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只剩阿義一個人。晚上10點,同事早就回家了,辦公室裡冷清清的,提起公事包,阿義想到要回家一顆心就沈重不已。二年前阿義和交往三年的女友小艾結婚了,婚前時尚美麗的小艾是他引以為傲的女友,婚後卻是他最沈重的負擔。

交往時阿義一直以為當設計師的小艾薪水很好,因為看她出手大方又全身名牌,包包、衣服汰舊換新的速度總是來不及欣賞,每當問起她的財務狀況小艾總是一臉笑容地說"很OK",阿義也因此不曾起疑,只是沒想到那個"很OK"竟讓人錯愕不已。

結婚後小艾一直以"享受二人世界"為由不生小孩,阿義也覺得還年輕,雖然父母一直催,他也不以為意,總是心想再讓小艾玩個二年應該就可以了,沒想到事實卻不是如此。婚前阿義常晚上打電話找不到小艾的人,小艾第二天總是說因為跟朋友聚會太吵沒聽到手機、回家時太晚了不方便回電,阿義也不以為意。但婚後小艾仍舊常常晚上出門,天亮才回家,一回家就滿身酒氣,問她去哪兒了,同樣是說跟朋友聚會。

這樣的情形在婚後這二年一直持續著,阿義越來越無法忍受,於是要求小艾以後盡量不要晚上出門,沒想到小艾竟回答"辦不到"。二人僵了很久,阿義拿她沒輒,只好任由她去,直到上個月阿義越想越不對勁,偷偷跟蹤小艾出門,這才發現她原來是去酒店兼差,賺錢為付卡債,小艾那身行頭一直都是這樣賺來的。

阿義無法接受這件事,二人大吵了一架,小艾認為阿義賺的錢根本不夠她買名牌,她如果不自己賺,要怎麼支付這些費用?阿義認為可以不用買名牌,就算要買也應該量力而為,而不是為了買名牌去酒店上班,他無法忍受自己老婆這樣的行為,二人的關係因此降到了冰點。

上星期小艾突然開始正常上下班了,正當阿義以為小艾已把他的話聽進去時,沒想到小艾卻說因為她懷孕了,但她不想生小孩、想拿掉,但覺得還是應該要尊重一下阿義,因此在還沒拿掉之前先休息一陣子。阿義心裡有著無限的矛盾,雖然小艾說她賣酒不賣身,但他實在無法心無芥蒂,他不知道小孩是否真是他的,因此也不知道該勸小艾把小孩留下來還是同意她把小孩拿掉,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此只有用工作來麻痺自己,逃離那個家。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