拉著安安往車子的方向奔,秀怡已被驚嚇到摸不清頭緒,傻問阿光剛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身上臭臭的是什麼?「先上車!回家再說!」三人狼狽鑽進車內,五百萬買的大賓士也跟著遭殃,已顧不得瓷白真皮座椅上沾染臭大便了,趁大家還沒發現他是小亮光時,先離開再說吧!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