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胡說八道

安安近日又不吃東西了,才兩三天整個人又瘦了一圈,但醫生說沒什麼毛病、很多小孩都很瘦,要小亮光夫妻不需擔心。掰仙這回則叫小亮光和秀怡都蒙上眼,一起跟著他前往觀看夫妻倆的前世今生。

掰仙說他看到小亮光和秀怡上輩子是侍奉安安的長工與丫鬟,因二人花園偷情被罰、心生不滿,於是趁著眾人熟睡的夜晚,合力將半身不遂的老安安抬至門外雪地凍死,所以這輩子安安是來討債的。

李明光心想,幾年前掰仙仔說他上輩子是隻九官鳥,怎麼今日又成長工了?而且上回說安安是他的阿祖,如果沒錯,那時早就從福建移居台灣好幾代了,哪來的雪地呢?也沒聽老爸講過阿祖是凍死的啊?

「你看,安捏就對了啊!」掰仙好像發現什麼似地繼續說,「所以安安才會甲人關冰箱,因為伊知道冷死是足甘苦ㄟ……」

那也不用關秦奶奶冰箱啊?李明光心想,欠債的是我們夫妻,關樓下秦奶奶什麼事?算了,還是不要問了,到時候扯不完。

「那仙仔您看要怎麼樣才好?」李明光問。

掰仙喝口酒想了想,說如今情況複雜,且又牽扯到小亮光父親亡靈的關係,最好是辦一場大型的祭改法會,齊聚高僧誦經迴向,再加上放生魚鳥做功德,必可得到八力大王親身護持,如此方能消除小亮光夫妻業障,增長安安之福慧。

李明光前些日子才在八力宮看到有人在辦祭改法會,場面盛大隆重,感覺十分有效,當時他還好奇問了費用,一旁師姐透露約需兩百萬元。

 

回程的路上秀怡問李明光剛才怎不問掰仙法會費用是多少?又何時方便舉辦呢?李明光回答不需問,肯定很貴……。

「貴沒關係啊!人家那些大師法力高強,肯來幫我們安安誦經加持自然所費不貲,這樣應該比較有效啦!」秀怡有些埋怨李明光。

「欸,我問妳,剛才蒙上眼睛時妳有看到什麼嗎?」李明光停下了腳步。

「沒有啊!什麼都沒看到,但覺得頭昏昏的。」

「我也沒有。」李明光沉思了會兒緩緩道出。

掰仙的回答讓李明光困惑。與掰仙結識也有個幾年了,近來怎覺得掰仙越來越不靠譜?是他酒喝多了嗎?還是老了、法力衰退了?但想起上個月掰仙在『愛蘭』擲骰顯神通一事,李明光又感不可思議。

 

診間裡秀怡鉅細彌遺地敘述著安安的狀況,醫生聽得有些不耐煩,特別是講到幼兒園梁老師的反應時。醫生問了安安一些話,還拿了幾張圖片給安安看、要他回答。

「安安馬麻,初步看來安安的思維聯想和情感表達都很正常,我認為沒什麼問題。」醫生說。

「可是他經常自言自語,還說看到死去的阿公,這樣真的正常嗎?」秀怡焦慮追問。

「現在的小孩因為缺少玩伴,有時自言自語也是難免。」醫生說,「至於所謂看到死去的親人和講髒話等等行為,有可能是受到電視、同學、或生活環境的影響,只要好好教他正確的觀念就可以獲得改善。」

「醫生,你要不要再叫他進來、多問些他看到阿公的事情?真的,我們全家都感覺很毛……」秀怡還是很擔心。

「我認為沒有必要啦!安安馬麻,」醫生整個人往椅背上靠,「安安才四歲,身體和心智等各方面都尚未成熟,如果一直問他這些有的沒的,只怕會給他建立更多的心裡暗示,到最後弄巧成拙,沒有的事也變成有了。我冒昧問一下,你們家是不是常常拜拜祭祖什麼的?」

「是啊,你怎麼知道?這跟安安有什麼關係嗎?」

「拜拜這類行為本來就神神鬼鬼的,在拜佛祭祖時家人也常會開口跟先人說話,小孩子看了搞不清楚,難免受些影響。不瞞妳說,我自己小時候也很怕家裡的佛像呢!老是感覺半夜會下來走……」醫生笑著說。

秀怡可笑不出來,「那他喝酒是怎麼一回事呢?你有看過這麼小的小孩喝酒的嗎?」

「有啊,你們大人愛喝酒,小孩子看了好奇,難免有樣學樣,再加上又不把酒藏好……」

「醫生!他喝了半瓶威士忌內!半瓶內!不信的話你可以查他上次的急診病例。」秀怡幾乎是尖叫著打斷了醫生的話。

「喔,我剛才看過了,從數據來看確實有些高,但當時的檢查結果顯示正常。很抱歉,因為我不在現場,所以也只能依循病歷上的記錄判斷。我個人覺得可能是檢測的途中產生了什麼誤差,所以其實安安並沒有喝那麼多酒,不然不大可能身體沒有反應。」

「那關樓下老奶奶冰箱呢?要怎麼解釋?」秀怡急促的口吻好似在審問犯人。

「李太太,請不要心急。」醫生皺著眉頭說,「妳帶小孩來看醫生,不就是要尋求我們的專業意見嗎?那我就跟妳說妳小孩沒什麼問題,妳不用過度擔心。關冰箱這件事根本只是巧合,小孩子的問題往往是綜合性的,他會有這種行為也有可能跟父母吵架、家庭不和睦有關,妳如果都要往那方面想,那妳去找宮廟師父就好了,他們的答案或許會是妳想要的。」

父母吵架?秀怡冷靜了下來。外面等待的人敲門探頭許多次了,秀怡本來還想問安安怎麼會叫阿嬤『阿雪ㄟ』的事,看來現在也不用問了。好吧,醫生既然說沒問題就沒問題吧!

話一講完,醫生發現自己也有些失言了,趕緊交代護士讓下一位病患準備。

「安安馬麻,那今天就這樣。等一下拿單子直接繳費就可以了,也不需要拿藥。」醫生最後建議秀怡,「妳剛講的那些現象,我認為需再多觀察觀察,如果擔心的話,不妨把它拍下來給我看,這樣我診斷起來會更客觀些。」

 

 

天氣漸漸涼了,小紫從冰箱拿出了火鍋料,餐桌上已經放上了小瓦斯爐和碗筷。房間裡小亮光睡得香沉,她不忍叫醒他,因他需養足精力,一會兒還得上節目呢。

情愛對女人而言總是如此浪漫,但有時卻又感到不切實際,尤其是像小紫這種女人。

小紫家有六個孩子,她排行老四,上面的兄姊跟她無血緣關係,弟弟和妹妹跟她又不是同一個爸生的。小紫家是所謂的重組家庭,她媽跟她後來的爸爸因爲外遇,分別離婚後結合;媽帶著她,繼父帶著三兄姊,弟弟跟妹妹則是後來生的。雖然家中經濟無虞,但兄姊的歧視與父親對自己的無感,總是讓小紫覺得難受;媽媽永遠把重心放在弟妹身上更叫小紫感到傷心,小紫從小就覺得自己在家中是多餘的,但也因此練就出一身察言觀色的本領,高中畢業後便早早離家,從此放浪形骸,靠著自己生活。

「這麼晚了,妳怎麼不叫我?」小亮光邊穿衣服邊從房間出來,「我的手機呢?」

「在桌上,我把它關機了。」小紫說。

哎呀,誰要妳關機的呢?小亮光打開手機一看,有五通秀怡的未接來電。小亮光示意小紫不要出聲,他擔心是不是安安出什麼事了。

「還知道回電話?你不要太過分哦!」電話那頭秀怡冷冷地說。

「妳在說什麼?我跟雄哥談事情,妳又不是不知道不能開機。快講!到底有什麼事?」李明光平時演練好的台詞一下子就脫口而出,聽起來自然又正當。

「最好是啦!我問你,那張照片是怎麼回事?」

「什麼照片?」李明光一頭霧水。

「LINE!」秀怡差點把牙根咬斷。

李明光趕緊查看手機,果真有秀怡傳來的一張他在俱樂部門口與小紫擁抱的照片。

「那有什麼?男人逢場作戲嘛!這是哪家的小姐我早都不記得了,妳在那邊吃什麼醋!」回答得雲淡風輕,李明光其實納悶秀怡哪來的這張照片。

「逢場作戲?人家說手頭上還有很多!」

什麼人家?什麼很多?

秀怡說下午有週刊記者打電話給她,問她知不知道這件事,還說手頭上也有其他照片……。

「早就警告過你不要太誇張,每天在外面亂搞還以為別人都不知道!」秀怡氣憤地說,「趕緊想想雜誌出刊後要怎麼跟媒體解釋吧!」

秀怡掛上電話,心中五味雜陳。明明是生命中最親近的人,如今怎彷彿成了同事?家庭變得好似兩人成立的公司,顧好公司不垮便行,彼此間怎麼樣也無所謂了。對於丈夫的捻花惹草,秀怡理應義憤填膺,但有種力量凌駕在她醋心之上,那就是金錢。金錢帶來地位,金錢帶來朋友;金錢造就生活,金錢就是她的生命。金錢帶來以前沒有金錢時的一切,金錢也奪走了以前沒有金錢時的一切。秀怡看不起自己的軟弱。

 

「怎麼了?什麼照片?」小紫輕聲問道。

「沒有啦,不知道哪家狗仔拍到我們在一起的照片。」小亮光苦笑著說。

「那怎麼辦?如果登出來不就……」小紫開玩笑說,「不過沒關係啦,你就大方承認說這是我的新太太。」

「那怎麼成!」小亮光說。

「怎麼不成?你瞧不起我?」小紫的笑臉頓時垮下,委屈的神情惹人憐愛,配上眼角的兩滴淚珠,真真假假,搞得小亮光無所適從。

「沒有啦,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離婚,娶我做你太太!」小紫嘟著嘴說。

「厚,逗你玩的啦!看你嚇成那樣。」小紫哈哈大笑。

小亮光鬆了口氣,這小妖精總是弄得他一會兒緊、一會兒鬆的。

餐桌上的火鍋熱呼呼地冒著氣兒,肚子也餓了,趕緊吃吧!享受一下小紫的手藝,也感受一下小倆口的甜蜜。

「誒?等下有人要來啊?妳怎麼擺了三副碗筷?」小亮光見桌上多擺了一副碗筷,疑惑問道。

「喔……那是我的習慣啦,」小紫支吾解釋,「不瞞你說,是為了懷念我弟啦。我以前有個弟弟,從小跟我相依為命,但他高中的時候出車禍死了,我很難過,所以吃飯時總多放一雙碗筷,好像他還在一樣。」

小亮光知道小紫家境不好,父親走得早、母親又長年洗腎,還有個小妹在唸書,但她有個弟弟的事兒今天倒是頭一次聽到。這年頭有情有義的人不多了,更何況是個在歡場謀生的女子。

熱騰騰的湯頭入了喉,暖了胃也暖了心。眼前這美人兒的一切漸漸成了李明光的負擔,做為一個有能力的男人,照顧好自己心愛的女子自是天經地義,只不過這甜蜜的短暫時光即將結束,吃完晚餐後小紫又要投入別人的懷抱。

「之前要妳辭掉工作的事,妳考慮得怎樣?」

「我哪那麼好命?何況老娘習慣自食其力,不喜歡花別人的錢!」小紫假裝臭屁,笑著回答。

「我又不是別人!」李明光說得真誠。

「那你是什麼人?」小紫喃喃自語,「是啊,你現在店裡也不用去了,對我而言連個『客人』都談不上……」

「哎呀,反正你現在是我的什麼人都不是,我沒有理由拿你的錢啦!」小紫像是解答出數學難題般笑著說。

當然有理由啊!怎麼沒理由?我們不是常……那個嗎?李明光心想。然而這些話萬萬說不出口,難道自己是嫖客嗎?眼前這位心儀的女子,有情有義有原則,李明光光是心裏這麼想都覺罪惡。

幫小亮光又盛了碗湯,「趁熱喝!」小紫起身走進廚房切水果,「我明白你的心意啦,但你也有一家子要養,演藝工作又不穩定,省著點花啦,不用在乎我……」小紫的聲音有點遠,但也聽得清楚。

不知怎地,李明光腦海裡忽然浮現秀怡炫耀摸了把大牌時的臉。如今這敗家婆娘連廚房都不進了,還常津津樂道自己一餐飯吃了尋常人家半個月的薪水。一想到這些,李明光口裡咀嚼的燕皮蝦餃更顯甘甜。

延伸閱讀: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2)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3)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4)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5)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6)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7)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8)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9)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0)

 

安東尼說故事 模仿(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 的頭像
amy

amy&anthony的網路日誌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