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又過了二年,妮妮母親驟逝,夫家不但完全置之不理,連妮妮想回家幫忙處理後事,婆婆都以要照顧家裡及小孩為由拒絕,說女兒是嫁出去的人,出殯當天再回去上香即可。妮妮心力交悴,跟培德的感情早因現實生活的摩擦越來越淡,到最後話不投機半句多,二人可以半個月都沒有任何交談。妮妮頓時發現在這同一個屋簷下,所謂的家人竟沒有一個人關心她,只會要求她付出卻沒有任何人珍惜她、在乎她,於是她提出了離婚的要求,帶著小孩搬回娘家住。

一開始培德與婆婆以為她只是鬧脾氣,連通電話都不打,但二個星期後發現妮妮好像是玩真的,婆婆於是打了通電話給妮妮說"妳自己回不來回無所謂,但小孩我們要帶回家",就這樣婆婆及培德利用她白天上班的時候到她娘家強行把小孩帶走了,為了小孩妮妮只好再度搬回婆家。再度回到婆家的日子更難過了,婆婆時常刻意說些話酸她,同時也要求她做更多的家事,另外更變本加厲地阻礙她和小孩的相處。婆婆和先生二個人聯手起來對付她,不讓她有機會跟小孩獨處,怕她再把小孩帶走。

妮妮於是徹底死了心,獨自一個人搬回娘家,堅持離婚。培德始終認為妮妮是在鬧脾氣,從未打一通電話來關心問候,也堅持不離婚,因為一旦離婚誰來支付家用呢?培德採取不離不理的政策,但這樣拖了一年也不見妮妮回心轉意,培德於是同意離婚,但要求小孩歸他,所有費用二個人均攤,妮妮想見小孩須事先告知,同時也要求妮妮把車子及當初他買的東西都還他。培德當初買車給妮妮時說好聽是體諒她上班轉車辛苦,但事實上是希望她當全家人的司機,因為他長期不在台灣,媽媽、姊妹們若有何需要都叫妮妮當司機,妮妮若面有難色,婆婆便會說車子可是我們家培德買的...,讓妮妮聽了很傷心。

沒有了車子,妮妮每天要轉2班公車上班,早上5點多就得起床趕公車,晚上下班回到家也都7,8點了,她沒想到她曾經深愛的男人、原本以為可以依靠的另一半,在最後竟會什麼都跟她算的清清楚楚。她發現自己在一個男人身上付出了10年,到頭來竟什麼都沒有,存款沒了,小孩也無法在身邊,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點。

原以為回娘家後可以依靠家人,但回娘家住之後才知道父親及兄長投資失利,不僅所有積蓄都賠光了,連房子都差點被查封,還是她去借貸才暫時保住了房子,但兄長把爛攤子丟了人就不見了,妮妮只好負起養家及照顧父親的責任。

現在的妮妮只希望趕緊賺錢把貸款還清,能盡早買輛車子,這樣假日想接小孩出來玩才比較方便,也希望將來能爭取到跟小孩同住,妮妮衷心期盼著。(完)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