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得力助手

八力宮雄哥的辦公室裡氣氛沈重,小亮光臉臭到不行,「雄哥!這件事你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你說過有事你負責的!」

「欸!說話客氣點!什麼叫給你一個交代?阮大ㄟ係恁細漢ㄟ秀?」水面仔瞪大了眼對小亮光說。

「好了啦,都不要吵!」雄哥踞坐太師椅上、深吸了口煙,「XXX!這個瘋權仔,實在是嘸差嘸小,連我的人都敢動,無採我以前那麼挺尹阿叔!」

「是啊,雄哥,你一定要幫我做主,」小亮光也塞了顆檳榔到嘴裡,「我可是聽了你的話沒去赴宴的,要是他知道我也不去參加他的造勢大會,還不曉得會把我怎樣內!」

雄哥低頭沈思了一會兒,抬起頭與水面仔對看了一眼,「這樣吧!嘿嘿嘿,你那司機洪仔不是辭職了嗎?偶派阿豪暫時當你的司機兼保鑣,甲你保護兼駛車,你看啥款?」

「安捏甘好?你平常有那麼多事要請他處理,」小亮光見一旁的阿豪面無表情,尷尬地笑說,「何況我哪有錢請得動豪哥?」

「你的安全比較重要啦!哈哈哈,」雄哥又點燃一根菸,「你就照洪仔的薪水再加一些就好了啊,反正只是暫時的嘛,嘿嘿嘿!」雄哥轉頭笑著對阿豪說:「阿豪,暫時就先這樣啦,齁?」

掰仙聽了也點頭,「安捏卡好啦,有阿豪在,權仔他們卡不敢甲你按怎啦!」仙仔恭敬地對八力王神像燒了柱清香,「誒?是說那天你去病院衝啥?是小安安又擱按怎啊秀?」

「沒有啦,阿就身體怪怪的啦!」

「身體『怪怪』的?蝦米意思?」掰仙不解。

「素啊,你這樣講誰聽得懂?」雄哥也關心追問,「你也講清楚一點,讓大家給你參考參考!」雄哥的意思是大家也好給小亮光出些主意。

「阿就……那個下面……長毛啦……」小亮光回答得尷尬。

「下面長毛?什麼意思?」水面仔一聽精神就來了,「X,不會是小鳥長毛了吧?」

小亮光無奈地點點頭。

「唉唷,救人哦!」水面仔笑到差點翻過去,「你兒子不簡單內!『早秋』喔!真的是遺傳到你,這樣你再過兩年就可以當阿公了內!」眾人都訕笑了出來,一旁師姐也瞇起眼摀著嘴暗笑,整間辦公室裡只有李明光和阿豪臭著臉。

「欸,我早就甲你講愛辦祭改法會啊!這免看嘛知一定是恁老爸在作怪!」掰仙笑道。

「嘿嘿嘿,阿光!法會該辦就要辦,錢不要省,」雄哥吐了口濱榔渣,「反正你賺錢那麼容易,花點小錢媚有關係的啦,兒子卡要緊啦……」

賺錢那麼容易?哦,原來你們這幫人心裡就是這樣想的,才會對老子予取予求、想盡辦法吃乾抹淨,如今出了事就隨便塞個人給我,薪水還得我自己出,美其名是保護,實際上是想監控老子吧?

「雄哥,法會的事再說啦,」李明光厭惡他們對安安和自己的揶揄嘲諷,想藉故離開了,「我等下還有事,我先走了!」

「噢,」雄哥愣了一下,「誒?阿豪!你還不趕快跟你新老闆去?」

阿豪隨著小亮光的腳步出了雄哥辦公室。

 

李明光對阿豪的認識並不深,雖然常碰面,但嚴格說來根本沒和他交談過幾句。他當然也聽說過阿豪以往的黑幫背景,老實說心裡對他還是有些顧忌,不過相較於水面仔的狗眼賤嘴,阿豪對小亮光倒是挺尊重的。

「光哥,我們現在去哪兒?」阿豪手握著方向盤問。

「嗯……,先去吃個飯好了,」李明光思考著真要讓阿豪來當司機嗎?「我請你吃頓大餐!你喜歡吃什麼?」

「牛肉麵!」阿豪說,「我知道有家牛肉麵很不錯,我帶你去!」

真是奇怪了,就說要請你吃大餐,你居然只想吃碗牛肉麵?李明光想起剛認識水面仔時,水面仔還凹過他一頓魚翅大餐。

熱騰騰的麻辣牛肉麵端上了桌,冬日裡吃來暖身又帶勁。阿豪呼嚕嚕地就嗑了一碗,李明光吃了也覺美味無比。

「光哥,不錯吧?這家店我從小吃到大,這麼多年來口味都沒變。」阿豪擦了擦嘴,心滿意足地笑著說。

印象中好像還沒看阿豪笑過,「真的很好吃耶!」李明光也吃舒服了,「阿豪,你要不要再來一碗?」

「不,夠了,一碗就行了。」阿豪搖手婉拒。

李明光這會兒才仔細地端詳了一下這間小店,來吃麵的人還真挺多的,有好些客人也認出他來了,不時瞥目瞧看,搞得他很緊張,自從被潑糞後李明光草木皆兵,隨時都留意著身旁狀況。有個老先生逕自朝小亮光走了過來,阿豪見李明光表情有異,立馬轉身向後、伸手警戒。「小豪,帶『院長』來吃麵啊?」老先生親切笑道。

「段伯伯?」阿豪放下了雙手,「哎,我還以為……」

「光哥,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段伯伯就是這家麵店的老闆,從小看著我長大的……」阿豪熱情地向李明光介紹眼前這位老先生,看來真和他挺熟的。

老先生笑得燦爛,「可以跟大明星合個影嗎?我好掛在店裡當招牌。」

「那得問問我老闆嘍!」阿豪開玩笑地說,「老闆,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李明光對阿豪俏皮的提問猶疑了一秒,不為別的,只是他訝異阿豪也有私下不為人知的一面,跟平時外表的嚴肅耿直截然不同。店內客人見小亮光開放拍照,也都紛紛搶著來跟『院長』合影留念,一時間小店氣氛和諧融洽,李明光自己也挺開心的。

段伯伯吩咐廚房炒了幾道小菜,索性自己也坐了下來。老先生見大明星駕到心裡高興,一杯高粱高高捧起,酒還沒敬成、眼淚倒先掉了下來:「院長啊,您不知道,這小豪可是我們家的大恩人吶!」

「段伯伯,事情早過了,咱不提了……」阿豪抽了兩張餐巾紙給段伯伯。

「當年要不是小豪,我那不肖子今日哪能在美國過舒坦日子……」老人家激動訴說著陳年往事。

原來段伯伯與阿豪家以前同住一個眷村,段伯伯的兒子段安邦從小就不學好,高中時在外頭惹事、與人結了仇,人家說什麼也不願饒恕,最後阿豪出面以一擋十,身中五刀外加坐了兩年牢才將事情擺平。段伯伯的兒子自此痛悟、一改前非,大學畢業後就出國深造,如今在矽谷當主管呢!

「對了,阿邦什麼時候回來?我也好久沒看到他了……」阿豪問。

「哎呀,甭提了!我都三年沒見著他了,孫子連句中文都講不好……」段伯伯乾了一杯酒,「還是你好,你爸爸比我有福氣多囉……」

段伯伯越講越激動,本來就帶點鄉音的國語,這會兒更要留心聽了,「院長,您不曉得,這小豪小時候可憐吶!」段伯伯又流淚了,「那老馬五十歲才生他,就這麼一個兒子,老婆沒兩年就跟人跑了,老馬又調外島,小豪小時候根本是自己一個人過的!」段伯伯又敬了小亮光一杯,「那老馬性子剛烈,號稱咱中華民國最後一個士官長,難得放假回家,對小豪不是打就是罵,每天告誡小豪效忠領袖、報效國家的,小豪也真孝順,從來沒跟老馬還過嘴……」

「想起這些我就來氣!」冷不防地、老先生抬起手就賞了自己一記耳光,阿豪趕緊摁住段伯伯的手,「要不是為了我那不肖子,小豪早就考上軍校了,現在一定是個好軍人,唉……」

 

李明光酒足飯飽,與阿豪回到了車上,「光哥,現在去哪兒?」

「阿豪,你要有事你先去忙沒關係,我自己走就行了。」

「那哪兒成?你喝酒了呢,」阿豪說,「更何況雄哥要我負責你的安全。」

「唉,他只是隨便說說罷了,我這小廟哪容得下你這尊大菩薩!」李明光趁著些許醉意,乾脆講出了心裡話。

阿豪沉靜了片刻,開口道:「光哥,你我認識也有兩年了吧?」阿豪乾脆將引擎熄了火,「但我和您壓根沒說過幾句話,嚴格說起來連朋友都談不上……」

李明光不清楚阿豪到底想表達什麼?忍著醉意繼續聆聽。「我知道你對我們這種人有忌諱。沒關係的,我們本來就是活在不同世界裡的人!」阿豪遞了根菸給李明光,自己也點燃一根,「人生本無公平可言。我阿豪雖然沒幹過什麼正經事,但這輩子也未曾虧欠別人什麼。」緩緩吐出一口煙,李明光突然覺得阿豪蠻適合拍電影的,瀟灑滄桑、特有男人味。

「對了,光哥,講到這個,我好像還欠你一句謝謝呢!去年你包了個大紅包給我,你不知道,當時可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要不是那兩萬塊,我老爸還得留在醫院過年呢!唉,一分錢有時真會逼死英雄好漢……」

李明光走紅後,每逢過年都派發許多紅包給身邊的人,自己早忘了,想了想,依稀是有這麼一回事兒,記得那時還被水面仔虧,說賺那麼多錢、才包這麼一點點。      

阿豪接著說:「雖然長年在江湖上混,壞人好人我還是分得清的!」阿豪認真地望著光哥,「今日你我有緣同乘一車,聽小弟一句勸,離雄哥他們遠點吧!我自己是不會回去了。」

「此話怎講?」李明光訝異阿豪怎會對自己說這些。

「實話跟你說,我覺得雄哥是故意叫我走人的!」

「不解?」李明光納悶,「你不是在他那財務公司幫了不少忙嗎?」

「唉,什麼財務公司?其實就是地下錢莊!兩年前雄哥找我們一票兄弟來,就是負責幫他討債的!」阿豪說得憤慨,「當初講好出了事公司會負責,你也知道,敢來跟雄哥借錢的都是些牛鬼蛇神,沒一條債容易討的。去年我一個小弟討債不成,反被告進了法院,雄哥不聞不問,律師還是我自己花錢找的;上個月更慘,去市場盧主委那兒要帳,一言不合,我們一個兄弟被砍成了重傷,我向公司幫他申請點醫藥費、安家費,雄哥拖到現在也不願拿錢出來,我因此跟他大吵了一架。當初講好的都是屁!這種老闆,不跟也罷!」

「光哥!你自己也要多小心。我不怕雄哥,有些事我覺得必須讓你知道!」阿豪忿忿不平地說,「像你每次幫雄哥站台作秀,他手腳都不乾淨,你等於吃了虧還被笑是笨蛋……」

李明光苦笑了笑,「唉,我自己大概也知道。」

「你知道?那你還……」阿豪滿臉疑惑。

李明光緩緩對阿豪道出往事,要不是家裡供奉了八力神尊,要不是掰仙當初指點迷津,自己根本就不會有今日的功成名就,現在還不曉得在哪裡喝西北風呢!所以並不是真傻,是懶得和他們計較,也算是心存感恩吧……。

阿豪聽了哈哈大笑,「哩係茶起肖秀?」李明光皺著眉頭問。

「原來如此!光哥,怪不得他們每次喝酒談到你的事,都會虧掰仙『實境秀』跟『什錦秀』傻傻分不清楚。掰仙說當年他哪知道什麼『實境秀』,他只聽過『什錦麵』,沒想到隨便講講也能中……」阿豪笑說,「今天我終於知道他們在笑什麼了,原來他會叫你去接『院長聽我說』,是因為當初掰仙聽不懂『實境秀』是什麼意思……」

李明光一聽,當場臉綠了一半,「唉,不管怎麼說,掰仙還是選對了啊!」李明光為了自己的面子,多少得維護掰仙一下,「而且我跟你說,我真的親眼看過他顯過不少神通呢!」

「那又怎樣?我也看過幾次,老實說,也不知是真是假,神秘兮兮、陰陽怪氣的,還不如魔術秀好看。重點是他搞的那些對人真的有幫助嗎?我是不信那些怪力亂神的啦,我只知道忠孝仁愛、禮義廉恥在他們身上一點都找不到!」

「還有啊,我勸你也少碰那個小紫!」阿豪乾脆講開了,「我聽他們說她以前跟過雄哥,雄哥還被她騙過錢。那女的可不是一般人,聽說下降頭、養小鬼樣樣都來,講出來的話沒一句是真的,難搞得很,光哥,你自己得多留意些!」

李明光聽完臉更綠了,每回吃飯小紫都多擺一雙碗筷,真的是為了懷念她那往生的弟弟嗎?李明光不禁打了個寒顫。然而還有更煩人的事在後頭,前兩天匯給小紫友人那八百萬還拿得回來嗎?為了投資這小紫口中的KTV酒店,還跟秀怡大吵了一架呢……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6)

全站熱搜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