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怒人怨 (上)

這司機洪仔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說不做就不做了,害得秀怡每天都得親自接送安安上下課。

「喂,安安馬麻嗎?請問妳今天會來接安安放學嗎?」手機那頭傳來了梁老師的聲音。

「會啊!我快到了。安安怎麼了嗎?」看了看時間,沒遲到啊?

「喔!沒什麼事啦,妳來了再說!」梁老師匆忙掛上電話。

一轉彎秀怡就看到許多家長聚集在幼兒園門口,彷彿正在議論什麼,與平時不大一樣,其中兩三人發現秀怡的大紅賓士駛近,紛紛指手畫腳地告知他人朝車內觀看。

「就是她!小亮光的老婆!」

面對周遭人群的細聲指認,秀怡對這感覺並不陌生,畢竟自己也算是半個公眾人物,誰叫老公那麼紅呢?只是今天身旁的人比平時多些,得堆起更大的笑臉,要是得罪粉絲那可就失禮了。

秀怡下了車關上車門,向周圍的人親切微笑致意。其中有些家長她認識,平常在校門口等孩子時也會聊上兩句。

「李太太是吧?妳是怎麼教你兒子的!」顧不得梁老師的攔阻,一位女士氣沖沖地拉著孩子上前質問秀怡。

秀怡被這突來的一句話問得一頭霧水,她這才發現怎麼今日大家對她都臭著一張臉?低頭一看,這小男孩哭得厲害。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秀怡耐著性子,雖然感覺莫名其妙,但也不可失了風度。

梁老師見狀趕緊跟了上來、要小華馬麻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說,不要在公眾場合這樣子、不好看……。梁老師轉身向秀怡解釋道,剛才放學前有同學來向她告狀,說小華在廁所被宥辰打、一直在哭,她問宥辰為什麼要欺負小華?他說是安安叫他做的,但安安說他沒有……。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秀怡心想,動手打人的又不是我們安安,憑什麼對老娘大呼小叫?但她還是叫了安安過來問話,好歹也得演一下,趕緊講講趕緊回家休息了,小孩子打打鬧鬧,值得這樣動氣嗎?

「安安,來,你跟馬麻說,你有沒有叫同學欺負小華?」安安一雙大眼睛眨呀眨地好生無辜,邊哭邊搖頭。

「明明就是你叫我們宥辰做的,我孫子最乖了,從來不會說謊!」宥辰阿嬤指著安安臭罵,聲音之大,惹得周圍過來看熱鬧的家長越來越多了。

「誒?妳這樣說就不對了,妳的意思是我們安安說謊囉?」秀怡一聽火也上來了,「動手打人的又不是我們安安,妳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們安安叫你孫子做的?」

小華馬麻在一旁聽了覺得有些尷尬,是啊,剛才自己如此嗆問人家好像衝動了點,畢竟動手打小華的並不是安安,但事情還是得搞清楚,特別是當著眾人的面。

「宥辰,阿姨不罵你,阿姨再問你一次,你為什麼要打小華?」小華馬麻蹲下來問宥辰。

宥辰是班上個子最大的男孩,平常嬉皮笑臉、臭屁自信的,看起來比同齡兒童成熟許多,但在眾人環伺下,面對小華馬麻的質問還是哭得稀里嘩啦的,完全說不出話來。

「是不是安安叫你打小華的?」小華馬麻繼續追問。

宥辰哭著猛點頭,圍觀的人紛紛喧嘩了起來,彼此談論安安的爸爸就是知名藝人小亮光等八卦,宥辰阿嬤更是大聲喊冤,向眾人傾訴自己的金孫平時有多乖、多懂事,都是因為受了安安指使才會打人的,前陣子安安還教我們宥辰講髒話呢!實在是個沒教養的孩子……。

「欸,有沒有搞錯啊?妳孫子說是妳就是,我們安安都說沒有了,」秀怡也生氣了,「而且,很好笑欸,妳孫子幹嘛要聽我兒子的話,他自己不會判斷對錯啊?安安叫他去死他也去死嗎?」

「這位太太,妳這樣講就不對了,這個嚴格說起來,是你兒子教唆同學傷害別人……」不曉得從哪裡冒出了個二百五家長,帶了副厚重的黑框眼鏡、義正嚴辭地發表意見。

「蛤?那照你這麼講,我們大家還得上法院嘍?笑話!老娘長這麼大還真沒碰過像你們這樣的!」秀怡覺得真是快被這幫市井小民打敗了,不就小孩吵架嗎?至於這樣嗎?

一時間幼兒園門口眾人議論紛紛,小孩哭、大人叫,場面亂成一團,還有好些家長特意留下來想看名人出洋相,梁老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試著耐心安撫大家的情緒,希望能大事化小,但她也了解,這自家孩子受欺負的事兒是不好調解的,這時,她留意到一旁子萱馬麻帶著子萱好像想跟她說什麼。

「梁老師,有件事也想跟您反映一下,」子萱馬麻委婉地說,「我們子萱說她眼睛痛,她說中午的時候安安叫她一起比賽看太陽,看誰能看得比較久……」

「我知道!我知道!老師,安安作弊!安安閉眼睛看!」同班的廷宇興奮補充說明。安安聽了在一旁氣得發抖,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這可不得了,直視太陽可是會造成視網膜受損的,有失明的危險呢!宥辰阿嬤趁勢大罵:「你看看!你看看!這小孩怎麼那麼壞心,從沒見過這樣的,攏發誓乎別人死,……唉唷!」

罵到一半,路旁野狗不知怎地突然奔向宥辰阿嬤狂咬,宥辰阿嬤痛得哇哇大叫,把大家都嚇了一跳。眾人回過神後趕緊將狗趕走,說也奇怪,這隻小黑也算是幼兒園的校犬了,每天都懶洋洋地躺在校門口,從來也沒聽牠吠過一聲。

「老師!是安安叫牠咬的!剛才我看到安安用手比這樣、這樣!」子萱天真地將她注意到的情況跟梁老師報告。

真是夠了,秀怡再也忍不住了,高高興興地來接小孩放學,卻遇到了一堆鳥事,我們安安明明好好的,為什麼所有的事情都要賴到他身上?現在連野狗咬人都是他指使的?最好是這麼厲害啦,「走!安安我們回家,別理這群無理取鬧的人!」

正當秀怡伸手拉安安上車之際,安安突然白眼一翻、攤坐在地,梁老師趕忙過來攙扶,一旁的人也驚訝怎會這樣?全都圍上來觀看,「安安,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秀怡轉頭痛罵眾人:「這下你們高興了吧!非得把我兒子逼成這樣你們才甘願!」

安安起身後吐了一地,但他沒有哭,反而把眼睛瞪得老大、轉身面向眾人尖叫吶喊:「X!我討厭你們!你們都是壞人!我阿公說你們都要死!」

幼兒園門口眾家長被這驚天一罵全給愣住了,沒見過四歲小朋友有這般恨意的,罵人咒詛還帶髒字,實在有辱本校貴族學風。大夥兒你一言我一語地又議論了起來,多半在數落藝人家庭關係,小亮光才會在外面亂搞。

 

氣急敗壞回到了家裡,秀怡這一天也夠嗆的,早上忙家裡的老秀逗、下午忙幼兒園的小秀逗,這小祖宗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好像老毛病又犯了,回家的路上一句話也不講,臉色慘白,可能又要生病了。

「西蒂,妳趕緊帶安安去洗個澡!他吐得一身都是,臭死了!」

「太太,阿嬤一直在房間講話,可是房間沒有別人,西蒂很害怕……」

「我去看!真的會給你們氣死……」

秀怡還沒走到婆婆房間,就已聽到她在裡頭喃喃自語。這情況並不是第一次了,自從婆婆有些老人癡呆後也常這樣,但這次似乎特別大聲、特別清楚,好像是在跟人爭執什麼。

「阿母,妳在跟誰講話?」秀怡想起前陣子安安的樣子,背脊有些發涼。

「噓……,我在跟人吵架啦,這個人一直騙我說他是我老公,我知道他不是啦,我就罵他……」

什麼人?什麼老公?「媽,妳秀逗了啦,又沒有別人,妳不要再自言自語了啦,趕快洗手準備吃飯了!」秀怡故意大聲講話假裝沒事,但他心裡還是毛得很,怎麼一家老小都這樣?

「啊!」西蒂在樓上浴室尖叫了一聲。又怎麼了?顧不得和婆婆瞎扯,秀怡趕緊上樓查看。

「怎樣了嗎?」秀怡開門問道。

「太太,那個安安他……」西蒂漲紅了臉。

「怎樣啊?說啊!」

「我給安安洗澡,他摸我這邊……」西蒂指著自己的胸部說,安安聽了在浴缸裡呵呵賊笑。

「唉唷,一定是不小心摸到的啦!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秀怡道。

「還有,」西蒂要秀怡進浴室來,「太太,妳看,很奇怪,安安的小GG有長頭髮!」

秀怡不懂西蒂在說什麼,一臉不解地走到浴缸邊,「太太看!昨天洗澡的時候還沒有……」

天啊!仔細一瞧,安安的小GG上方有5、6根黑毛!秀怡趕緊叫安安站好給她檢查,用手一摸、確實是長出來的,佛祖菩薩、關公上帝啊!這可得了?怎會有4歲幼童長陰毛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西蒂笑說一定是台灣人吃太好了,她在印尼從來沒看過小孩子會這樣的……。

秀怡可笑不出來,這情形實在是太詭異了,她一陣噁心,感覺快要吐了。

「安安,你有哪裡不舒服嗎?」秀怡強打起精神問安安。

安安天真地搖搖頭,又坐下浴缸玩水了。秀怡渾身發顫,她覺得有股黑暗的力量侵襲著自己,對,就是這種感覺,自從婆婆秀逗後她常感到家裡怪怪的,但具體是怎樣也說不上來;安安近來的一些反常行為更讓她覺得快挺不住了,雖然經濟上比以前富裕許多,但老公不老公、孩子不孩子的,這個家一定是受了什麼咒詛,她想起公公車禍那日清晨出門前對她說的話:「早餐幫……我留在桌上,我會回……來吃!」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