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除夕圍爐時,李明光總覺得自己不孝,看著爸媽年邁的身軀和落寞的眼神,工作不順賺不了錢也就罷了,連個胖孫子都生不出來,我們老李家是做了什麼壞事、受了什麼詛咒嗎?

同事小劉前些日子升了劇場主任,近日又有弄璋之喜,逢人便誇八力王賜他一個寶貝兒子,李明光吃紅蛋時感覺酸酸的。

八力宮離李明光家不遠,李明光時常騎車經過,但他從未進入,因為門口那兩尊力士像面目猙獰、十分駭人,所以即使知道宮中香火鼎盛,但不知怎的,李明光從未想一探究竟。這日從劇團返家時,他特意進宮瞧瞧。

信眾入出往返、紙錢香煙環繞,諾大的中庭裡陣頭正在演練,巨大的香爐後方站有一座約五公尺高金身八力王佛像,手捧蓮花垂目下瞰,兩旁各有四尊金牛向其俯伏下拜,分別象徵神勇、權勢、金錢、生育、憤怒、情慾、享食、優越等八種神力。

李明光仔細閱讀刻在中庭石板上的簡介,腦中浮現出下午小劉得意的模樣,雙腿不自主地走向前方,虔誠下跪叩拜。                                                    

八力大王在上,弟子李明光民國六十一年五月十日生,家住新北市雙河街16巷18號4樓,妻子叫蔡秀怡,拜請大王賜弟子生育力,讓弟子順利傳宗接代、以盡孝道,也請大王賜弟子金錢權勢力,日後發達必回來相報,願大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萬歲、萬歲、萬萬歲?李明光自己講完也覺得有些好笑,可能是舞台劇演多了,怎會在這時候冒出這一句?不過也無所謂,反正他常這兒拜、那兒拜的,神明聽得懂就好了,好不好笑不重要,有沒有效比較重要。

李明光起身走向一旁的功德箱,大方地塞了張千元大鈔進去,雖薪水微薄、度日拮据,但給起香油錢卻從不手軟,他總認為多一分錢就多一分誠意,若是敬奉的比別人少,神明因此忽略自己所求之事,那還不如不給呢!

「這位師兄看來面帶愁容,請問是否需要我們八力大王特別施恩?」一旁眼尖的仙姑湊前詢問。

「請問師姐,什麼是特別施恩?」

「我們八力宮這邊針對一些有需要的信眾可以提供個別服務,像是看居家風水、或是祖先地理等等,但需要付些車馬費啦……」

李明光聽到『特別』時特別感興趣,不怕花錢,能確實達到目的最為要緊。

「費用怎麼算呢?如果要看風水的話。」李明光問。

「喔,有兩種啦,有結緣金六千六的,也有結緣金八千八的。」

「誒?為什麼分兩種?是有什麼差別嗎?」

「唉唷,你也知道,老師的功力有差嘛!」仙姑趕忙解釋。

「喔,了解。那請問要怎麼登記呢?我想要八千八的。」想了想,李明光當然選擇八千八的,八千八的老師肯定比六千六的高明,有效最重要。

「好的,師兄請隨我來。」

仙姑領著李明光往內走,裡頭比起外頭益發昏暗了。李明光留意到對面走廊有個房間,外頭排了許多人,剛才在中庭旁看到往返匆匆的信眾,好像很多是衝這兒來的。

「師姐,請問一下,對面那些人是在排什麼?」

「他們是排隊要給掰仙開示加持的啦!掰仙是我們八力大王的代言人,每個禮拜一、三、五下午三點到五點,他都會在那邊幫人加持,喜歡的話你也可以來啊!香油錢隨意敬奉就好了,沒有一定哦!」

三點到五點,是掰仙每天最清醒的時段。

自少年開始,掰仙就日日與酒為伍。酒幫他澆愁,酒為他解憂;酒讓他忘了自己的殘缺,酒帶給他這冷漠社會無法給他的滿足,反正世人都是欠他的,盡量飲乎他爽!        

掰仙年輕時帶著弟弟混,互為手足,為兄的瘋癲、做弟的猖狂,不一陣子就闖出名號,經營了好幾家賭博電玩場,不料後來在一次政府掃黑行動中遭潑及,場子全被警方抄了,兄弟倆跑到台中鄉下避風頭。

那是全台流行簽大家樂的年代,大夥兒在一起飲酒作樂時,話題總離不開哪裡報的明牌比較準、誰誰又簽中幾注等等。

「阿財,我感覺你A賽去跟人家報明牌,你的型若報下去,厚,一定會足紅的啦!」一番酒酣耳熱,在地友人花枝吞了杯參茸,嘻笑地虧了掰仙一下。

「XXX,你是在講三小?恁爸是什麼型?X,你講這是啥咪意思?」

掰仙放下手中的酒杯,要還在北部的話,他早就將酒杯朝講這話的人扔去了,打小他在學校同學就笑他是秘雕,他聽到類似的話就會抓狂。

「無啦!嘿嘿,人花枝嘛是在講玩笑,阿哩係咧……」出門在外,雄哥是聰明人,一時半載還得靠花枝仔照應。

「嘿納,嘿納,阮嘛無歹意,X,哩係咧」「ㄟ,我是在報你賺錢內,阮叔公眼睛無看、在廟仔跟人家在報明牌,賺多少錢你知影嘸?好賺擱免交稅,警察擱袂查……

花枝眼看掰仙翻臉,趕緊挽回,又多辯解了一些示好,畢竟是自己飲酒歡喜過頭,傷了南下友人的自尊。

「X,那麼好賺你自己怎麼不去?」掰仙問。

「啊,你嘛知,人家報這款ㄟ齁……」花枝話吐了一半又吞了回去。

「按怎啊?繼續講啊!」掰仙沒好氣地回問,其實心裡多少也知道花枝要說什麼。

「X,你嘛知,一般人去報這就無啥公信力咧,人報明牌A準ㄟ攏嘛是愛阮叔公那款……」花枝又打住了。

「X,哪一款?講啊!」

「啊抖『三缺仔』啦!」面對掰仙的逼問,花枝索性講了出來。

「XXX,你講來講去就是要說恁爸是『三缺仔』?」

「厚啊啦,厚啊啦,自己兄弟洪虧虧咧不要緊啦,來,咱酒杯捧起來,來敬幾雷阿『三缺仔』,嘿嘿嘿……」雄哥見場面又快失控,趕緊『裝肖ㄟ』打一下圓場。

「嘿啦,我無歹意啦!是說阿財,講正經的,你若有興趣齁,我再介紹你去阮叔公那邊,他最近得癌,想要退休ㄚ。」

掰仙後來真去了花枝叔公那兒,據說報牌比花枝叔公還準,再加上他『與眾不同』的外貌,更增添了許多詭異色彩。『脫窗』完勝全盲,隨便報出來的數字都讓賭客覺得異常珍貴、彷彿有什麼魔力似的,世人信鬼不信神,在黑暗的國度裡,光明的導師沒人聽從,『五弊三缺的』反多有人追隨。

走路跛腳的阿財自此封仙,人稱掰仙;雄哥順勢當起了組頭,迅速累積了不少財富。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